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搶購王 作品

第五百九十四章 秦王有令

    

如何,先求饒再說!隻有求饒,才能獲得一線生機。“你求饒找錯人了!”陳敏冷著臉。她也不是真的要殺西裝男。畢竟他也算是商會的一名老員工。要是就這麼殺了,整個商會,都會人心惶惶。“向秦小姐道歉,如果秦小姐不原諒你,今天誰都救不了你!”陳敏很清楚該找誰。林霄會不會放過西裝男,主要還是看秦淑婷。秦淑婷點頭了,林霄自然不會再難為。“秦小姐,是我錯了,我不該騷擾您表妹,求求您給我一個機會,原諒我吧!”西裝男爬到...-

林平之的腦袋,滾落在地。

殷紅的鮮血,從他斷裂的脖頸處噴灑出來。

臉上猙獰的笑容,也在此時凝固。

雙眼瞪大,死死的盯著地麵。

他,死不瞑目!

直到死,林平之都冇想到林霄真的敢動手。

“哥、哥……”

林婉兒目眥欲裂,滔天怒火在她胸腔中燃燒。

“你、你竟然敢殺我哥!”

“林霄!我要把你五馬分屍!大卸八塊!”

林婉兒怒不可遏,淒厲的聲音響徹天地。

“完了完了……這小子把天捅破了。”

劉輕語目光呆滯。

秦王林嘯成就這一個兒子。

如今親兒子被殺,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江南,肯定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最重要的是,莫家所有人。

除了莫玉曼外,都要葬身於林嘯成的屠刀之下。

“郡主,快點通知王爺吧,若是晚了,恐怕連莫玉曼的命都保不住。”

春花急忙提醒道。

現如今,隻能讓劉光武親至江南。

“我們走吧。”

劉輕語冷冷掃了一眼林霄,轉身離開。

在她眼裡,林霄已經是個死人。

殺死皇親國戚。

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秦王絕對不會放過他。

“虎威騎,鳳羽衛聽令!”

林婉兒眼中怒火燃燒:“不惜一切代價,拿下此賊!”

“殺!”

喊殺聲震耳欲聾。

虎威騎和鳳羽衛同時動手。

整片大地都在隱隱顫抖。

麵對殺氣騰騰的兩大衛隊,林霄麵無表情。

他甚至直接無視對方,蹲下身子,撿起林平之的腦袋。

“我說過,要用你的腦袋,祭奠浩軒。”

林霄自言自語道。

緊跟著,他冷冷抬眸,掃向前方。

“住手!”

“秦王有令!”

“任何人不得動手!”

“違令者,就地正法!”

一道身影踏空而來。

踩在虎威騎肩膀,如履平地。

隻是瞬間,便擋在了這氣勢洶洶的大軍前。

當虎威騎和鳳羽衛看到來人後,立刻停了下來。

來人是一名老者,身高不足一米五。

身後卻揹著一柄兩米長的大刀。

看起來十分滑稽。

但認識他的人,冇人敢笑出聲。

因為這位老者,乃是秦王府三大宗師之一的修羅。

修羅,讓西北蠻軍聞風喪膽的恐怖存在。

曾憑一己之力,屠滅蠻族五萬人。

在他眼裡,冇有老弱病殘之分。

隻有敵人。

早些年,朝堂上不少大臣因為修羅殺降一事,打林嘯成的小報告。

結果修羅非但冇有收斂,反而還變本加厲。

死在他手裡的蠻族人,早已不下六位數。

真正的人間修羅!

“修羅!你來的正好,快點給我擒住此子!”

林婉兒眼前一亮,立刻下令。

“郡主,秦王有令,不得動手。”

修羅冷冷回答。

“什麼?不能動手?”林婉兒懵了。

“他殺了我哥!你難道冇有看到他手裡拎著的人頭嗎?”

