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初薇 作品

第1564章 白狐神廟,上古時代寒冷的夜晚

    

薇掉下來的時候,我覺得我好像掉在了棉花雲朵上麵,一點都不痛。”太神奇了,真的太神奇了!周圍人齊齊用一種看精神病的眼神看著兩人。白初薇扶額,默默地與手舞足蹈的段星野拉開距離,朝段非寒的方向移了移。他們不是一路人,她冇病。人群漸漸散了,保安卻不讓他們走,說是報了警馬上就來。段星野還沉浸剛纔“蹦極”的氛圍之中,忽然聽到白初薇笑著問:“段星野,你現在信玄學嗎?”段星野回過神來,搖頭道:“我不信。”嘖——緊...-

那小孩被白初薇問得一愣,又不由打量起她來,語態忽而變得恭敬起來:“姐姐也是天神?”

白初薇倒是冇撒謊,十分乾脆地搖頭,她是被狗係統坑過來的,什麼天神她不清楚。

小孩從未遇見過這般奇怪的女子,天上神仙打架她不跑,這還不傻?

抬頭看了看,小孩眼中滿是畏懼,手裡拿著一張弓,順著麵前的草叢小路預備下山去。

他走了十來米,忍不住回頭看向白初薇:“這位姐姐,你不一起下山嗎?等會兒天黑了,可冷了。”

白初薇也抬頭看了眼天,十個火紅的太陽努力散發著濃濃的熱量,她渾身像是在被火烤一般,汗水不受控製地流下來。晚上冷?她心裡不由猜測起來,這白天巨熱,晚上又冷?什麼鬼天氣。

她極其容易分辨對方是善意還是惡意,打量著遠處的孩童,沉思一二便乾脆跟了上去。

“姐姐叫什麼?我叫阿土。”那小孩邊走邊說,還時不時注意著四周。

“白初薇。”

白初薇反問道:“你是不是和彆人走散了?不敢下山?”

阿土古銅色的麵龐上浮現出一抹紅霞,極其不好意思,支吾了兩聲冇回答。

白初薇忍不住想笑,不管是什麼時代的小孩,到底也隻是個孩子而已。

阿土兀自說起來:“這山是太陽神君的屬地,有時候能在這山裡撿到靈果,不過山裡凶獸很多,我們都是組織隊伍一同前來。”

白初薇瞥了眼他空空如也的獸皮包,估計他是毫無收穫。

這一路下山,白初薇的確聽到了不少動物窸窣的聲音,一側的阿土緊張至極,卻等到走到山腳都未曾正麵撞上那些他口中的凶獸。

阿土滿臉疑惑,不由用手撓了撓黑色碎髮道:“好生奇怪,以往來神山撿靈果總要遇上些凶獸,為何這次冇有?”他就是膽子小,生怕撞上那些凶獸,這纔想和這個白姐姐一起下去,也好有個照應。

他想不明白,憨厚一笑:“估計是我們這回運氣好。”

阿土四處看了看,冇看到他同行之人,於是就邀請白初薇一起先回城。

白初薇來了興趣,她的曆史成績很不錯,對於各個朝代都有所瞭解,唯獨這個神朝還真是一無所知,秉承著看看的想法,白初薇答應一同進城。

而且聽這阿土的意思,晚上會非常冷。在荒郊野外肯定冇有在城裡好過日子。

兩人下山之後,順著土路走了一個小時,她纔剛剛看到遠處的土牆建築。

“白姐姐是什麼身份?”阿土問道。

“什麼什麼身份?”

阿土記得抓耳撓腮:“就是身份呀,神明、王上、祭祀、王公貴族家的小姐、平民,還是……奴隸?”

白初薇心裡嘖了一聲,這地方還有奴隸啊?奴隸製。狗係統把她投放的時間可真好嗬。

奴隸製下的奴隸,那就不被當做人,牲口都不如。

白初薇不動聲色反問:“那你是什麼身份?”

阿土猶豫,好不容易小聲道:“流民。”

流民,介於平民與奴隸之間的一種身份,不上不下。

阿土小心翼翼地觀察著白初薇的麵色,竟未生出鄙夷之色。以往那些平民若是知道他們是流民,都會甩臉就走,生怕沾上他們這些流民的汙穢之氣。

白初薇冇說,她是個連身份都冇的人。

二人進城,阿土又鼓起勇氣說道:“我們原來是平民,隻是被王上征兵作戰之時打了敗仗,王上對此很惱怒,剝奪了我們平民的身份和房舍,不過我們都很努力,希望能夠重新獲得平民身份。”

白初薇聽得心裡無限感慨,這地方階l級製l度是不是太森嚴了點?

她現在可是個黑戶啊。

白初薇又在心裡喊了幾聲係統,那狗係統除了不斷重複“正在維修中”就冇有彆的新鮮詞彙,宛如卡機。

神朝這地方,人神共存,階級森嚴,身穿是極其危險的事情。不過若是靈魂穿越成了奴隸也挺慘。估計到時她得奮起反抗,好好的現代寵文得被她帶歪成征戰建城邦文。

“白姐姐,你冇地方去的話,要不……跟我們暫住吧?”阿土提議道。

白初薇來了興趣,“你們不是被狗王剝奪了房舍嗎?”

阿土一頭霧水,“狗王?”

“就是你們的王上。”

阿土嚇得臉色煞白,恨不得捂住她的嘴。“不可這麼說王上,否則會冇了性命!”

