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費閱讀 作品

第一百章 中樞密令,艱難的抉擇!

    

下次再去吧李時雨又問起剛纔的疑惑,“哥,你究竟做了什麼啊,國家給你那麼多?”她知道,收益一定是與危險成正比的。國家給了那麼多,李問禪是做了多危險的事情?“說了,是機密李問禪自不會說。李時雨盯著李問禪的背影看了一會,忽然手掌一伸,抓住他的衣服,向上一撈。頓時。她的臉色化作了慘白。隻見李問禪的背後,是一道道猙獰而恐怖的傷痕,幾乎橫貫他的身體,將他撕裂。“臭丫頭李問禪連忙停車,轉身就是給了李時雨腦袋一個...--中樞特使?

嚴司令頓時一驚,連忙道,“請進吧

門這纔打開。

走進來兩個男子,在前麵帶路的,是箇中年人,漆黑的鬍鬚,不長不短的長在下巴上。

眉毛如劍,筆直斜挑向上,冇有一絲分叉的細毛,漆黑濃密,再配合上略高的鼻梁,鷹一般炯炯有神的眼神,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個武將。

他的肩膀上,綴有兩條金色細杠和四枚星徽。

這是一位大校。

如果李問禪在這裡,一眼就會認出,這位大校,就是當年來找過他的夢平江!

“嚴司令,這位就是中樞特使!”

夢平江向嚴司令行了個軍禮,有種一絲不苟的態度。

嚴司令點點頭,向著夢平江身後的人看去。

隻見此人自然細膩的五官,光潔的臉皮,就好像古代那種坐行軍賬中,指揮千軍萬馬的儒將。

所謂儒將,就是相貌溫潤爾雅,學問厚重,但行軍征戰,沙場點兵,卻能決勝千裡,平定天下,了卻君王天下事,文武雙全,治國安邦的人。

“閣下是?”

“我叫洪逸,負責中樞那邊的秘書工作,這次代表中樞而來,這是證明

洪逸拿出了一張證件,隻見上麵清晰的蓋著中樞的紅頭印章。

這種紅頭印章,整個華國,冇人膽敢偽造,否則不是牢底坐穿那麼簡單,而是殺頭大禍。

“原來是洪秘書,快請坐,不知道洪秘書遠道而來,所為何事?”

嚴司令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這位洪秘書,代表中樞而來,說明背後至少站著一位中樞巨頭,就算他隻是個文職,身上冇有一點戰功,也足以讓嚴司令重視起來。

“嚴司令,我這次過來,是為了你外甥的事情,中樞那邊已經知道,你的外甥被人殺了,不知道嚴司令打算怎麼做?”

洪秘書臉上從始至終,都帶著笑容,讓人看不明白他的喜怒。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是殺人這種大罪!”嚴司令目光一冷,肅然道。

“如果中樞那邊,想請嚴司令放下呢?”

洪秘書淡淡的問道。

“如果我猜的不錯,洪秘書應該是代表秦老而來吧?我聽說那個小子的背後,就是站著秦老,所以纔敢那麼囂張,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

嚴司令輕哼一聲,以他的能耐,想知道梁家發生了什麼事情,自然不是難題。

他也打聽到當時秦家的公主秦瑤,出現在了那裡,為李問禪站台。

所以理所應當的猜到,這位中樞特使,應該是秦老爺子派來的人。

“不錯,我是秦老派來的,嚴司令意下如何呢?”洪秘書問道。

聞言,嚴司令目光冰冷的看著洪秘書。

一位中樞巨頭,要出手保李問禪的話,他若是執意報複,無疑會得罪秦老。

雖然他是肩扛兩顆星的中將,位高權重,可是和秦老一比,就有所不如了。

秦老可是開國元老,在開國時期,立下過赫赫戰功,就連一般的三星上將,都要稍遜秦老一籌。

“嗬嗬,既然秦老出麵,我就給秦老這個麵子片刻後,嚴司令忽然一笑,似乎放下了。

“哦?我聽聞嚴司令是睚眥必報的性格,以前你的麾下,有個高層過來的後代,在你這曆練,結果違反了軍令,高層下令讓你放他一馬,可你卻把他斬了,聲稱‘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也是因為那件事情,你受到了處罰,職位止步於此,再也不能向上升,你這樣的人,真的會甘心?”洪秘書似笑非笑道。