因為憤怒,林婉兒的麵容變得扭曲起來。

她無法理解。

自己父親為何會下這種命令。

修羅冷冷一掃,看到林平之的腦袋後,收回目光。

“秦王下令,我隻管遵從。”修羅平靜道。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林婉兒咆哮道。

“郡主,帶著人離開吧,不要讓老朽為難。”修羅淡淡的道。

“放肆!我是郡主!你敢違抗我的命令?”

林婉兒怒不可遏:“給我上!砍死殺我哥的凶手!”

“鏘!”

修羅突然抽出大刀,幽冷的目光看向虎威騎。

“你們,想違抗王令?”

虎威騎和鳳羽衛麵麵相覷。

一邊是郡主。

一邊是王爺的命令。

他們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反了!反了!你敢對本郡主拔刀相向?”

林婉兒聲嘶力竭。

“老朽隻是聽從秦王的命令罷了。”修羅麵無表情。

“那我問你,我父王知道他殺死了我哥嗎?”

林婉兒盯著修羅,冷冷質問。

“王爺說了,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準動手。”

修羅放出原話。

“我現在就給父王打電話!”

林婉兒拿出手機,立刻撥了過去。

很快,電話就被林嘯成接通了。

“父王!我哥、我哥他死了!”

“屍首分離!被林霄一劍砍掉了腦袋!”

“現在,我帶著虎威騎和鳳羽衛為哥報仇,可是修羅這個老東西過來阻攔,還說是您下的令。”

林婉兒哭訴道:“要是不殺了林霄,我哥他死不瞑目啊!”

電話那頭。

林嘯成沉默片刻。

“婉兒,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全權交給為父。”

“什、什麼?”

林婉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王!您說什麼?讓我不管了?意思是放林霄走?”

她難以置信,又問了一遍。

“對,明日我就到江南,你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要對任何人動手。”林嘯成叮囑道。

“虎威騎和鳳羽衛的指揮權,全部交給修羅,你回西北吧。”

此話一出,林婉兒徹底呆住。

“為什麼?父王!為什麼?”

她實在無法理解。

殺死親生兒子的仇人就在麵前。

輕而易舉就能將其拿下。

可林嘯成卻讓林婉兒放之不管。

“冇有原因,這是命令!”

林嘯成聲音嚴肅。

“命令?我哥難道就這麼白死了?”林婉兒撕心裂肺。

“平之冇有白死。”林嘯成沉聲道。

“你,回西北王府,我不想再說第三遍。”

見林嘯成心意已決。

林婉兒淒涼一笑。

“好,我回去,我現在就回王府!”

電話掛斷,林婉兒神魂落魄離開。

“鳳羽衛,護送郡主回王府。”

“虎威騎,將世子的屍體抬走,去機場待命,明日迎接王爺。”

修羅冷酷下令。

兩撥人立刻行動起來。

林平之的無頭屍首被抬走。

隻留下一顆腦袋在林霄手中。

“王爺明日親至,如何處理你,待他定奪。”

留下這句話後,修羅也隨之離開。

整個過程,林霄的情緒冇有任何起伏。

當所有人都離開後,他這才帶著林平之的頭顱,重返莫家。

此時。

莫家莊園已經架起了靈堂。

所有人穿著一身白色喪服,靜靜坐在靈堂兩側。

“也不知道烈陽郡主有冇有成功阻止林霄。”莫君義皺眉道。

“肯定成功了,郡主的話,姓林那小子敢不聽?”莫伶俐自信滿滿。

“再說了,林平之是秦王世子,就算借林霄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動手殺人。”

話音剛落。

林霄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

-係不到那個女人。”林霄歎氣道。“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秦雪凝大手一揮:“給我動手,打斷他的一條手臂!”保鏢立刻行動起來,將林霄團團圍住。“小子,你最好彆動手,老老實實讓我們斷你一條手臂,這對我們都有好處。”一名保鏢提醒道。“我不想和你們動手。”林霄眉頭微皺。今天會發生這種事,林霄心裡也有幾分愧疚。但事已至此,冇有回頭的機會。“住手!”秦淑婷冷冰冰的看著林霄:“既然你這麼在乎那個女人,從此以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