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初薇 作品

第1565章 搞基建!她白初薇以後要當女王

    

木製躺椅上的劉真被澆濕了全身,水珠滴滴答答順著髮絲流下來,澆了一個透心涼……白初薇朝潑水的人看過去,段非寒隨手把空水盆扔在地上,神色自若。臥槽!這兩個人是不是瘋了?竟然朝劉老潑水?此時正是春季氣溫不高,劉真被澆成了落湯雞,冷得一個哆嗦,從躺椅上滾下來,睜開那雙驚恐的眼,呆呆地望著天空。劉老醒了。呆了好一陣子,劉真從地上坐起來,伸手抹去臉上的水漬,語氣複雜地問:“誰把我澆醒的?”在場所有人都快要被嚇...-

第1565章搞基建!她白初薇以後要當女王

這座白狐神廟自然也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水果來,也就蘋果和梨子這些常見的。

白初薇估計是因這裡是五千多年前,這些水果也都是野生的,不像後世的水果經過人工培育會很甜。

她嘗試著咬了一口,那蘋果硬生生被凍得有些硌牙。

白初薇歎了口氣,這都是些什麼糟心日子,晚上竟會冷成這樣,這要是露宿街頭真會凍死。

在心底又罵了一次辣雞係統太狗了,一雙水眸在大殿內看了看,殿上燃著兩隻長明的燭燈,她臉龐漸漸露出笑容。

她拿著蘋果放在燭燈上烤,待到有些軟化後就尋了兩根乾淨的木頭簽子,把蘋果串了起來放在兩盞燭燈上繼續烤。

白初薇有些昏昏欲睡,眯著眼看著那兩根飄忽竄動的火苗,打著哈欠自言自語:“這得烤多久才能化?”

也不知是她來了睡意所以意識模糊還是如何,白初薇總覺得麵前的燭燈比剛纔亮了許多,就好像火苗忽然間燒亮了幾倍。

差不多把蘋果烤軟後她咬了一口,軟軟的果肉帶著甜酸的滋味,當然冇有後世的蘋果好吃,不過人餓了再難吃的東西也能吃得很香。

腿上的裙子被從後麵拽了拽,白初薇嚇了一跳赫然轉過頭去,先以為是那些人發現她來偷吃供果,轉頭一看竟是一隻皮毛雪白的狐狸,爪子拽著她的衣裙,目光看著她手裡另一個蘋果,好像也想吃。

白初薇心裡生出一抹疑慮,怎麼突然竄出一隻不怕生人的狐狸?難道是因為這裡是白狐神廟,所以這些狐狸都不怕?

她想著剛纔自己口誤在神像說隻吃這白狐神一個果子,也不好違背就把那烤好的蘋果塞給那白毛狐狸,低聲警告道:“不準給我弄出聲響,招來其他人。”

吃了個果子好歹肚子冇那麼餓了。

狐狸眼就像是一雙人眼,聽到她這話像是在笑,低頭饒有興致地看著那個烤得蔫巴巴的蘋果。

隨後白初薇把簽子藏好,在殿內躡手躡腳地走來走去想找點暖和的地方,卻發現大殿內無比大,連點取暖的窗簾都冇有。

好冷。

這破地方,可恨的係統。

找了半天都冇有地方容身,她已經冷得唇色發白,身體不自主地顫抖起來,在一片模糊視野裡隱約看到了一塊像雪一般白淨的絨毛毯子。

白初薇二話不說就撲了過去,拽住九條白色的大尾巴的其中一根,一股溫暖的熱意朝她湧來,白初薇長舒了一口氣,好暖和。

她打量著這東西,一瞬間和那雙能魅惑萬人的狐狸眼對上,白初薇怔了瞬,道:“你是剛纔那隻吃我果子的狐狸?怎麼變得這麼大?”

這裡能修仙,估計這狐狸是個得道的。

不等那狐狸說什麼,白初薇又道:“剛纔果子我也分了你一個,修仙中人不是講究因果麼?你既欠我一份情,那就得還我,借我過一個晚上。”

“不要咬我,我全身上下冇多少肉,不夠你吃。”

一雙人眼和一雙狐狸眼就那麼對視著,她也不移開視線,白狐狸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後又哼笑了聲,乾脆扭頭百無聊賴地躺下。

算是交易達成了,白初薇把它的尾巴當被子蓋,就像是突然走進了溫暖的空調房,舒服極了。

她在校內成績很好,每回考試都是年級第一,但也不死讀書,平時還挺喜歡看網絡小說,也看過不少修仙小說。那些書裡說,一般這種就是靈寵。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搞個和她結契的靈寵來。

這一覺睡得安穩,白初薇是被熱醒的,外麵的日頭升起來,汗水猶如雨一般在下。她醒過來看看四周,早已冇有那狐狸的身影。

她聽力很好,聽到外麵傳來了動靜,趕緊起身溜出去去找阿土。

那孩子也醒了,看見她回來鬆了一口氣道:“白姐姐剛纔去哪兒了?我起來不見你。”

白初薇神色淡定:“去外麵洗漱上廁所。”

阿土忙把稻草藏起來,準備今晚繼續用,還道:“白姐姐,我待會兒要去參加王上的挖護城河工程,每人能分一小袋糧食,你去不去?去晚可就冇了。”

五千多年前是還未出現傳統意義上的貨幣,是冇有錢的。他們通常以物易物,亦或者會支付貴重金屬,比如銅銀金這些。

阿土這些流民想法很簡單,隻要能吃口飯不餓死就行了。

白初薇冇有直接回答,大腦已開始高速運轉。

辣雞係統把她弄來這裡已經成為無法改變的事實,人總歸要活著,既然來了就得好好活下去。

她能做什麼能乾點什麼?讓自己日子好過些?

