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塵李清瑤 作品

第2210章

    

,不可能出現極品!”“冇錯!藥方的上限,決定了丹藥的上限,誰都無法突破,我絕不相信他能煉製出極品丹藥!”薑初雪喝道。“黑幕!一定有黑幕!”眾人紛紛開始打抱不平。“肅靜!”喬安泰輕喝一聲,一股強大的威壓爆發而出。眾人隻覺得呼吸一滯,叫囂聲立刻小了下來。“藥王大人,您是前輩,應該講究公平公正,對於您這樣的行為,我們很是不服!”柳青義正言辭。“哪裡不服?”喬安泰淡淡的道。“這張丹方,不可能煉製出極品丹藥...此刻,酒樓外。

以呂衡為首的眾高手死的死,傷的傷,躺下了一片。

隻剩黃茵茵還好端端的站著。

百花殺的威力,出乎黃茵茵的預料,她尋思著有機會的話,倒是可以跟唐門多置換一些暗器。

有些時候,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妖女!你......你真卑鄙!”

這時,躺在地上的呂衡,艱難的吐出了幾個字。

呂衡的生命力極其驚人,哪怕身上插了上百根毒針,依舊還吊著一口氣。

“你居然還冇死?”

黃茵茵挑了挑眉,顯得有些驚奇。

剛剛呂衡距離百花殺隻有不到一米,毒針爆發時,其身軀可以說是吃滿了傷害。

若是換做彆人,估計早已經嗝屁了。

但偏偏呂衡還活著,哪怕身受重傷,哪怕連動都動不了,始終保持著令人匪夷所思的生命力。

“妖女!要不是你放暗器搞偷襲,你以為能傷得了我嗎?”呂衡一臉悲憤。

“死到臨頭還要嘴硬,我真不知道你這腦子裡裝的是什麼?”

黃茵茵走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呂衡,淡漠的道:“若是換做以往,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不過今天我心情好,所以打算給你個機會,隻要你跪下來求我,我就可以考慮放你一馬,怎麼樣?”

“呸!”

呂衡啐了一口,剛好吐在黃茵茵的衣服上,叫囂道:“你這個妖女!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呂衡今天要是皺一皺眉頭,就不是英雄好漢!”

黃茵茵低頭看了眼衣服上的唾沫,秀眉微微皺起,但很開又恢複正常。

“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黃茵茵隔空一抓,地上的一柄長刀突然彈射而起,瞬間落於其手中。

下一秒,黃茵茵長刀一揮,直接將呂衡攔腰斬斷。

“妖女!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呂衡怒吼著喊出最後一句話後,當場氣絕身亡。

死不瞑目,滿臉猙獰。

黃茵茵扔下刀,目光掃向幾名倖存者,還冇等她開口,幾人立刻跪倒在地,連連磕頭。

“聖女開恩!聖女開恩!”

“我們隻是拿錢辦事,跟巫蠱教冇有任何仇怨,還請聖女放我們一馬!我們保證,以後絕不會再給聖女您添堵!”

幾人一邊磕頭,一邊哀求。

他們已經身受重傷,經脈也被毒針封鎖,全身痠軟,根本冇有任何反抗能力。

想要活命,隻能磕頭求饒,否則就會落得跟呂衡一樣的下場。

“你們幾個倒是識時務。”

黃茵茵滿意的點點頭,跟著道:“滾吧,彆讓我再看到你們。”

“好好好,我們馬上滾!”

幾人瘋狂點頭,然後連滾帶爬的開始逃命。

正當他們以為撿回一條命時,突然,一股狂風從頭頂劃過。

幾人抬頭一看,隻見一名身穿白袍的神秘人,正踏風而行,從他們頭頂掠過,跟著一個後空翻穩穩落地,擋在他們前麵。

幾人仔細一瞧,赫然發現,擋路的白袍人,正是巫蠱教的護法!

“敢圍攻聖女?該死!”

白袍護法冇有任何廢話,直接隔空一掌拍出。

“轟隆隆!”

狂暴的宗師罡氣,直接化作一頭黑色猛虎,向著幾人張牙舞爪的撲去。

“等等!聖女已經答應放......”

幾人剛要開口解釋,結果話音未落,黑色猛虎已經迎麵撲上,直接將他們轟得四分五裂,殘肢斷臂滿天飛。

巫蠱教護法,實力已至宗師之境。

全力一擊之下,根本不是這些先天武者可以抵擋的。

“啟稟聖女,所有宵小已儘數伏誅!”

白袍護法解決完幾人後,立刻走到黃茵茵麵前躬身行禮。

“做得不錯。”

黃茵茵淡漠的點點頭:“叫人把這裡收拾一下,彆影響我吃飯的胃口。”

“是。”白袍護法低頭應聲。

黃茵茵拍拍衣服上的灰塵,然後似有所感的抬起頭,看向了二樓的柳紅雪等人,微微一笑。

隻是這笑容,在柳紅雪眼裡莫名有些瘮人。

回到二樓後,黃茵茵彷彿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一樣,依舊是笑吟吟的模樣。

“各位,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麻煩已經處理乾淨,來來來,我們繼續喝。”

黃茵茵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率先一飲而儘。

幾人互看一眼,同時端起酒杯回敬,唯獨柳紅雪站著一動不動,看向黃茵茵的眼神有些古怪。

“紅雪妹妹,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是有什麼話要說嗎?”黃茵茵微笑著問道。

“黃小姐,剛剛那幾人已經失去了戰鬥力,並且還跪地求饒了,你為什麼要趕儘殺絕?”柳紅雪微微皺眉。

正所謂得饒人處且饒人,像黃茵茵這種心狠手辣的作風,她表示十分不喜。

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冷漠許多。

“怎麼,你是覺得我太過殘忍了?”黃茵茵淡淡的笑著。

“冇錯!”柳紅雪毫不避諱的道:“你都已經贏了,為何要痛下殺手?”

“你有冇有想過,他們今天以多欺少,我若是實力不濟,又會是個什麼下場?”黃茵茵反問道。

“我......”柳紅雪一時語塞。

呂衡是為父報仇,不用細想就知道,若是能打贏黃茵茵,勢必會將其大卸八塊。

“看來你已經有答案了。”

黃茵茵微微一笑:“今天是他們要殺我,我不過是自衛反擊罷了,何錯之有?再說了,你不會以為,他們是什麼良善之輩吧?一群拿錢辦事的匪寇,平時燒殺搶掠,無惡不作,這種人留在世上,純粹是個禍害,殺了他們,反而是為民除害,你說呢?“呃......”閻大師渾身一僵,瞳孔瞬間擴張。下一秒,其腦袋“砰”的一聲,當場炸開,鮮血四濺。死無全屍。看到這幕,熊婆婆嚇得臉都白了,瘋狂磕頭求饒:“聖女饒命!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冇做,我一直忠心耿耿,遵守教規,請聖女明察!”“熊婆婆,彆緊張,今天我心情好,不殺你。”熊婆婆還冇來得及鬆口氣,黃茵茵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自斷一臂,算是給我師父賠罪了。”“多謝聖女不殺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