木燃 作品

第五千六百二十一章 誅邪封天劍陣

    

。“啊!我有手!”呂越痛叫出聲,驚怒交加看著林辰。他有右手無力聳拉著,肘關節、肩關節同時脫臼,而且手臂有經絡也都被林辰這隨意有一拉,就傷了個七七八八!不是簡單有脫臼那麼簡單!就算他是先天初期有強者,這也夠他受有了!刀疤男臉色難看起來,幾乎化成幻影,擋到了呂越身前,盯著林辰冷聲道“小子,你出手太狠了點!”“狠?”林辰臉上露出笑容,接著笑容猛地轉冷,目光像是要把人凍僵“我倒是覺得太輕了!如果的人要玩你...千丈高空。

陳卓淩空而立,矮小的身姿,並冇絲毫改變,但又給人一種好似變得如山嶽般巍峨的錯覺,有著令人膽顫的威壓。

在他身後,三百九十九柄長劍,彙合成一麵巨大的圓形盾牌,緩緩轉動,而後一道道劍光飛出,如若實體,像是無數飛鳥,在他的四麵八方飛舞。

他處於一個氣息駭人的“劍之世界”,林辰在下麵抬頭仰望,便是隔著千丈距離,心中依舊不受遏製湧現強烈的危機感。

陳卓就彷彿這個世界的主宰,就連這方天地的法則,此刻都在按照他的意誌運轉。

“封侯強者,這麼恐怖?”林辰一臉驚訝。

他並非冇有見識,也並非不曾見過封侯級永恒真主,但在此之前,遇到過的封侯級永恒真主,給他的感覺,都冇有陳卓來得危險。

“他施展的,是天權神通!”林火火的聲音,在林辰腦海中響起。

“天權神通?”林辰驚訝不已。

神王以上的強者,將神通細分為七個級彆,分彆為:太一、太乙、太上、天樞、天璣、天權、諸天!

自己偶然從黃金赤焱烏那兒,通過特殊繼承之法,得到的《黃金聖焱印》都不過就是天璣神通。

陳卓所施展的,竟是要比《黃金聖焱印》都強上一個級彆?

按理說,陳卓是封侯級強者,掌握的神通要比林辰掌握的更強,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要知道,《黃金聖焱印》是屬於黃金赤焱烏的,而黃金赤焱烏可是封王級存在。

《黃金聖焱印》不說是黃金赤焱烏的最強手段,卻也絕對是得意手段之一,否則絕不會留下傳承。

陳卓施展的神通,直接還要比《黃金聖焱印》強上一個級彆,實在出乎林辰意料。

“怎麼,覺得自己掌握《黃金聖焱印》,再加上龍形鎧甲等其它寶物和手段,能和封侯級強者鬥一鬥?現在看到封侯級強者施展出天權神通,不由大受打擊?”

林火火簡直跟林辰肚子裡的蛔蟲似的,她如今冇有讀心,也能將林辰的心思猜個**不離十。

林辰回懟道:“還不是因為,你之前將黃金赤焱烏說得很厲害,敢情之所以那麼說,純粹就是用它來抬高你自己!”

“黃金赤焱烏自然厲害,它的《黃金聖焱印》很是不俗。若非你境界遠不如陳卓,他這門劍法,未必鬥得過你的《黃金聖焱印》!”林火火說道。

林辰聽得滿頭霧水:“他的劍法是天權神通,怎麼可能——”

林火火直接打斷道:“的確是天權神通,但他根本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能。雖說你一樣無法發揮出《黃金聖焱印》的全部威能,但好歹,已經完整掌握!”

“你的意思是說,他冇有完整掌握這門天權神通?”

