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軍浪 作品

第4846章 浴血而戰!

    

偽裝的偵查能力,不過也不要粗心大意。神念流派的武者自身的意念極為強大,感知能力也很強,所以務必要小心行事。”葉軍浪說道。“放心吧,我所要刺探的情報,從未失手過。”幽魅語氣冷淡的說道。幽魅說著便是跟葉軍浪等人告彆,她即刻采取行動,前往刺探這棟彆墅的虛實。“老鐵,你們四人再去找眼鏡蛇一趟。跟他再要兩輛車子過來。如果今晚有行動,那這兩輛車子能夠排上用場。”葉軍浪說道。“行,那我們這就去找眼鏡蛇。”鐵錚點...噗嗤!

葉軍浪張口咳血,被震飛了出去。

他疲於抵擋神魔道劍之威,被神魔子突襲擊中,難以招架,再度被擊傷。

嗤!

這時,神魔道劍自主鎖定住了葉軍浪,演化出了一道道劍光,熾盛的劍芒沖天而起,交織成了一張巨大的劍勢網,就此覆蓋向了葉軍浪。

期間,神魔道劍上古老、繁奧的道紋綻放出了至高無上的大道神光,幻化出一尊古老存在的神魔虛影,像是正手持這柄神魔道劍,斬殺向葉軍浪。

嗡!

青龍聖印震動起來,青龍幻象纏繞在聖印之上,發出一聲高亢的龍吟聲,裹挾著青龍聖印破空而至,迎擊向了神魔道劍。

葉軍浪則是穩住身形,催動行字訣,整個人穿梭虛空,朝著神魔子衝殺了過去。

葉軍浪準備以青龍聖印來擋住神魔道劍,雖說以著青龍聖印之威,自然是無法擋下頂級道兵,但隻要能夠延阻一會兒,他就能夠全力出手,繼續重創神魔子。

然而,看著疾衝過來的葉軍浪,神魔子嘴角卻是揚起了一抹譏笑之意。

“葉軍浪,你根本不瞭解頂級道兵之威!你想要襲殺我?簡直是可笑!”

神魔子冷笑著開口,在其身後,一條虛幻的頂級大道猛然間浮現而出,充斥著毀天滅地的劍勢神威,更是瀰漫出一股高等道主的無上神威。

葉軍浪的臉色微微一變,這時候想要閃避已經來不及。

“神魔道劍,劍絕天地!”

神魔子一聲暴吼,他雙手合併在一起,以臂代劍,猛地朝著疾衝而至的葉軍浪橫斬而出。

嗤!

在神魔子身後浮現出的頂級大道虛影中,萬千大道法則劍氣全都迸發而出,彙聚向了神魔子的雙臂,凝聚成了一道巨大的劍光,裹挾著高等道主之威,更是融入到了神魔子神軀魔體的神力與魔力,朝著葉軍浪直麵斬落而下。

“鴻蒙天地!”

“鴻蒙化道!”

葉軍浪暴喝出口,周身鴻蒙之氣流轉,怒吼聲中全力爆發出鴻蒙道拳的拳勢。

轟!轟!

葉軍浪的拳勢轟擊而出,鴻蒙道力、萬物道源法則之力彙聚向了他的拳勢,拳意中演化出的鴻蒙天地的場景覆蓋當空,迎擊向了直麵斬殺過來的這道蘊含著至高大道法則的劍光。

轟隆隆!

瞬息間,兩人爆發出的至強攻勢硬撼在了一起,彼此間的大道法則轟擊在了一起,引爆天地,釋放而出的神威沖天而起,震撼人心。

在恐怖萬分的能量狂潮中,猛地看到葉軍浪咳血倒退,他演化出的拳勢被劍光破殺,蘊含著大道法則之威的劍光斬在了他身上,濺起了大團的鮮血,留下了鮮血淋漓的傷口。

同一時刻,青龍聖印也被神魔道劍震飛,神魔道劍本體化作一道刺眼奪目的劍光破碎虛空,朝著葉軍浪刺殺了過來。

神魔道劍這一擊之威淩厲萬分,裹挾著至高大道之威,真要被刺中,劍身都要刺入葉軍浪身體內。

葉軍浪一招手,青龍聖印瞬息而至,他手持青龍聖印,擋住了神魔道劍的這一擊。

鐺的一聲巨響,葉軍浪堪堪抵擋下神魔道劍的刺殺。

不過,卻也被神魔道劍中釋放出的大道法則之力給震退,身形還冇穩,神魔子已經襲殺了過來,演化出神魔大道拳的拳勢,一重重拳勢裹挾著大道法則之威,碾壓虛空,籠罩向了葉軍浪。

“天地陰陽,五行萬物!”

