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小芋圓 作品

第29章 絕色庶女不做炮灰(3)

    

對狗男女根本不可能直接把糧食給她。到時候動粗肯定是少不了。【……我一直都在。】聽到沈妙的心理活動,係統很想說它不在,但沈妙是它第一個宿主,也是唯一一個,除了沈妙這裡,它無處可去。【原來小三你在啊!我還以為是讓我一個人做任務呢,心裡慌的一匹。】係統:……慌嗎?它怎麼半點冇感覺到?而在話裡它聽出了濃濃的嫌棄之意?是它的錯覺?【我是003。】不是小三。它雖然涉世不久,但小三這個詞一聽就不是什麼好詞,心裡...-

沈妙每天上午抄兩個時辰的經書,下午揹著一個小筐子,拿著一個小鋤頭在山裡晃悠,一待就是幾個小時。

每每回來時,小筐子裡都會裝一些各種常見的藥材。

看到自家小姐回來,兩個丫鬟連忙上前,接過小姐背上的筐子,端茶倒水,伺候自家小姐。

如意看著小姐那張被汗水打濕的小臉,一臉心疼,“小姐,那老和尚明明就是故意刁難你,你何苦要跟他學醫?吃這種苦。”

沈妙接過吉祥擰乾的濕帕子,擦了一把臉,才感覺到涼快一些。

聽到如意的吐槽,趕緊製止,“如意,快彆說了。這是我自己要求的,了癡大師雖然麵冷話少,但人真的很好,我們用的驅蚊,驅蟲香包,以及上次我傷寒都是他配的藥。”

如意看著自家小姐一臉認真的樣子,打抱不平的話嚥了下去,乖乖點頭答應,“小姐,我下次不說了。”

沈妙:“筐子下麵有我摘的野果子,給你們帶了幾個,你們嚐嚐。”

趁著天還冇黑,沈妙和兩個丫鬟把今天挖來的新鮮藥材洗乾淨送到了癡大師院裡,看著了癡大師將藥材炮製好才離開。

她接近了癡大師當然不是為了學醫,隻是為了有個正當的藉口,每天在後山轉悠,這樣以後哪怕是有人查起來,也不會有所懷疑。

——

四月,滿山桃花盛開的季節。

沈妙看著心生歡喜,一時走遠了,聽到交談聲才清醒過來。

桃花林裡盛開的桃花樹下,一青一黑兩人正在交談,她卻突然闖了進來。

“世子爺,剛剛得到訊息未來世子妃沈姑娘今日也來了靜空寺,要不要手下將人攔住?”

“不用,我從另外一邊下山,你去通知車伕。”

“是。”

沈妙窩在草叢裡一動不動,聽著交談聲結束,心裡祈求趙璟趕緊離開,不要發現她。

該死的,好巧不巧,她今天居然遇到了宗親王世子趙璟。

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東麵的山穀下采藥,從不來西邊的桃花林。

一時怕遇到熟人,被嫡母知曉。二當然是想救貴人,原劇情裡趙璟就是在東邊救下的皇上。

今日居然不知不覺走到西邊的桃花林。

噠噠噠的腳步聲,像是踩在她的心上一般,讓她緊張的閉住呼吸。

腳步聲慢慢靠近,最後停在她麵前。

沈妙抬頭,微紅的眼眸怯生生的看向來人。

其實沈妙靠近時,趙璟就發現了,他以為是提前打聽到他行蹤的貴女,為了製造偶遇,特意跟蹤來的。

冇想到居然不是。

小姑娘蹲在草叢裡,小小的一團,頭上戴著明顯不合適的草帽,將整張臉遮蓋的嚴嚴實實。

身上的衣服洗的發白,臉上帶著驚嚇,眼眶微紅,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你還好嗎?”

質問的話,到了嘴邊變成關心的語氣。

沈妙著急解釋,“我,我不是故意偷聽你們講話,我不知道這邊有人,我隻是采藥時被漂亮的桃花迷了眼,不知不覺打擾到了你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放我離開?”

趙璟這纔看到筐子裡的草藥,以及小小的鋤頭,彷彿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

小姑娘因為緊張,臉色蒼白,雙手緊緊攥著衣角,眼眶凝聚了一層水氣,好像隻要他搖頭下一秒對方就會哭出來的樣子。

趙璟感覺到他的心跳突然加速,彷彿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撥動著,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湧上心頭。

他不懂這是什麼?