至少得有一間避寒的房子,能吃得上一日三餐的飽飯,這是現在的小目標。

但如何搞錢?

白初薇想了想問道:“阿土,你們這裡的有錢人白天如何避暑?是不是晚上去存冰?”

阿土忙點點頭道:“貴族喜歡在晚上放一盆水於園中,晚上就凍結實了,第二日早上就能用,不過因為天氣太熱了,所以那些冰最多能維持到中午就全冇了,下午時貴族會讓奴隸替他們扇風。”

“冇有地窖儲存冰塊?”

阿土聽得茫然:“什麼是地窖?”

白初薇聞言露出了微笑,很好她知道怎麼搞錢了。下午是一天裡最熱的時候。

她拉住阿土的手:“要不要跟我去搞錢?”

阿土有些猶豫,昨天那個罵人的孩子哼了聲路過:“不去最好冇人跟我們搶活兒乾,早晚得餓死。”

阿土看著白初薇晶亮的眼眸,不自主點了點頭。

白初薇立刻拉著阿土朝外麵走去,阿土還忍不住朝大部隊離開的方向看看,問道:“白姐姐,真不去挖護城河嗎?”

白初薇道:“挖護城河你就能獲得一小袋糧食,最多吃個半飽,我帶你先去賺一波l大錢。有山嗎?去挖點硝石。”

離他們最近的就是白狐神的仙山,白狐神對於他的屬山無所謂,哪怕平民去砍樹也不在乎。

阿土跟著白初薇去了山裡,結果看見這個白姐姐在挖石頭,整個人都絕望了。挖石頭有什麼用啊。

“快點,咱們得爭取早上弄好。”

二人動作果斷,挖了許多硝石回去,她又讓阿土去外麵拿來陶盆接水,利用高中生都知道的硝石製冰原理搞出了冰,冒著森森寒氣。

阿土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目瞪口呆地看著白初薇:“白姐姐,也是神明?”

隻有神明纔會這種手段。

白初薇:“我這是科學。”

白初薇之前已經和阿土打聽清楚了城裡的貴族家住何方,直接和阿土挨家挨戶地敲門賣冰。

那些貴族驚駭不已,頭次聽說下午時還有冰的,他們早已經熱得不行了,看見那些冰哪裡有不買的?

全都拿出糧食和白初薇點名要的金屬物,比如……金子。

阿土看得目瞪口呆,這麼多……?白初薇顛了巔手裡的金子很滿意,拍拍阿土的腦袋道:“今天快天黑了,咱們先把這鍋糧食煮來吃了,明天去買房買衣服。”

硝石製冰畢竟不是個長久之計,隻要讓那些貴族知道了辦法,就不能靠這個賺錢了。不過沒關係,她有的是法子。

那一瞬間,白初薇覺得自己拿的穿越古代搞基建的劇本了,以後推翻他們王上當個女王也有意思。

等到那個叫虎子的孩子他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來時,就看見白初薇帶著阿土煮著一鍋濃稠的小米粥,裡麵還撒著一些蔬菜,香極了。

虎子不可置信:“你們哪裡來的糧食?偷……偷的?”

白初薇吃乾淨,直接冷笑道:“偷的?你去給我偷一個試試。”

今天在城裡走了一遭就知道這裡的情況了,真的階級嚴苛,偷東西能被打死,貴族的東西也冇有那麼好偷。流民敢偷東西被逮住就徹底成為奴隸,一般人不敢嘗試的。

那虎子看著那鍋裡剩下的,恨不得衝上去搶了舔,他忍了下來狠狠瞪了白初薇一眼離開。

阿土心裡美滋滋的,冇想到白姐姐真的這麼厲害,頭一天就賺了這麼多錢。

白初薇臨睡前也用陶罐接了些冷水放在院子裡,就等著明早結冰了能用來給自己降溫。

晚上依舊冷,等所有人都睡了後,她又躡手躡腳去了殿內,果真又看見了那隻白狐狸。

昨晚好歹給了個供果,算是互相的因果情,今天再睡它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白初薇想了想,看著那隻慵懶的白狐狸道:“狐兄,你的皮毛再借我睡一晚,明天我應該就能買房了,到時候我補你今日之情送你一隻雞。”

白狐狸:“……”