葉軍浪低沉冷喝,一枚枚星辰道文浮現而出,他催動星辰道文,形成了一個道文世界,猛地將神魔子給籠罩在內。

道文世界中,一枚枚星辰道文正在重組,形成了道文戰技的攻勢,迎擊向神魔子。

道文世界成型的那一刻,神魔子的身後,頂級大道的劍勢虛影再度浮現,充斥著大道法則之威的劍光沖天而起,整個道文世界立即不穩。

葉軍浪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他自身氣血本源瘋狂燃燒,龍字道文融入到青龍幻象當中,更是將鴻蒙道文彙聚向青龍聖印,氣血本源燃燒之下,磅礴無邊的本源法則之力催動青龍聖印,朝著神魔道劍的本體鎮壓了過去。

緊接著——

嗖!

葉軍浪進入到了道文世界中,他周身道文繚繞,將人體宇宙中的星辰之力全都爆發而出,目光怒視神魔子,怒吼了聲:“給我鎮殺!”

轟!轟!

葉軍浪全力爆發萬武拳,更是將整個道文世界壓縮,融合到了他演化而出的萬武拳中,使得攻殺而出的拳勢裹挾著整個道文世界之威,朝著神魔子當頭鎮壓而下。

“葉軍浪,你還要負隅頑抗嗎?那我今天就把你給打爆!”

神魔子一聲大吼,瘋狂的催動自身的神魔大道,融合身後浮現而出的神魔道劍的法則劍勢,他演化拳勢,將這道瀰漫著高等道主之威的法則劍勢轟擊而出。

嗤!

這一劍之威強盛絕倫,在神魔子全力的爆發下,這一擊幾乎等於一尊高等道主的全力攻殺,攻勢中爆發出的劍勢法則之威貫穿了虛空,湮滅了虛空,化為一個純粹的黑洞,就此斬殺向葉軍浪。

葉軍浪無所畏懼,臉上帶著一股決然之色,萬武拳拳勢演化,一枚枚星辰道文接連爆發,萬物道源法則之力撼動天地,更是將道文所形成的道文世界裹挾於拳勢當中,一拳鎮壓而下,迎擊向神魔子。

頃刻間——

轟隆隆!

天崩地裂,八方雲動。

兩人這一擊之威好比是兩個大界域相撞般,一瞬間爆發出了恐怖滔天的威能,種種大道法則之力轟擊在了一起,引得這片區域的宇宙星空都在震動,兩人對轟的中心位置更是蔓延出了一道道巨大的橫亙數萬裡的巨大虛空裂痕。

道文世界破碎,一枚枚道文接連湮滅,銳利無匹的劍光依舊刺殺而上,然而,卻也有著一枚枚道文轟擊向了神魔子,隨後接連引爆,恐怖的衝擊力覆蓋向了神魔子。

頃刻間——

噗嗤!噗嗤!

大團大團的鮮血爆開,殷紅的鮮血灑滿了虛空。

兩道身影都流淌著鮮血,全都是渾身傷痕累累,就此分開倒退。時候,夜刹聯絡鬆尼集團接待處,推掉了鬆尼集團的一個晚宴計劃,說是大使館那邊已經另有宴請,故而今晚要前往大使館一趟。約莫八點鐘左右,兩輛來自於大使館專用的車子抵達了東京皇宮大酒店。夜刹與葉軍浪兩人走了下來,坐進了這兩輛大使館的車內。與此同時,太子那邊也接到了這則訊息。饒是太子已經冇有繼續派出特務24小時盯視著葉軍浪與夜刹,但葉軍浪他們這邊一些大動作他還是會掌握到訊息的。“這兩人去了大使館?”太子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