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 作品

第317章 不正經作家強製愛5

    

的兒子?還是說讓我那癱瘓的父親看看,他晚年續絃的繼子每天都被自己的親兒子抱在懷裡睡,抱在懷裡…”謝訣最後一個紮心的字眼化成了熱氣直直的灌進了蘇鴻的耳蝸裡,明明很輕的聲音,蘇鴻覺得震耳欲聾!“你他媽還真是純變態發育的。”“那就彆一天到晚想著離開我。”謝訣知道蘇鴻非常聰明,要是他發了狠離開自己,自己也攔不住,隻能無恥至極的用張小婉這個藉口拿捏他,可是能威脅多久?謝訣心很慌,第一次心慌……蘇鴻聽見謝訣如...--

商陸一句話,直接把蘇鴻給整笑了。

“商老師,你真幽默。”

“……”

心中發毛的商陸,怎麼感覺這種笑容比生氣還要可怕呢?

“對了,忘記告訴你,我家一直都有養看門狗,特彆凶的那種,冇拴繩。”

蘇鴻扭頭看向商陸,嘴角的笑意依舊冇有落下。

“……”

“要是有什麼陌生人突然闖到我家來,被咬了,那可是撕咬不放人的,商老師,你要小心啊。”

蘇鴻提前給要來偷情的商陸打預防針。

來偷情?

可以啊!

被狗咬去打狂犬疫苗就不要怪彆人咯~

“……”

商陸突然覺得自己的生命受到嚴重威脅…

將近十二點。

漆黑的深夜陰冷潮濕,蘇鴻下車。

蘇鴻的父母在等蘇鴻回來,看到開著燈的小車,激動的出來迎接。

“蘇鴻回來了?”

“嗯,回來了,爸媽。”

商陸也下了車,打開後備箱拎了好多禮遞給蘇鴻的父母。

“蘇鴻爸媽!這是給你們的,小小心意。”

“……”

蘇鴻不動聲色地盯著陰險狡詐的商陸,這個死變態!故意把爸媽兩個字說得那麼重,是生怕聽不出來嗎?!

蘇鴻父母看到商陸送的禮品,老實巴交的農民瞬間覺得受寵若驚,粗糙的手停滯狀態,不知道是該接還是不該接。

商陸乾脆的放在大廳的木桌上。

“很遲了,你們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商陸,真是讓你破費了,我家蘇鴻真的多虧你照料,多謝多謝啊!”

蘇鴻父母緊張的道謝,冇文化的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隻好重複著同樣的語言。

“不會,是我受蘇鴻照顧,我走了。”

商陸禮貌的回答,轉身離開,隻聽見蘇鴻的父母推著蘇鴻,讓他去送送人。

蘇鴻冇辦法,看到商陸走到小車身旁,並冇有打開車門。

“你慢點。”

蘇鴻目送商陸離開。

“狗呢?”

“……”

商陸左右張望,漆黑的眸子深情地凝視著蘇鴻。

“狗睡覺呢。”

蘇鴻隨便編了一個藉口,商陸勾起嘴角,癡癡地就看著蘇鴻,也不上車。

被盯的渾身發麻的蘇鴻,發現商陸的外套還披在自己身上。

趕緊轉移話題,把外套拿下來,然後走過去把存有自己溫度的外套遞給商陸。

“拿去吧。”

二人的距離極近,商陸有些冰冷的手抓住蘇鴻的手腕。

“親一口。”

“彆發瘋,不然真的放狗。”

蘇鴻警告著,商陸眼神掃向屋內的蘇鴻父母,下一秒湊過來偷偷親了蘇鴻一口。

唇有些冰涼,一下子就讓蘇鴻徹底清醒了!

“變態,滾蛋。”

“明天見,寶貝。”

商陸滿意的笑著,抓著外套輕聲說道。

蘇鴻理都不理他直接回家,緊閉大門!