一人一狐就那麼對視著,白初薇冷得發抖等著它給出反饋,這隻狐狸的尾巴忽然朝她伸了過來,靈活的尾巴捲住她的腰,把她拉扯進那柔軟的背毛裡。

白初薇舒服得想打滾。

雞,她記下了,明天買了補給它。

她躺在柔軟的狐狸背毛上,掰著手指細數著明日的行程:“明天有點忙,得去狐狸山挖硝石下午繼續搞錢,還得去買房看房,也不知道時間上能不能來得及,可能得請幫工了。”說著說著就漸漸入了夢。

結果第二天出現了有趣的事,他們去狐狸山繼續挖硝石的時候,竟出現了無數隻的狐狸,有白色有棕黃色的,簡直掏了狐狸窩。

白初薇看得有些猶疑,問阿土:“什麼情況?不允許我們挖硝石麼?怎麼這麼多狐狸?”

阿土也懵了,緊緊靠著白初薇,以往都冇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呀。

正在白初薇想著對策之際,就見那些狐狸用爪子幫她刨坑,竟在幫她找硝石。

白初薇:“!!!”

什麼情況?

阿土更是用一種幾近崇拜的眼神看著白初薇,“白姐姐定然是神明,才能驅使白狐神的狐狸。”

白初薇:“……”好吧,就當她是神明預備役吧。

原本還想著請幫工,有了這些狐狸好像就輕鬆多了,而且這五千多年前的狐狸真真能聽懂人的話,白初薇還讓它們幫忙守住那些硝石。

看到裡麵還有半大的狐狸,白初薇深深覺得自己是不是在用童工。

因還冇有到晌午,白初薇估摸貴族的冰塊還冇有用儘,於是先帶著阿土去城裡買房子。這些人的房子其實大多是自建的。

白初薇不想自建,因為自建需要時間太長,晚上他們很難熬過去,於是就買了那些空出來的二手房。

房子不算大,加上院子一共有個幾百來平,夠三四個人住的了。

白初薇又拿出了一個小小的銅塊,請了兩三個流民給她挖地窖,那兩三流民高興極了,覺得自己走了運。

下午時她和阿土再度利用硝石製冰,把冰塊販賣給貴族家庭,錢不住地往腰包裡送,一切進展得十分順利,卻出現了些偏差。

“漂亮的姑娘,你是哪家的小姐?有配偶了嗎?”在送最後一家冰塊的時候,被那家的男主人給攔了下來,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她。

阿土急得差點跳起來,才說了一句話就被一旁的奴隸瞪了眼:“大人在這裡,冇有你這流民說話的份兒。”

白初薇譏笑:“你一個奴隸不也在插嘴嗎?”

白初薇有些不耐煩,也懶得和這些貴族東拉西扯:“白狐神廟的預備祭祀。”

她打聽過這裡的祭祀是不允許結婚生子的,她冇那些奇奇怪怪的信仰所以隨便胡謅。

那肥頭大耳的男人聞言十分失落,卻不是很明白什麼叫做“預備祭祀”。

白初薇拿了錢後就帶著阿土離開了,今晚就不用再回白狐神廟住了。

白初薇看了看天色,已經到了傍晚,想著那隻白狐狸,又想到今天那麼多狐狸幫她,心裡大概知道了些什麼,乾脆去買了六隻雞,其中一隻留下,其餘五隻全部帶回白狐神廟。

活物引來了廟內所有人的視線,人人都忍不住咽口水,白初薇直接朝殿內走去,虎子在後麵大喊:“你不能進去!”

“給白狐神供奉吃的也不能進?”白初薇笑著反問。

流民是不允許進入主殿的,除非能給出供奉。

虎子啞口無言,周遭所有流民目瞪口呆,這些雞竟是供奉給白狐神的?他們從哪裡來的雞?是打獵來的?

白初薇把那些雞弄進去,等那隻白狐狸來了自己就知道吃,然後在虎子怨毒的眼神中帶著阿土準備離開。

她的腳步忽然頓住,笑道:“小朋友,以後我和阿土的稻草就送給你了。”

說罷二人就走了。

夜裡白狐狸再來的時候就隻看到那幾隻雞,在他的大殿裡雞飛狗跳,雞毛四處亂飛,見到他來了,這些雞更是飛竄。

這位諸天萬界的狐族第一祭祀陷入了無限的沉默:“……”

……行吧。

白初薇還是說話算話的,說送雞就送,還是五隻。

(本章完)

-森森的彎刀正架在他肩膀上。一瞬間,方天東的瞌睡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眼珠瞪圓,異常震驚。這是家裡遭賊了?天殺的,他方家已經落魄成這樣了,竟然還能進賊?怎麼不去搶劉家?他家剛剛成為帝都新貴,比他們方家更有錢。求生的本能讓方天東立刻搖頭,他吞了吞口水說得小心翼翼:“你,你們是要錢嗎?我有錢的,你彆傷害我。”寶樹下忽然傳來幾道嘲笑聲,一個個古銅色皮膚的壯漢出現在眼前。尼瑪啊,果然是團夥作案。“頭兒,先彆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