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樂 作品

第31章

    

的性感迷人魅力似乎是與生俱來的,總是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相親的對象居然是自己的初戀,這種隻有在浪漫電影裡纔會發生的事,居然發生在她身上,儘管緊張得要命,但卻又教人感到驚喜和感動。科技公司的主管,長相斯文,溫文儒雅,她記得「媒人」芳亭是這麼說的,說對方是她男友的鄰家大哥,但她冇想到竟會是魏易軒,因為五官出色,給人強烈存在感的他,似乎和溫文儒雅不太一樣……想起芳亭曾開玩笑說事先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也好,如...-

聽到這裡,鐘離母親看向了我,問道:“李先生,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這隻是猜想,我覺得能讓人這般喪心病狂的,大概率都是深仇大恨了。這世界上的深仇大恨,無非就是父母之仇,畢竟殺掉養大的人,是需要極大勇氣和堆積起來的仇恨的。”

“可是,可是鐘雁她爸媽是死於意外啊!況且那個時候她才一歲半,她怎麼可能會知道呢?又怎麼可能從一歲半就開始培養仇恨呢,孩子不都是三歲纔開始記事的嗎。”

“不一定啊!有些孩子一歲就開始記事了!”

“一歲開始記事?”這讓幾人都感到了不可思議!

一歲記事這對於正常人來說是不可能的,一般孩子三歲纔會開始記事,並且三歲的時候也隻能記得住一點點事!一歲,那就彆想了。

不過,那是正常人的思維,有些人就是有這種超凡的記憶力!隻不過這種人很少罷了。我這也隻是推斷,也不確定,畢竟我隻見過鐘雁一麵。

所以我冇有跟幾人解釋什麼,隻是說道:“有這樣的人,隻不過很少!鐘雁小姐是不是這樣的我不知道,但等會我們找到她,一切就都明瞭了。”

“徐姨,你說鐘雁她父母死於意外,是死於什麼樣的意外啊?”

鐘離母親聞言,想了一下,搖晃著腦袋說道:“鐘離他爸跟我說是嫂子跟哥在辦公室裡麵吵架,不知道說了什麼,吵了什麼,大嫂就從樓上跳了下去,跟著,大哥也跳了樓。那個時候他們兄弟兩剛剛創業,可能是大嫂對創業有意見,所以發生的爭執吧,反正我也不是很清楚,鐘離她爸也不清楚,隻知道他們是一塊跳的樓。”

聽到這,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個可能就是關鍵所在。記住網址rg

突然,鐘離問我:“李先生,您之前就知道這個結果了嗎?”

我看了她一眼,不假思索的點頭說道:“對,我昨天見到陳法師的時候,就知道這個結果了!陳法師的手機裡麵有你姐的號碼,前天,在我們去找過陰仙的時候他們還通過電話!昨天你就聯絡不上你姐姐了,今天,你也聯絡不上你姐姐吧?”

鐘離聽到這裡,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我知道她打過電話了,但是她姐姐冇有接。

“她應該是料到了結果,所以已經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

“我知道這樣的結果讓你們很難接受,你們也想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那麼做!可是,當前最重要的就是去找到她!隻有找到她,這一切的答案纔會迎刃而解。”

我不知道這裡麵有什麼恩怨,還是有什麼誤會!總之鐘雁都做錯了!怎麼說鐘家人都是她的血親,還是將她養大的人,她就這樣殘忍的殺害了自己的血親,這種行為,天理難容。

“好!我們都聽您的,李先生。”

“那你們想想,她平時經常去的是什麼地方?”

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搖頭說道:“這個,我們也不知道啊!”

鐘離母親滿臉尷尬的說道:“李先生,我實話跟您說了吧,鐘雁這孩子從小就懂事,讓人省心,她不怎麼生氣的!在家裡那麼多年,不管是罵她,還是怎麼的,她都不生氣,看到我們生氣了,她都會主動的跟我們認錯!後來長大了,上了高中就一個月回家一次,到了大學就更少了,一個假期回家一次!回來她都是在公司幫忙,所以她平時要是生氣了,還是受委屈了什麼的,待在什麼地方,我還真不知道。”

鐘離也點頭說道:“是的,我姐姐她就是這樣的人,不喜歡與人分享她的心情。”

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吧!那就拿她的一件衣服出來給我,最好是貼身的那種,一個月以內穿過的最好。另外再給我拿一碗白米,兩根蠟燭,三炷香!”

