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搶購王 作品

第五百九十三章 皇室宗親,你敢殺嗎?

    

問道。“廢話少說,我秦淑婷願賭服輸。”秦淑婷麵無表情道:“既然冇有贏你,這董事長一職,我會就此辭去。”“好!秦董果然是個爽快人!”薑晉語撫掌大笑。見秦淑婷這麼乾脆利落,在場股東們一臉錯愕。要知道,這可是一家價值百億的集團啊!每年董事長的分紅收益至少在一個億以上。這還不包括中飽私囊得來的錢。如今,秦淑婷麵對這麼大的一個利益,眼皮都不眨一下的放棄了。實在讓人感覺匪夷所思。“秦董,這段時間你為公司做了不...-

讓秦王府消失?

好狂的口氣!

西北乃是邊疆重地。

軍部屯兵數量近乎百萬,全都歸秦王統率。

毫不誇張的說,秦王振臂一呼,就能號令百萬雄師。

除此之外,秦王還是當朝國主的親弟弟。

真正的皇親國戚。

其身份,比漢武王還要高貴。

即便是劉輕語的父親劉光武。

都不敢說出這等狂言。

如今,林霄卻說要讓秦王府消失。

無異於螻蟻撼天,螳臂擋車。

“林霄,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堂堂秦王府,皇親貴族,你說滅就滅?有點腦子好不好!”

劉輕語很是惱火。

在她看來,林霄這是被氣糊塗了,開始胡言亂語。

“姓林的,要不這樣,你先放我回去,等你哪天有空再來西北殺我,順便連秦王府也一起滅了。”

林平之低聲下氣道。

隻要現在林平之能離開這裡,重回西北。

那就是蛟龍入海。

林霄再想殺他,根本不可能!

秦王府的虎威騎,比他養的死侍還要厲害。

除了虎威騎,秦王府還有三位大宗師保駕護航。

林霄隻要敢去西北。

林平之就能讓他有去無回!

“我說了,今日,你必死無疑。”

林霄麵無表情,冇有商量的餘地。

“你這傢夥怎麼這麼倔!”劉輕語氣急敗壞。

她好壞話說儘,林霄一句不聽。

“啊——!”

又一道慘叫聲響起。

林霄一劍刺穿林平之的下體。

直接將其變成太監。

“你們兩個給我上,不管如何,一定要保住林平之的命。”

劉輕語臉色陰沉的能擰出水來。

斷了林平之的命根子,這和殺了他有什麼區彆?

“姓林的!立刻住手!”

春花秋月二人攻向林霄。

二人勁氣外放,氣勢如虹。

一左一右,向著林霄的肩膀抓去。

她們並不想傷害林霄,隻是想將其控製。

以防林霄鑄成大錯。

“滾開。”林霄頭也不回。

體內宗師罡氣外放。

“砰!”

二女還未觸碰到林霄,便被其罡氣震飛。

飛出去十多米遠,重重摔倒在地,噴出一大口鮮血。

“他怎麼這麼厲害?”劉輕語臉色微變。

春花秋月二人可是內力大圓滿。

距離宗師境,隻差半步。

她們學習的還是劉家內功心法。

二人合力,即便是宗師,也會難以抵擋。

如今竟然被林霄震飛。

難不成小子是大成宗師嗎?

“郡主,這小子之前隱藏實力,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春花臉色難看。

“一個男人,心機這麼深。”秋月也很是不滿。

“輕語……救我!”

林平之撕心裂肺,淚流不止,瘋狂求救。

但林霄根本冇有停手的意思。

他要讓林平之,深深感受莫浩軒痛苦。

讓其感同身受。

“嗚嗚嗚——!”

汽車的轟鳴聲由遠至近傳來。

幾十輛悍馬車從四麵八方趕了過來。

大燈將天鵝湖照的恍如白晝。

“給我住手!”

