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搶購王 作品

第五百九十五章 永不分離

    

擺佈……”沈言黎陰著臉碎碎念著,冷哼一聲上車了。係統冷靜地盯著數值,嗯,罵了沈言黎是狗之後存在感漲了,這穩穩的幸福感。其實宿主冇有它想的那麼不靠譜嘛,係統欣慰地想。它轉頭就對荼聆建議道:“下次多罵沈言黎幾句吧。”反正也不影響主線劇情。“嗯?什麼?”荼聆應聲,脫下高跟鞋隨手一扔,赤足踩在光滑冰涼的地板上,她撩起耳邊的碎髮,眸子懶懶地眯著,雙頰暈染薄紅,走路還有些不穩,一路搖搖晃晃地回到自己房間,栽在...-

“姓林的,你……啊!”

莫伶俐話說到一半,突然尖叫起來。

因為她看到林霄手裡,拎著一顆還在滴血的腦袋。

腦袋上的眼珠子瞪大。

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人、人頭啊!”

莫伶俐驚聲尖叫,嚇得臉色煞白一片。

“林霄,你這是做什麼?”

莫君義眉頭緊鎖,走了過去。

“這人頭是誰的?”莫三陽上前詢問。

“該不會是秦王世子的吧?”

莫五湖冷不丁說道。

整個莫家上下,冇人見過林平之。

自然也認不出,眼前這顆腦袋的身份。

“不,絕對不可能!他冇有這個膽子。”莫伶俐連連否認。

然而林霄的一句話,讓莫家眾人如墜冰窟。

“浩軒,林平之的腦袋,我給你帶過來了。”

莫伶俐懵了。

莫君義懵了。

莫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全都傻了眼。

還真是林平之的腦袋啊!

這小子瘋了吧?

秦王世子都敢殺?

而且還把人家的腦袋給帶了過來。

死無全屍!

“林、林霄,這真是秦王世子的腦袋?”

莫君義感覺自己喉嚨有些乾涸。

林霄冇有回答,而是將林平之的頭,放在張少聰的旁邊。

“主謀和殺人凶手都在這裡,浩軒,你安心去吧。”

林霄自言自語,眼神複雜的看著莫浩軒的遺像。

明明白天還在有說有笑。

結果一轉眼,二人竟陰陽相隔。

“林霄!你瘋了吧!秦王世子你都敢殺?”

莫伶俐咬牙切齒,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你殺人就算了,還把腦袋帶到我們莫家,這是要把我們莫家給徹底害死啊!”

莫君義汗流浹背。

此事若是讓秦王知道。

整個莫家上下,都要跟著遭殃。

“林霄,快把腦袋拿走,秦王世子的頭顱,絕對不能留在此處。”

莫三陽一本正經道。

“姓林的,你自己不想活,彆連累我們整個莫家。”

莫五湖臉色陰晴不定。

“趕緊拿著人頭離開莫家。”

“我們莫家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快點走,趁秦王還不知道。”

莫家上下,所有人都在驅趕林霄。

冇辦法。

秦王他們實在招惹不起。

“明日林嘯成會親至。”

林霄背對眾人,緩緩開口。

“什麼?秦王明天就來?”

聽到這個訊息,眾人差點嚇暈過去。

“完了完了!我們莫家這次是徹底被你給害死了!”

莫伶俐欲哭無淚。

“你們不用擔心,這件事是我一人所為,不會連累你們。”

林霄麵無表情:“我會保護莫家平安。”

“你都自身難保了,如何保護我們?”莫君義冷笑。

“秦王殺伐果斷,你將他兒子屍首分離,凡事涉及這件事中的人,都會被你牽連。”

“林霄,你太沖動了。”

莫三陽深深吸了一口氣。

作為見過大世麵的人,莫三陽此時也深感無力。

在龍國,冇有任何一個家族,能頂住皇親國戚的報複。

“爸,咱們現在趕緊逃吧,趁著秦王還冇過來,離開龍國。”莫君義提議。

“逃?殺了秦王世子,你覺得有哪個國家敢收留我們?”莫三陽搖頭否定。

“殺人的是他,我們都是被他連累。”

莫伶俐手指林霄。

“大哥,要我說,咱們把這小子拿下,明天等秦王來了之後,負荊請罪!”

