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軍浪 作品

第4849章 天驕之戰,勝負已分!

    

十年的天驕翹楚,可見他的實力絕對是非同小可的。天血已經是初聖境巔峰,眼前的對手即便走的不是古武修煉之路也好,但從那武道氣息來看,也就是類似於古武界這邊的準聖境罷了。他不認為對方能夠跨越一個大境界來擊敗他,就算是對方曾擊敗過初聖境的軒轅炎黃也一樣。這一點,天血還是頗有自信跟自傲的。但天血也不傻,葉軍浪既然能夠擊敗覺醒帝血的軒轅炎黃,那他也不會輕視眼前的對手,他將會全力以赴,爆發全力,以著壓倒性的優勢...轟隆隆!

一邊是一座前所未見、恢宏無邊的鴻蒙雷宮,從宇宙天地的深處浮現而出,裹挾整個宇宙的天道之威,彙聚鴻蒙神雷,就此鎮壓而下,如此至高無上的神威,霸絕天地,撼動宇內,引得諸天萬界為之震動。

一邊是神魔子以血飼劍,以自身返祖的神魔精血作為牽引,將神魔道劍中的亙古存在的神魔種族英魂給激發而出,神魔道劍爆發出了無以輪比的威能,貫穿宇宙星空的劍光沖天而起,硬撼鴻蒙雷宮。

這一刻,雙方觀戰的強者全都睜大了雙眼,死死地盯著。

因為,他們都知道,葉軍浪與神魔子之間,將會通過這一擊來決定最終的勝負。

轟隆!

瞬息間,鎮壓而下的鴻蒙雷宮與神魔道劍轟擊在了一起,驚天動地的神威頃刻間就此爆發而出,絕天動地,形成了恐怖絕倫的能量狂潮。

“小心!”

荒二祖沉聲開口,自身的大道法則之力爆發,加固守護結界。

陽炎帝、始神主也是如此,催動自身的大道法則之力,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結界,將眾多人界強者都守護在內。

否則,僅僅是憑著鴻蒙雷宮投影跟神魔道劍這一擊之威,那股衝擊而至的毀滅能量,甚至都有可能震傷不朽巔峰,至於不朽巔峰以下的強者,絕對扛不住,會遭到致命的重創。

如此至強一擊在一瞬間爆發出的威能太過於恐怖,種種大道法則之威席捲星空,場中也就唯有荒二祖等這些至強者,才能看清楚中心地帶葉軍浪與神魔子的對戰情況。

隻見葉軍浪不斷地燃燒自身的鴻蒙法則,以此來催動鴻蒙雷宮,他站立於鴻蒙雷宮投影之上,如同這座古老且又恢宏的雷宮之主,催動雷宮不斷地壓塌而下。

神魔子則是雙手持劍,他目眥欲裂,自身的神魔氣血瘋狂燃燒,磅礴的能量彙聚向神魔道劍,使得這柄道劍爆發出熾盛強大的劍光,劍光中彙聚的大道法則之威化為萬千劍氣,正在跟鴻蒙雷宮對抗。

鴻蒙雷宮繚繞著鴻蒙之氣,演化出的鴻蒙神雷轟殺而下,磨滅了一道道劍光,顯得勢不可擋,鎮壓一切。

“給我起啊!”

神魔子不甘心,不斷地怒吼著,想要將鴻蒙雷宮給震開。

甚至他接連咳出一口口精血,噴灑在神魔道劍上,使得神魔道劍上的神魔英魂不斷激發而出。

可是,仍舊是未能改變被鴻蒙雷宮鎮壓的事實。

隻見鴻蒙雷宮不斷地壓塌而下,由於神魔子不退,是以在鴻蒙雷宮壓塌下來的那一瞬間——

噗嗤!噗嗤!

神魔子的雙臂爆出了一團團血霧,他本體的雙臂,包括神魔形態下的神魔之手,接連爆開,血肉湮滅,顯露出的臂骨也佈滿了蛛絲網狀的裂痕。

“我絕不退,我也不可能會輸!”

神魔子大吼,他心有不甘,都已經手持頂級道兵了怎麼還會敗?

為何葉軍浪會有如此逆天的手段?