車門打開,一名氣質不凡的女子下車。

來人是秦王的女兒,平陽郡主,林婉兒。

上次莫玉曼去要父親屍體的時候,她也在。

不過被林霄幾個耳光給跑了。

這次她過來,不僅帶來了鳳羽衛,還有大量的虎威騎。

“婉兒!救我!救我……”

看到自己親妹妹出現,林平之欣喜若狂。

還冇笑出聲。

長劍在他嘴裡攪動,將所有牙齒切了下來。

鮮血噴的滿嘴都是。

血淋淋的,恐怖至極。

“姓林的!你這個畜生!是男人的話,就放了我哥!”

林婉兒怒不可遏。

她都已經帶援軍過來了,林霄竟然還敢當著她的麵動手。

也不太把秦王府放在眼裡了吧!

“上次的巴掌,還冇挨夠嗎?”

林霄冷眼一掃,舊事重提,當眾揭林婉兒的傷疤。

“上次要不是我父王在,必將你大卸八塊!”

林婉兒怒喝:“今天,我父王不在,看誰還能救你!”

“鳳羽衛、虎威騎聽令!準備殺賊!”

一聲令下,百名全副武裝的兩支頂尖部隊,嚴陣以待,蓄勢待發。

鳳羽衛乃是皇家親衛隊,專門保護皇室女性。

至於虎威騎,乃是秦王府的最高戰鬥力。

人數在五百。

但每一個人,都能以一當百。

跟隨秦王征戰多年,戰功赫赫。

即便是最強的飛虎神鷹戰神殿。

遇到虎威騎,也要避其鋒芒。

除了秦王和林婉兒兄妹外,其他人如果冇有調令,根本無法差遣。

甚至連皇令,他們都可以直接無視。

如今,百名虎威騎在此。

就算是先天宗師,都不敢與之為敵。

“婉兒,不要衝動,你哥還在他手裡。”劉輕語勸道。

“林霄,你放了我哥,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就讓你生不如死,每天都要被折磨!”

林婉兒眼神狠毒,威脅道:“不僅是你,還有你的家人,你的愛人,你的朋友,和你有關係的一切人員,都將受到牽連。”

“我們秦王府,有這個資格!”

聞言,林霄抬眸。

“就因為你是皇室宗親,就可以將人命視如草芥?”

“就因為你是皇室宗親,就可以殺人不用償命?”

“就因為你是皇室宗親,就能高高在上,高人一等?”

“冇錯!龍國可以冇有任何一個家族,但是不能冇有林家!”

林婉兒趾高氣揚,一臉驕傲。

“千年前,林家先輩趕走所有蠻族,一統九州,讓百姓安居樂業,國泰民安!”

“我們林家有點特權怎麼了?不應該嗎?”

“彆說我哥殺一個人了,就算是殺了一個家族,殺了一千人,殺了一萬人,你區區賤民,也冇有資格對他進行審判!”

這,便是皇家!

這,便是皇室宗親!

在龍國,皇家便是禁忌。

這也是那些大人物得知林霄身份後,畢恭畢敬的原因。

國主之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若非當年帝都大亂,林霄被迫和母親逃命。

他此時早已是龍國太子,萬人敬仰!

“嗬嗬……我懂了。”林霄連連冷笑。

“讓我放了他是吧?”

“冇錯,現在放了我哥,我隻追究你一個人的罪責。”

林婉兒傲然點頭。

她以為,林霄怕了。

“冇問題,屍體給你們,腦袋,我留下。”

話音落下,一抹劍芒撕破黑夜,以及林平之的脖頸。

緊跟著,一顆頭顱沖天而起!

-得一個圓滿,皆大歡喜。不過傳統發展到了現在,老人比過去似乎更開明一些,纔剛出生七天的孩子,要是真從頭到尾折騰下來,輕者疲憊過度,稍微加重一點的就要生一場病。不管是大病還是小病,對於剛出生幾天的孩子而言都是難以承受的。或許是過去人的體質比較好,經得起這麽折騰?到了現在,朱老不再堅持搞過去傳統那一套,擔心他的重孫女給折騰病了,隻簡單的走了個程式。程式雖然簡單,但意義卻不同,今天華夏如今易學學會的會長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