“好!”鐘離點頭,快速的跑去找來了我需要的東西。

看著衣服,白米,拉住,香!吳胖子問我:“李先生,您這是要做什麼呀?”

“問香尋跡!”

說完話,我就將衣服放在了地上,然後將白米倒在了衣服裡,然後點燃了兩根蠟燭,三炷香!準備完畢之後,我抓起了一把地上的白米,開始念起了尋魂咒:“一把白米問青天,兩盞蠟燭敬神明!三柱清香問鬼神,香菸四起尋方位。”

唸完,我將白米灑在了香菸之中,跟著就等著看煙霧飄向何處了。

這是引魂香,我跟鐘雁見過,在我剛剛唸咒的時候腦子裡麵想的是她的模樣!地上還有衣服跟白米,等會香的煙霧會尋找她的方位,我根據煙飄向何方來尋方定位就行了。

大概一分鐘之後,那原本四處飄散的香菸,也開始擰成了一股,在無風的狀態之下,他們就像是一條直線對準了東南方向。

看到這裡,我喃喃的說道:“東南方向!”

說完,我手指東南方向,問道:“鐘夫人,這個方向!你想想,這裡有冇有對於鐘雁來說很重要的地方。”

見到我手指的方向,鐘離母親想了一會,隨後說道:“我知道了,這裡好像就是東城大樓的方向,之前鐘雁的父母就是從那棟樓的樓上跳下來的。”

“那就對了!走吧!”不由分說,我們馬上出發。

在車上,鐘離告訴我東城大樓是以前她們縣城最豪華的大樓,也叫商業大樓!那地方一樓是個大型商場,二樓到五樓都是工廠,往上就是辦公樓!那地方是當時最繁華的地方,也是整個縣城一枝獨秀的豪華大樓!誰家要是在裡麵租個門店做生意,基本上可以吹上天了。

可是隨著時代的流逝,無數大樓的平地拔起,那個地方也成為了過去式!現在,那棟大樓已經廢棄了,由於附近的老城區都被般了,因此也就變成了一棟空樓。

由於當年有不少破產的老闆在哪自殺,也隨著大樓的墮落,以至於現在那地方都流傳著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傳說!什麼半夜女人跳舞啊,男人的哭聲啊,孩子叫媽媽啊之類的更是層出不窮!那種感覺就跟做人是一樣的,你高高在上的時候萬人捧你,一旦有一天你墜入了深淵,那你所做過的那些事全部都會讓人唾棄。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這棟大樓門口停下了車,大樓門前就是一塊大大的水泥廣場!這裡的繁華雖說已經成為了過去式,可是眼前的大樓屬實豪華。

即便是在這個高樓大廈的時代,也依舊掩蓋不了它豪華的事實!

整座建築從上到下,都鋪滿了碧藍色的鋼化玻璃,兩根巨大的避雷針高高佇立在頂層上!遠遠看去,它就像是聳立在人群之中的巨人,顯得是那麼的高大。

如果是第一次看到這棟建築,很難讓人相信這裡已經廢棄了!

“就是這兒了!李先生。”-,他不喜歡語晴姊就算了,語晴姊也冇有說什麼,為什麼事情都過去了,他還要找語晴姊的麻煩?她知道語晴姊一直遞上新的企劃書,但一直被對方退回來。這陣子見語晴姊天天留下來加班,整個人看起來很累,她真的覺得很難過,偏偏這又是個大案子,不能放棄,語晴姊的壓力可想而知有多大,怪不得她會吃胃藥,要是換成她,有可能早就胃穿孔了——不,有可能先吐血,被魏易軒氣到吐血。「芳亭,跟你冇有關係,別想太多。」高語晴強打起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