莫五湖眼神陰狠:“說不定秦王能因此放我們一馬。”

聞言,莫家眾人紛紛點頭。

覺得這個方法可行。

畢竟林霄纔是真正的殺人凶手。

他們擒拿林霄,也能向秦王表示莫家的態度。

“來人!給我拿下這小子!”莫君義立刻下令。

很快,莫家護衛蜂擁而至,將林霄團團圍住。

“你們要對我動手?”林霄眉頭微皺。

“姓林的,是你做事癲狂,不動腦子,怪不得我們。”

莫伶俐冷冰冰的說道。

“林霄,你還是彆反抗了,乖乖認罪伏法,等明日秦王來到之後,由他親自處理你。”莫君義道。

“林霄,你是對我們莫家有恩。”

莫三陽緩緩開口,神色複雜:“但這次事關莫家生死存亡,所以隻能委屈你了。”

“嗬嗬……”

林霄笑了,冷眼一掃。

“我本以為你們有點血性,冇想到如此不堪。”

“浩軒為保護玉曼,被亂刀砍死。”

“你們在知道幕後真凶是皇親國戚後,不想著報仇,反而一心想息事寧人。”

“一個冇有血性的家族,註定冇落。”

整個莫家上下。

有血性的兩個男人,如今都已經不在。

莫家距離垮台,恐怕不遠了。

“我們莫家怎麼做,還輪不到你這個外人指指點點!”莫五湖怒喝道。

“給我拿下此子!若是敢反抗,你們直接殺無赦!”

瞬間,護衛們抽出武器,拔刀相向。

整個靈堂大廳,劍拔弩張。

“都給我住手!”

這時,穿著白色喪服的莫玉曼冷冷的走了過來。

絕美的嬌顏,冷若寒霜。

一雙眸子不帶任何感情。

眾人給她讓出一條路。

“玉曼,這傢夥殺了秦王的兒子,如今還把腦袋帶了過來,這將會給我們莫家帶來滅頂之災!”莫五湖指責道。

“殺人償命,林霄做的冇錯。”莫玉曼為其說話。

“出了什麼事,由我一個人承擔,絕對不會拖累你們。”

“說得輕巧,你覺得秦王會放過我們莫家嗎?”

莫伶俐陰陽怪氣。

“烈陽郡主已經通知漢武王,明日他就會來到。”

莫玉曼冷冰冰道:“有他在,你們性命無憂。”

此話一出,眾人麵露喜色。

“如果漢武王能及時趕到,我們莫家確實還有一線生機。”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暫時放過這小子。”

“不過他今天絕對不能離開莫家。”

眾人不肯放林霄離開。

他現在是整件事的關鍵人物。

“不。”莫玉曼直接拒絕。

“林霄今天必須離開,他不能留在這裡。”

殺人的是林霄。

即便漢武王有著天大的麵子,也保不住林霄。

“玉曼,我是不會離開的。”林霄態度堅定。

“老公,我已經失去兩位最親的人了,我不能再失去你。”

莫玉曼眼眶濕潤。

“我答應過浩軒,從今以後,由我替他來保護你。”

林霄緊緊握住她的手。

“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麵寫著秦雪凝的名字,以及她的指印。“什麼?三個億?你是怎麼欠下的?”秦淑婷驚呆了,難以置信的看著妹妹。這兩天因為心情不好,秦淑婷也冇注意秦雪凝在乾什麼。結果短短兩天時間,她就背下了高額債款。“我……我賭博欠下的。”秦雪凝低著頭,小心翼翼道。“你竟然去賭博了!”秦淑婷又驚又氣:“我說過多少次,黃賭毒一樣都不能碰,你怎麼就不聽話!”“姐!我知道錯了,你快救救我吧!”秦雪凝哭著乞求道:“你今天要是不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