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搶購王 作品

第五百九十六章 大鬨靈堂

    

不敢停留,立刻向著彆墅外跑去。“林霄,看著自己親人自相殘殺,你又無法報仇,心裡是什麼滋味?”齊賢猙獰道:“當我得知全家被殺後,我心裡比你現在還要難受百倍!”幾代人奮鬥的產業,一夜之間煙消雲散。不僅如此,家裡人也都死光了。要不是齊賢心裡承受能力強,他早就嗝屁了。“現在,這個老太婆的性命就掌握在你的手裡!”齊賢眼神陰邪:“用你的命,來抵她的命!”“姓林的,你聽到冇有!立刻自殺!立刻自殺!”王老太嚇得大...-

西北,秦王府。

一間密不透風的房間內。

“除卻七情和六慾,到時凡骨也成仙。”

林嘯成看著牆壁上的兩行字,有些出神。

麵無表情的臉上,讓人看不出喜怒哀樂。

不知過了多久,敲門聲響起。

林嘯成這才推門出去。

“秦王,飛機已經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去往漢江。”

秦縱橫彎腰回答。

“嗯。”林嘯成點點頭。

“你也一起去吧,看看你的家人。”

“多謝秦王!”秦縱橫感激道。

自從上次回到西北王府,秦縱橫就再也冇有離開過半步。

前不久,他還聽說自己父親被關到了軍區監獄。

被抓的原因,他不清楚。

隻知道是陳飛鷹親自下的命令。

這次回去,秦縱橫要將自己父親救出來。

……

清晨時分,漢江國際機場被封鎖。

修羅帶著百名虎威騎,在機場內巍然不動。

不久,秦王專機落下。

艙門打開,林嘯成緩緩走出。

“修羅,平之的遺體在哪?”

林嘯成聲音平靜。

“在水晶棺中存放,不過世子的腦袋,被那人拿走了。”修羅恭敬回答。

“帶我去看看平之。”

修羅二話不說,在前麵帶路。

很快,來到機場的貴賓室。

一口水晶棺,放在正中間。

林嘯成來到棺槨前,抬手將棺蓋推開。

隻見林平之的無頭屍體,靜靜躺在裡麵。

四肢的連接處,明顯有針線縫合過的痕跡。

林嘯成的眼眸隱隱顫抖。

“當初告誡你過,不要去江南,可你就是不聽。”

“如今讓為父白髮人送黑髮人。”

“平之,你好狠的心啊!”

中年喪子,其中的痛苦,外人根本感受不到。

“平之的腦袋,在哪?”

林嘯成合上棺蓋。

“在莫家。”修羅回答道。

很快,車隊出發,前往莫家莊園。

此時莫家上下,惶恐不安。

林霄冇有走,莫玉曼也冇有離開。

二人在莫浩軒的靈堂前,靜坐一夜。

殺死秦王世子的凶手在莫家。

林平之的腦袋也在莫家。

一旦秦王親至,莫家上下,有口難辯。

必然會遭遇滅頂之災。

“爸,咱們還是快點離開吧,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莫伶俐語重心長的勸說道。

“走去哪?你覺得秦王會放過我們嗎?”莫三陽擺手搖頭。

“那我們就在這裡等死嗎?”莫伶俐有些抓狂。

“漢武王今天也會來到,我們興許能活下來。”莫三陽猜測道。

事到如今,他也不敢打包票。

秦王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差。

如今兒子慘死,心中的怒火恐怕很難澆滅。

“大哥,秦王若是來了,咱們就將所有罪責推給姓林那小子。”

莫五湖冷冷道:“人是他殺的,腦袋也是他砍下來的,和我們莫家冇有任何關係。”

“我們可冇有讓他為莫浩軒報仇,不能因為他的一時衝動,讓我們莫家被殃及到。”

“秦王應該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人。”

交出凶手林霄,保全莫家安危。

就在眾人商量的時候,護衛慌張跑了進來。

“大事不好了!有人硬闖莊園!”

“什麼?誰這麼大膽!敢來我莫家放肆!”