他不服,所以他麵對鴻蒙雷宮的鎮壓,他不退後,想要全力硬拚。

然而——

轟!

隨著鴻蒙雷宮再度爆發出至強神威,整座鴻蒙雷宮再度壓塌而下,鎮壓向了神魔子。

於是,神魔子的肉身徹底爆開了,化為了一重重的血霧,整個身軀赫然都在節節寸斷。

在這個過程中,葉軍浪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他不斷地在燃燒自身的鴻蒙法則,隨著鴻蒙法則不斷燃燒,他的氣息也是越來越虛弱,整個人也是達到了一個極限的狀態。

本身這兩大至強天驕的這一戰,除了自身實力的對拚之外,更是意誌方麵的對決,就看誰能夠支撐到最後。

“給我鎮壓!”

葉軍浪眼中燃起了熾盛濃烈的戰火,他猛地再度燃燒鴻蒙法則,更進一步的催動鴻蒙雷宮的投影,朝著神魔子鎮壓了下去。

同一時刻,神魔子也在怒吼,手持的神魔道劍也迸發出了一道充斥著大道法則之威的劍光,沖天而起,迎擊向了鴻蒙雷宮。

轟隆隆!

一瞬間,整個天地再度引發大震動,至強萬分的大道法則衝擊在了一起,引發了毀天滅地般的威勢。

隻見鴻蒙雷宮再度往下碾壓而下,神魔子徹底扛不住,身軀的血肉、骨骼接連爆開,化為了碎片。

竟是看到,最終神魔子整個人就隻剩下了一個頭顱,而他的精神識海,遭到猛烈的衝擊之下,也昏迷了過去,神魔道劍護住了他的元神識海。

同一時刻,葉軍浪猛地大口噴血,再也無法維持鴻蒙雷宮的投影。

瞬息間,鴻蒙雷宮的投影也就此散去,消隱在了宇宙星空的深處。

“神魔子!”

神魔聖祖大喊了聲,身形一動,瞬息間就衝到了神魔子僅剩下的頭顱麵前,雙目血紅,臉色狂怒萬分。

同一時刻,鎮長老與天長老也趕來了,他們共同出手,護住了神魔子的神魂,朝著神魔子的識海內彙入自身的大道之力,穩住神魔子的識海。

荒二祖、陽炎帝、始神主他們也來到了葉軍浪的身邊,隻見葉軍浪依舊是傲然而立,他渾身是血,負傷極重,但依舊是站立著。

“此戰勝負還未分,你們怎麼都前來護住神魔子了?還請諸位讓開,我繼續與神魔子對決。”葉軍浪對著神魔聖祖他們說道。

“你——”

神魔聖祖勃然大怒,血色雙目怒視葉軍浪,他知道葉軍浪是故意的,就是要逼迫神魔山當麵認輸。

否則,按照規則,如果不認輸,那此戰還未結束,葉軍浪理應跟神魔子繼續對戰。

現在,神魔子就隻剩下一個頭顱了,就算是有神魔道劍護著也好,神魔子意識都已經昏迷,還怎麼戰鬥?

如果不認輸任由繼續戰鬥下去,神魔子肯定是要落下一個魂飛魄散,徹底寂滅的下場。

“此戰,神魔子敗了!”

神魔聖祖深吸口氣,一字一頓的說道。

神魔聖祖語氣中充滿了不甘與恥辱,但他不得不認輸,眼下神魔子頭顱的元神識海還在,往後還可以重塑肉身,神魂寂滅了,那就是徹底死絕了。強大的肉身體魄,他們藉助大陣庇護之力,還能硬抗,情況稍微好一些。其餘人則是都有危險。饒是局麵危急萬分也好,眾人也都冇有任何退怯之意,全都在咬牙堅持,傾儘全力一戰,守護通天城的安危。此戰,聯盟勢力都在鼎力相助,已經出動所有強者前來參戰。否則這一次人界腹背受敵,同時遭到上蒼界跟自封一界勢力的進攻,冇有聯盟勢力的支援,想守都冇有足夠的人手去守。即便如此,通天城仍舊是麵臨著莫大的危機。陽先生以著一己之力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