但他心裡清楚這是因為眼前的姑娘,他纔有了這樣的感覺。

“嗯!不怪你,你先起來。”

沈妙抿了抿唇,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抬頭看了趙璟一眼,又飛快的低下頭,小聲說道,“我,我腳麻了,起不來。”

她蹲的時間太長,腳麻了,冇法起來。

趙璟拳頭低在嘴邊,輕咳一聲,控製著不讓自己笑出聲。

他也不想笑,可姑娘因為腳麻要哭不哭的樣子,讓他差點冇忍住。

“那你扶著我的手慢慢站起來,讓腳活動活動。”

聽著他那儘量抑製的笑意,沈妙紅著眼眶瞪了他一眼,她都這樣可憐了,他還笑?

扶著趙璟的胳膊微微站起來,單腳站立,身子有些不穩,搖搖欲墜。

趙璟本想扶沈妙去一旁涼亭裡,坐著歇一會,可不遠處傳來匆匆腳步聲,讓他改變了主意。

“有人來了,我先帶姑娘離開這裡,可好?”

沈妙驚恐的看向桃花林那頭,猶豫片刻,輕輕點點頭。

她不能讓人看見她出現在這裡。

“得罪了。”

得到沈妙的同意,趙璟長臂摟住沈妙細腰,一手拎起地上的筐子,腳尖點地,使用輕功離開了桃花林。

沈妙第一次感覺到的“飛”,有些害怕,還有些興奮。

害怕的緊緊攥住趙璟胸前的衣服不撒手,就怕下一刻會掉下去。

又興奮的看向匆匆掠過的風景。

離開桃花林,趙璟將沈妙安全放下,等她站穩,紳士的退後幾步,大掌背在身後,細細摩擦,感受著那盈盈一握細腰的溫度。

見沈妙眼裡的意猶未儘,輕笑出聲,“喜歡?”

沈妙腦袋如搗蒜,眼裡的喜歡不言而喻。

草帽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毛絨絨的腦袋,一點一點的,看的趙璟手癢癢,恨不得上手揉兩下。

可他們這才第一次見麵,不可嚇到她。

“今天時候不早了,下次有機會,我再帶姑娘體驗。”

沈妙紅了臉頰,慌亂的擺擺手,“不,不,不用麻煩了。”

趙璟轉移了話題,“你是附近那個村子的?”

沈妙隨手一指,她哪裡知道她是哪個村子的。

趙璟順著沈妙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張王村,姑娘上山采藥,是家裡有病人嗎?”

沈妙低頭不語。

撒個謊需要一百個來圓,所以她還是沉默吧!

這副樣子落在趙璟眼裡,就是沈妙家裡有困難,不能言說。

摸了摸腰間,纔想起來早上出門前忘了帶荷包。

將另一側的玉佩取下來。

牽過沈妙柔軟的小手,放在上麵,“這是我從小隨身攜帶的玉佩,你要是遇到困難,拿著它去宗親王府找我,我叫趙璟。你叫什麼名字?”

張王村,張王村,那肯定有姓張的。“我叫張淼。”

沈妙認出來玉佩是趙璟身份的象征,想把手抽回來,可無果。

“我不要。”

可趙璟根本不給她拒絕的機會,留下一句話,匆匆離開,“乖!拿著,等我來接你。”

“唉!你回來,我不要啊!”

回答她的是一陣鳥鳴聲。

沈妙呆呆看著手中的玉佩,風中淩亂。

她是誰?

她在乾什麼?

趙璟這副樣子,顯然是對她有情,將她當成囊中之物,這纔將代表身份的玉佩給了她。

她是萬萬不能進宗親王府的。

沈妙想把玉佩扔了,想了想又收了回來,扔進儲存櫃裡。

-,“是有關沈妙的事,你不聽肯定會後悔。”陸辭腳下微停,冷漠的開口,“我不想聽,更不想從你嘴裡知道。”李蓮嫉妒的要死,指甲深深嵌入肉裡,彷彿感覺不到疼一般。憑什麼沈妙一個農村姑娘,卻成績優異,獲得大家的喜愛,更是老師天天掛在嘴邊的好學生。有寵她愛她的家人,對她一心一意的丈夫,還有對她戀戀不忘的青梅竹馬?而她從小就生活在地獄裡,看人臉色行事,餓肚子是家常便飯,動不動就被拳腳相加,打的鼻青臉腫。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