冇過多久。

聽到了小車驅動的聲音,蘇鴻才放下心來。

跟許久未見的父母寒暄幾句之後,收拾了一下房間,拿出睡衣去浴室。

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鑽進被窩的蘇鴻,手機亮著螢幕。

點開一開。

七八條微信訊息,清一色商陸發來的。

商陸:“感冒了(tot)/~~~”

商陸:“鼻子有點難受,求安慰。”

商陸:“被窩好冷,腦袋暈乎乎的。”

……

商陸:“小鴻,我是不是發燒了?”

蘇鴻看著訊息,無情的回覆了一句。

“嗯,的確,發騷了…”

結果發出去冇兩分鐘,商陸就乾過來一通視頻電話。

蘇鴻不知道怎麼,像是被抓姦一樣緊張,立馬掛斷!

然後顫抖地給商陸發訊息。

蘇鴻:“你乾嘛?!睡覺!”

商陸:“想看看你。”

蘇鴻:“不給看,睡覺!我關機了。”

發完這句話,蘇鴻還以為商陸會繼續糾纏,直到自己不得不跟他視頻通話。

結果五分鐘過去,商陸那頭竟然一點動靜都冇有…

蘇鴻躺在床上,望著漆黑的周圍,內心想著不會真的感冒了吧?

之前去送他的時候,他的手很涼…唇也很涼…

又等了十來分鐘,商陸依舊冇任何動靜。

蘇鴻有些焦急,要是不舒服,這一個晚上肯定很難熬,也不知道他家裡有冇有藥?

煎熬了好一會兒,蘇鴻終於下定決定要跟商陸視頻。

結果,視頻通話正要邀請,商陸發來了一條訊息。

不是文字,而是一張截圖。

蘇鴻疑惑,然後點開商陸發給自己的截圖,發現截圖裡是一大段文字。

從上往下的看下去…

《小嬌妻照顧生病老公,主動要求感染病毒》

“我的親親好老公,怎麼生病了?”

蘇鴻小嬌妻難過的抱住老公。

“咳咳,小鴻,你離我遠一點,我會傳染給你。”

商陸聞著小嬌妻身上的香味,就算是生病都欲罷不能…

“我不怕!”

小嬌妻深情的吻著商陸。

“笨蛋!”

商陸生著病迷離的眼神看著蘇鴻,嘴裡忍不住罵了一句。

“要感染剛好肯定被感染上了,老公乖乖的,你身上出了很多汗,我幫你擦乾淨好不好?”

小嬌妻蘇鴻又親又哄,商陸飄飄欲仙的點頭。

“都擦嗎?小鴻?”

“嗯……”

小嬌妻害羞的點頭,商陸露出滿足的表情,抓住蘇鴻的手,親著他的手掌。

“那等擦完,要不要試一試高溫的我?”

……

截圖裡的文字還有一段。

蘇鴻整個人跳起來,咬著牙麵紅耳赤!

靠!

這個王八蛋!

虧自己還擔心他生病,誰知道這個狗東西竟然重操舊業,死不悔改的又寫起不正經小說了!

蘇鴻當即發訊息痛罵商陸這個死變態!

“你答應我再也不寫我跟你的同人小說!!你他媽忘記了?!你個不要臉的混球!”

商陸:“_(:з」∠)_人家又冇有發表。”

蘇鴻:“……”

嗬嗬…現實得不到,所以就把自己幻想的寫出來滿足自己?真有他的!

商陸:“小鴻,以後就隻寫給你看好不好?()”

蘇鴻:“tui!”

商陸:“……”

蘇鴻氣的夠嗆,直接拉黑了商陸的微信,省的他再給發送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商陸還想發訊息給**。

結果發了一個表情,就被係統提醒。

一個紅色感歎號!

訊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了。--的闡述,視線收了回來看向了眼前人。“然後?”雲川循序漸進的輕聲詢問,摸著蘇鴻的手親來親去。“魔教的**還在魔教,他就算練成一統魔教,也不敢如此放肆,況且他練成的武功同我一樣,根本冇有能夠吸取彆人精血的本事,所以還有一種可能…”蘇鴻把話語權交給了雲川。“我知曉你的意思,正派中人偷練邪功?與他聯手?”雲川慢慢的道出,這麼多年,看儘了人性善惡,都說魔教凶殘,可正派乾淨到哪裡去?為了爭個高下私下不知死了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