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朔 作品

《都市:獵人之旅/林朔》 第3章

    

的雄雞血氣,祭祀在屋內香案上供奉的事物。而今天,並不是初一十五,是甲申年的六月二十。陽曆,則是2004年的8月5日。香案前,血灑了一路。林朔單手上舉,將雄雞血滴進香案上的白瓷杯子裡,將雞屍一扔,又從香案邊取出三支香,劃著火柴點上。等了一小會兒,林朔舉杯先高過眉心,然後將未凝固的雞血灑在香案前。做完了這一切,林朔又點上一支菸,抽了幾口,在煙霧繚繞中開口了:“追爺,仰仗您的庇佑,六年前我在崑崙山活了下...我叫anne,是國際生物研究會的亞洲區負責人。我們國際生物研究會是一個國際公益性組織,旨在對全世界範圍內奇異生靈的研究與開發應用。與我同行的這位,是我們亞洲區行動隊的隊長,魏行山。”...《都市:獵人之旅/林朔》第3章免費試讀

聽到林朔開口,anne莞爾一笑:

“我叫anne,是國際生物研究會的亞洲區負責人。我們國際生物研究會是一個國際公益性組織,旨在對全世界範圍內奇異生靈的研究與開發應用。

與我同行的這位,是我們亞洲區行動隊的隊長,魏行山。”

魏行山此時終於從對八哥鳥的驚訝中醒過神來,站直了身子,對林朔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林朔淡淡瞟了這個身材壯碩的巨漢一眼,冇搭茬。

“這次冒昧地拜訪您,是因為這個。”anne一邊說著,一邊又從自己的手袋中取出一個白布包裹,緩緩攤開,呈現在林朔眼前。

林朔原本不為所動,但看到這枚鱗片,神色微微一變。

他抽動兩下鼻翼,大量的氣味資訊鑽入鼻孔。

那種熟悉的味道,讓林朔藏在眼鏡片後的眼睛微微眯起,他伸出手,從anne手中把鱗片接了過來。

上手仔細觀察,這枚鱗片兩巴掌大,在灑進屋內的陽光下顯得烏黑鋥亮,閃耀著詭異的光芒。

稍稍偏轉角度,又能發現中間有一道三指寬的暗紅紋路。

林朔心裡咯噔一下子,臉色鐵青,心裡暗道:“是它?”

書桌上的八哥鳥,撲騰著翅膀飛到林朔肩頭,也細細觀察著這枚鱗片,開口道:

“朔哥,這不可能吧?”

“本來不可能,但現在可能了。”林朔把鱗片湊近鼻子,又聞了聞,“就是它,而且氣味還很新鮮,這東西離開本體,不會超過一個月。”

“它居然還活著?”八哥激動地扇著翅膀,“它不是……”

“多說無益。”林朔打斷了八哥的話語,抬起頭看向anne,“這東西,你們是在哪兒發現的?”

“俄羅斯遠東聯邦區,我國黑龍江的北岸。”anne馬上答道,“兩週前,黑龍江以北二十多公裡的一個村莊,一百八十二人失蹤。其中有七十三人是中國籍。

俄羅斯警方在現場勘查的時候,發現了巨型生物爬行的痕跡,還在現場找到了這枚鱗片。

此後,警方多處搜尋,凶手的行跡到了黑龍江就消失不見了。

黑龍江是我國和俄羅斯的國境線,俄羅斯警方調查不便,而且事關奇異生靈,所以俄羅斯**上報我們國際生物研究會,希望我們來著手調查此事。

這件事情引起了我們研究會的高度興趣,因為……”

“打住。”林朔揚起手,打斷了anne的陳述,皺起眉頭問道,“你是說,這枚鱗片出現在黑龍江附近?”

“是的。”anne確認道。

“這怎麼可能嘛。”八哥鳥似是無法相信這條資訊。

彆說身邊的這隻鳥,就連林朔自己,都對這個說法難以置信。

他認識這枚鱗片,確切地說,他認識這枚鱗片的主人。

這是一片蛇鱗。

光一片蛇鱗,就有兩巴掌大,那麼本體,又會有多大?

六年前他隨父親上崑崙山,曾親眼目睹過鱗片的主人。

那是林朔見過的最巨大的奇異生靈。

當時的它,正在沐浴天雷,形同渡劫!

據他親眼所見,那條巨大的奇異生靈,在六年前那個波譎雲詭的雷雨夜裡,就已經死了。

而這枚鱗片,似是將這一切都推翻了。

看來,是時候出去走一走了。

在林朔盯著這枚鱗片沉思的時候,屋內一片安靜。

終於,林朔開口問道:“那anne小姐這次來這兒,是想請我做什麼呢?”

“當然是捕獲這頭奇異生靈了。”anne小姐似是早就在等林朔問這句話,迫不及待地答道,“獵人圈裡誰不知道,林先生是這方麵的高人。”

“捕獲?”林朔再次眯起眼,“如果你們是純粹的外行,說出‘捕獲’這兩個字倒是情有可原。但你們國際生物研究會,應該不算外行。麵對這種東西,能保住一條命,就很不錯了。”

“這……”anne似是一時詞窮,隨後馬上說道,“我們絕對相信林先生的能力。”

“好。”林朔點點頭,“既然你們相信我,我也乾脆一些。我可以為此破例出山,但是要一千萬,而且不論死活。”是一個國際公益性組織,旨在對全世界範圍內奇異生靈的研究與開發應用。與我同行的這位,是我們亞洲區行動隊的隊長,魏行山。”魏行山此時終於從對八哥鳥的驚訝中醒過神來,站直了身子,對林朔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林朔淡淡瞟了這個身材壯碩的巨漢一眼,冇搭茬。“這次冒昧地拜訪您,是因為這個。”anne一邊說著,一邊又從自己的手袋中取出一個白布包裹,緩緩攤開,呈現在林朔眼前。林朔原本不為所動,但看到這枚鱗片,神色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