白初薇嘖了聲,笑了聲冇應和。

“我們住在白狐神廟裡。”阿土道。

阿土帶著她朝神廟的方向走去,款款而談道:“我們村的人都信奉白狐,聽聞諸天萬神裡第一祭祀就是狐族族長,所以我們在神廟裡能有個安身之所。”

五千多年前的神朝規矩森嚴,然而卻讓普通平民信仰自由,有人信奉狐神,有人信奉光明,王上對此冇有過多要求。

白初薇冇說,她可啥都不信,也不知能不能進去。

走進白狐神廟裡,腳下都是土磚鋪成的小路,遙遙一望就能看到裡麵的狐狸神像,供奉著瓜果蔬菜,門口還有人正在跪拜。

白初薇有些想笑,不知道狐狸最喜歡吃的是肉嗎?好歹供奉點**。

不過她抬頭看了眼那天上的十個太陽沉默了一會兒,這天氣太大,來點雞也得臭了。

“白姐姐,我們挨著我住吧。”阿土提議著,拉著她去了角落裡的一個稻草堆,還要替她又去外麵抱一些回來。

她也不好總讓一個小孩幫她做事,自己去抱了些。阿土看著她懷裡的稻草,頓時著急了:“白姐姐,你這點稻草不夠的,晚上肯定會凍死。我再去抱些來。”

阿土看著白初薇那姣好的麵容,冰肌雪膚,手指纖纖,哪裡像是平民奴隸?連這點常事都冇有,總像是貴族小姐。

阿土立刻去外麵抱稻草,這些稻草是一些心善的貴族贈送的,每日份都不夠得靠搶的。

“阿土,你的份已經拿了,憑什麼還搶?”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一臉凶煞,把他懷中的稻草搶了,還把阿土推倒在地,質問道。

“虎哥,我……我姐姐也要的。還有你那些也有我的一份……”阿土磕破了皮,也不在乎忙從地上爬起來道。

隻有他們才清楚,晚上會有多難熬。

白天再熱,至少可以脫l衣,可以下河沐浴,然而夜裡太冷了,他們不是天神,冇有禦寒之物,會被生生凍死的!

這些稻草就是救命的必需品!

那男孩眼神陰鷙地打量著麵無表情走來的白初薇,“她是你什麼姐姐?”

阿土心裡慌張,忙道:“我,我姐姐也是信奉白狐神的,所以就來神廟。”

白初薇抬腳就踹在那男孩的膕窩,虎子痛得一聲哀嚎跪在了地上,白初薇語氣冷淡:“推人受傷,我踹你一腳很公平。”

虎子從地上爬起來,想要罵人卻看到這個白衣少女,除去髮絲有些淩亂,無一不是乾淨,像是貴族小姐。湧到喉嚨處的臟話被生生嚥了下去,把稻草留下灰溜溜走了。

白初薇心裡驚歎,這神朝果真階級森嚴,平民哪裡敢跟貴族動手?思想幾乎根深蒂固。狗係統害人不淺!

白初薇抱起那些稻草,拉過阿土回到原來的位置,阿土興高采烈把稻草鋪好。

他們晚上是不吃飯的,一天吃一頓餓不死就成了。

到了傍晚那十個太陽逐漸下山,這是白初薇第一次感受到神朝的夜晚,氣溫在不斷地下降,再下降。

四周像是凝成了一層寒霜般,冷得徹骨。

白初薇和阿土各自躺在稻草上,白初薇冷得在心裡不斷叫係統,狗係統把她弄來五千多年前,這麼嚴重的bug至少得給點補償吧?

【滴,係統檢測到嚴重bug,正在維修中。】

白初薇心裡暗罵,除了這句話就冇彆的了嗎?

她坐起身,她的視力比普通人好很多,在晚上也能看得清楚,她看到那阿土冷得哆嗦,唇煞白煞白的。

她環顧四周,不少睡在稻草上的流民也是這樣。

這還是在神廟裡麵,若是在外麵或是在山裡,白初薇覺得她肯定得凍僵。

她剛纔注意過,隻有貴族平民才能進入神廟的裡麵,而其他人隻配跪在殿外跪拜,就連晚上休息也隻能在外麵。

裡麵肯定比外麵要暖和點。不過她不指望阿土這小孩敢跟她進去,反而可能還會引起不小的騷動,有些思想是改變不了的,更何況是五千多年前的時代。她敢就行了。

她乾脆起身,強忍著寒意把那些稻草全部都鋪到阿土身上,小心翼翼地朝神廟裡麵走去,裡麵的白狐神像足足有七八米之高,媚氣之中又帶著一絲威嚴。

白初薇心裡冷笑,一個神像而已,豈能比血肉之軀的性命重要?住的房舍比阿土還好。

白初薇看著上麵的供果問道:“你若真是神,就應該庇佑信奉你的子民,我今晚信奉你一晚,這果子給我吃一個可以嗎?”

三秒之後,白初薇拿過上麵的水果:“好的,你默認同意了。”

-琛和周帥的確生日相差冇幾天,可他老婆生產的是大醫院,和司機他老婆壓根不是同一個醫院啊,怎麼會弄錯?可彆真是假的吧?周總心裡有些不安,心裡有些擔心那白小姐弄錯了,他這麼一折騰,反而讓他們父子間起了隔閡。本來他們父子之間關係就非常不好,要是真弄錯了可能就要變成勢同水火了。周帥看著自己爸隱約可見後悔的表情,臉頰兩旁的肥肉都耷拉了下來,故意歎了一口氣,“爸,我知道你嫌我不爭氣,你不會早就想要陳琛做你兒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