莫五湖拍案而起,麵帶怒色。

“是一群江湖人士。”

“媽的!真當我莫家是泥捏的嗎?什麼阿貓阿狗都敢過來挑釁!”莫君義麵露不善。

“出去看看。”

眾人走出議事廳,來到前院。

隻見幾十名江湖弟子,殺氣騰騰的與莫家護衛對峙。

“你們是誰?為何要來我莫家鬨事?”莫三陽上前質問。

“你是莫家的管事人?”

一名白眉老者冷聲反問。

“老東西,先回答我父親的問題。”莫君義喝道。

“大膽!竟然敢辱罵我們師父!”

“師父,彆和他們廢話了,殺了他們,為大師兄他們報仇!”

弟子們義憤填膺,拔劍相向。

白眉老者麵露不善,突然對著莫君義隔空轟出一拳。

“轟!”

先天罡氣凝聚成氣彈,瞬間打在莫君義的身上。

莫君義整個人彷彿被卡車撞到一樣,倒飛十多米遠,重重摔在地上。

“噗!”

當場噴出一大口鮮血。

體內的肋骨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大膽!”

“放肆!”

莫家眾人臉色微變,怒視對方。

“閣下是誰?為何要來找我莫家的麻煩?莫家好像從冇有得罪過各位吧。”莫三陽眉頭緊鎖。

這段時間,莫家一直冇有惹是生非。

江湖上的武林人士,莫家更是不曾有過沖突。

“我三個弟子昨天夜裡慘死在你們莫家手裡,還敢說冇有得罪?”白眉老者冷冷道。

“不可能!從昨天到現在,我莫家上下,冇人離開過家門一步。”莫三陽解釋道。

“還敢不承認?我三弟子的腦袋就在靈堂之上!”

此話一出,莫三陽等人滿臉驚愕。

昨天被他們砍死的那傢夥,竟然是江湖人士。

“閣下是?”莫三陽拱手問道。

“縹緲宗宗主——何衝!”白眉老者神色冷傲。

什麼?

縹緲宗宗主?

昨天被亂刀砍死的竟然是縹緲宗弟子?

莫家眾人臉色很是難看。

縹緲宗乃是江南五大門派之一。

弟子有數千人之多,個個武藝高強。

據說,縹緲宗的老祖還是一位大宗師!

大宗師,那可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冇人敢招惹。

“原來是何宗主,剛纔多有得罪,還請原諒。”莫三陽放低姿態。

“少說廢話!你殺我弟子,還讓我三徒弟屍首分離!”

何衝臉上殺氣騰騰:“今日,我就滅了你們莫家,為我徒弟報仇雪恨!”

音落,一股先天宗師之威,從何衝體內散發出來。

恐怖的氣勢如同泰山一般,壓的莫三陽等人喘不過氣。

“何宗主,誤會!誤會!您的弟子不是我們所殺,而是另有其人。”

莫五湖急忙喊道。

“放屁!我三徒弟的腦袋就在你們家,還能有什麼誤會?”何衝怒喝。

“你弟子是被一個叫林霄的青年所殺,跟我們冇有關係。”莫五湖推卸責任。

“那小子現在就在靈堂內,您若是不信,可以過去親自問他。”

聞言,何衝將威壓散去,直接走向後院靈堂。

當他來到靈堂前時,看到有兩顆腦袋擺在中間。

其中一顆,正是他的三徒弟,張少聰。

-生。自聖天子李世民即位以來,對外大破突厥,生擒突厥頡利可汗禦前獻舞;對內重整生產,重用賢臣,廣開言路。一時名將如雲,名臣如雨,民間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史稱貞觀之治。貞觀十三年的一個平平無奇的一天,昨日一場小雨,今晨日頭和暖,照耀著道邊草色青青,新發的楊柳枝條分外的潤澤鮮潤。風清涼而隱有濕潤之感,撲麵不覺乾澀,正是行路人最愛的天氣。長亭下,有時不時早行人入內歇腳,待精力恢複,便匆匆起身,繼續趕路。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