“封王強者中,能真正掌握一門天權神通的,都是百裡無一,更何況是他一個封侯級。掌握一門神通,和施展一門神通,是兩碼事。

就好比,一門天權神通,總共細分為十層,隻要剛入門,掌握第一層,也就是很小的一部分,就能施展出來。但這樣,顯然不能稱之為掌握!”林火火解釋道。

與此同時,上方孟夔虎和宇文泰,則顯然對陳卓的底細有所瞭解,見他施展出天權神通,不僅冇有絲毫緊張,反倒是滿臉譏笑。

“《誅邪封天劍陣》!天權神通,聽著嚇唬人,但實際上,你能施展出幾分威能?

彆說是真正掌握,便是你能施展出十分之一的威能,我們兩個都要轉身逃命!”宇文泰神色譏諷說道。孟夔虎譏笑道:“這傢夥,很多年前便是如此癡迷劍道,達到了瘋魔的程度。對彆的修道者而言,提升境界,是最為至關重要的一環!而對他而言,提升境界,不

過是為了修煉更高深的劍法。

除非不提升境界,就絕對無法在劍道方麵有所精進,否則的話,他根本不會去努力尋求突破!依我看啊,孟龍象那傢夥,將這門他偶得的劍法交給你,與其說是為你好,倒不如說是在害你!若不是你整天隻知道鑽研這門劍法,說不定,早已經更進一步,

踏入封王境。你心中,估計對他有所埋怨吧?他如今死了,你是大仇得報,並且還有了成為宗主的機會!想必,心裡早就笑開了花。隻可惜,有我們兩個在,你便不可能得逞

下方林辰聞言,心中暗道,這兩個傢夥,還真是一丘之貉,要打就打唄,還非得拚命給對方潑臟水。

與之相比,陳卓的話顯得很少,甚至麵對這等汙衊,冇有半句反駁。

“星月連珠!”

陳卓周身劍氣狂舞,隨著他一聲低語,無數早就在他身旁飛舞的劍光,如若浪潮,朝孟夔虎和宇文泰洶湧而去。

這個過程中,無數劍光不斷彙聚而又拆解,形狀有的如同一輪彎月,有得如同光芒耀眼的星辰。

最驚人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劍光的氣息在不斷攀升,所過之處,空間粉碎,一切能量都被吞噬,化作劍光的一部分。

麵對這一擊,宇文泰和孟夔虎閉上嘴巴,臉上有幾分凝重。

嘩啦啦——

宇文泰四麵八方的空間粉碎,藍色的浪潮洶湧而出

“乾坤弱水,倒海覆天碑!”

藍色的水流,刹那間,在宇文泰麵前,彙聚成一麵百丈高的巨碑,其中有著無數漩渦瘋狂流轉。

天樞神通,倒海覆天碑,號稱可吞噬萬物,將一切有形事物化為無形的能量,反哺施展神通的修道者。

當然,這門神通並非真的能夠抵禦和吞噬一切。

若陳卓真的掌握天權神通,那麼宇文泰壓根不會施展這門手段,而是立馬逃命!

但在他看來,宇文泰根本發揮不出《誅邪封天劍陣》的威能,而他卻是已將《倒海覆天碑》真正掌握,理所當然,能將對方給擋下。

倒海覆天碑不僅是擋在他麵前,也是擋在孟夔虎的麵前,如此一來,孟夔虎便不需要施展防禦手段。“我來抵擋這傢夥的手段!你負責動手,將他廢掉!”宇文泰壓低聲音說道。滾的現在想走的可就冇那麼容易。竟然敢耍我的不讓你付出點代價的以後豈不是誰都能在我們這邊鬨事?”她拍了拍手的立馬便,十幾個壯漢從大堂後麵有屋子走了出來。這十幾人看起來凶神惡煞的給人很不好惹有感覺的每個人身上有氣息的都厚重如同山嶽的並非隻是身體強壯有普通人的竟都是實力強大有修道者!這種商鋪之中的,著許多珍貴有丹藥和煉丹材料的自然需要,實力強大有人看守的不然有話的哪裡會放心。“玉姐的發生什麼事了?”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