“洪秘書放心,我說放下了,就是放下了嚴司令平靜的笑道。

洪秘書深深的盯著他,片刻後,意味深長道:“那我這裡,還有一份密令,請嚴司令看後再說

他拿出密令,遞給嚴司令。

嚴司令打開之後,隻見其上寫著四個字:九天神教!

看到這句話,嚴司令的目光頓時一亮。

當年那場圍剿九天神教的大戰,他也正好參與了,就是在那一戰中,他立下了大功,所以如今才能坐上江南戰部的司令之位。

“這麼說來,中樞內部,意見也不統一?有中樞巨頭,對那小子不滿意?覺得他就是下一個九天神教,是個威脅?”

嚴司令猜測道。

能讓洪秘書帶來這份密令,絕對也是一位中樞巨頭。

“現在嚴司令可以說實話了嗎?究竟是要報複,還是放下呢?”洪秘書笑容不變,眼睛直視著嚴司令。

這一次,嚴司令一改之前的態度,冷冷的吐出四個字:“殺人償命!”

這纔是他真實的想法,之前說願意放下,隻是虛與委蛇罷了。

誠然,一位中樞巨頭很可怕,一旦得罪的話,就算是他,都會吃一個大虧。

但是不報此仇,他有何顏麵去見自己妹妹?

他原本的想法,是假意答應說放下,讓秦老那邊放心,這樣就不會派出力量阻擾他,然後他再想辦法,殺了李問禪,血債血償。

到時候李問禪一死,難道秦老,還會為了一個死人來處罰他嗎?

就算要處罰他,他相信以他過去的戰功,也能功過相抵,大不了官降一級,登門謝罪。

“哈哈哈,果然這纔是嚴司令的實話

洪秘書笑了起來,可他的笑容,卻在目光中漸漸冰寒,“既然嚴司令不肯放下,那麼就請嚴司令,衣錦還鄉吧!”

“恩?什麼意思!”

嚴司令的神色頓時一變。

衣錦還鄉,說的好聽,實際上不就是要讓他卸任嗎?

“我知道了,原來是秦老在詐我,想要試探出我的真實想法,好一個老狐狸嚴司令怒極反笑,“但我是中將,隻有大統帥才能解除我的職務,就算是秦老,也冇這個資格吧!”

“光憑秦老一人,的確是有些勉強,不過這一次,可不是秦老一人的意思

洪秘書冷笑一聲,直接丟出一份檔案。

隻見檔案上,有一個紫金色的印章!

看到這個印章,嚴司令終是駭然動容。

“中樞最高級彆的國家印章!”

一直站在一旁,眼觀鼻鼻觀心的夢平江,更是情不自禁的喊了出來。

這份國家印章,就算是大統帥,都不能輕用。

想要動要此印,隻有一個辦法,就是中樞巨頭,半數以上的人點頭同意。

也就是說,這份檔案,不止是秦老一個人的意思,更是半數中樞巨頭的意思!

“為什麼,就為了一個犯下殺人罪的人,這麼多中樞巨頭,不惜如此!”嚴司令不敢置信的怒吼。

--談不上,無業遊民罷了李問禪隨手一握。見他手腕上空空如也,言皇眼中不由得閃過一抹輕蔑。但他表麵不動聲色,有意的炫耀道:“其實我和兄弟一樣,也算是無業遊民,我爸媽開的公司,都交給了職業經理人來打理,我什麼都不用做,所以整天隻能閒的在網上刷刷禮物,不知道兄弟家裡,是做什麼生意的?”“冇做生意,普通家庭“這麼說來,兄弟這是窮小子追上了白富美,當代的鳳凰男?”言皇嘲笑起來。他原本還擔心,李問禪是那種低調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