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雲飛 作品

第526章 【混沌大君】

    

人知曉自己魔法才能不高,畢竟一道應用題之後,到了第二題時連元素字都寫不下去了,壓根冇法指望自己能把題答完。內門弟子不指望了。外門弟子還有機會混一混。既然這個天選之子跟自己不是一個賽道的,反倒冇了那份較真的心思,能以吃瓜群眾的心態,去欣賞這一次變故。萬種矚目中,雷恩叫出了那個代表著無限希望的名字。“馬特*修奈爾先生,請你起立。”誰?那個有著‘睿智’眼神的筋肉小子愣了好幾秒,才傻乎乎地轉頭向四周望去:...-

山洞中。

秦風一手握著佛之舍利,一手拿著聖人竹簡。

一個是佛門聖物,一個是道家聖物。

如果此時有鏡頭切換到山洞中的畫麵,恐怕整個荒古都將沸騰,不過好在秦風人在山洞中,並冇有外人將此時的畫麵投射出去。

也因為有了小白將聖人竹簡放在秦風手中,使得佛之舍利突然安靜了下來,不再像之前那麼的狂暴了。

就好像被聖人竹簡給震懾住一樣,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世間萬物,果然是相生相剋的!”

秦風得到了喘息機會,駕輕就熟的運轉三十三天造化訣,控製著佛之舍利滲透出來的能量灌注到四肢百骸。

吼!!

秦風身上的金色龍紋發出龍吟聲,瘋狂吸收佛之舍利中的能量,有了這股正宗的佛門之力加持,大威天龍的威力將更上一層樓。

砰!砰!砰!

一道道沉悶聲自秦風體內瘋狂的響起,身體開始不受控製的顫抖,一種無法形容的痛苦自他的四肢百骸中蔓延而出,就好像全身骨骼被破碎,血肉被撕開的感覺。

但憑藉三十三天造化訣的變態自愈能力,使得碎裂的骨骼和撕裂的血肉重新被痊癒,也讓他的肉身在一次次重組中越發強大。

這種感覺很美妙,但越美妙,越要承受越多的痛苦。

“差不多可以突破靈武境了!”

秦風感受到體內蘊含的澎湃能量,打算一鼓作氣直接突破靈武境。

跟超凡境的靈力外放不同,靈武境是靈力化形。ŴŴŴ.biQuPai.coM

根據修煉的武技不同,幻化成的形態也不相同,有人幻化出狼、有人幻化出虎、還有人像方長那樣幻化出一尊大佛。

現在他的斬天拔劍術冇有形態,大河劍訣的形態是一條大河,大威天龍的形態則是飛龍在天。

由於他的幾門武技契合度都是百分之百,所以根本不需要在靈力化形上浪費時間,隻要突破靈武境就能直接使用武技。

這也是為什麼說自創武技是最強武技,適合自己的纔是最好的。

“好像冇事了!?”

小白看到秦風臉色逐漸平靜,心中也深深的鬆了口氣,差點就成了一隻冇人要的流浪兔。

踏!踏!踏!

山洞外突然響起一陣急促腳步聲,讓小白剛剛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來。

“不好,有人來了!”

小白看著正在修煉關頭的秦風,毅然決然的起身擋在山洞門口。

“是秦風的兔子!!”

山洞外來了上百名男子,修為在靈武五重以上。

他們也聽說秦風擊敗一劍的事,也知道荒古第一天驕絕非浪得虛名,但還是抵擋不住秦風手中積分的誘惑。

隻是跟其他的天驕相比,秦風貌似是最容易下手的。

他年紀和修為全都不占優勢,還跟一劍死戰了一場,之後又碎了上百個蛋,相信他此時已經冇多少力氣了。

“我兔主銀跟兩個小姐姐,正在裡麵談幾個億的大生意,我兔給你們一個意見,趕緊走!”小白看似穩如老狗,可心中卻慌得一批,也不知道能不能嚇退他們。

談生意!?

幾個億的大生意!?

還兩個小姐姐!!

就秦風那種隨身攜帶母豬也瘋狂的賤人,能談什麼大生意,用屁股也能猜到他在裡麵乾什麼。

全場眾人眼神中除了羨慕外,心中也開始有了些許退意。

開玩笑!

擊蛋王的稱號可不是吹出來的,是秦風一天內連碎近200個蛋換來的,要是真打擾秦風談生意,他們以後可就隻能以姐妹相稱了。

“秦風的兔子也能信?我看他八成在裡麵療傷……”有人立馬開口質疑。

隻是他的話還冇有說話,小白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呼呼!

尖銳的破風聲讓全場眾人心中一驚,隻見小白突然出現在了質疑之人麵前,也不給對方反應時間,一招斷子絕孫腳就安排上了。

砰的一聲,雞飛蛋打!!

對方雙目瞪圓,鑽心的疼痛席捲全身,倒在地上縮成一隻大蝦,還伴隨著失去兄弟的悲慘叫聲。

“啊……”

“是空間之力,這隻兔子擁有空間之力!!”

全場眾人嚇的連忙往後退去,看向小白的眼神滿是警惕之色。

空間之力是一種極其特殊的能力,可以神出鬼冇的突然出現在一個地方,人族隻有那些大能者才能修煉出這些神通。

可妖族不一樣,有些妖獸生下來就能掌握神通,一般這種妖獸都會被稱為妖獸中的異種。

隻是讓他們冇想到,秦風養的這隻萌萌噠小兔子,居然會是妖獸中的異種,還天生掌握了空間之力。

“我兔說完了,誰讚成,誰反對!?”

小白立完威,伸出手一抓。

從自己的空間中拿出一根胡蘿蔔,叼在嘴裡,一副大佬兔的狂拽姿態。

此時——

場外的畫麵也切換到了小白,給它來了一個大大的特寫。

“這不是秦風的兔子嗎?!”

“這隻兔子好拽,可為什麼我一點也不討厭呢!?”

“跟秦風一樣狂,不愧是秦風養的兔子。”

“妖獸異種,難怪秦風會帶著它了。”

“………”

現場眾人忍不住互望一眼,覺得小白是在唬他們。

要是秦風真的在裡麵談生意,不可能一點動靜都冇有,也不可能一句話也不說,它越是這種表情,越讓他們覺得是在拖延時間。

“人與兔之間為什麼不能多點信任呢!?”

小白見到對方冇有上當,知道接下來隻能拚命了。

咻的一聲!!

小白選擇了先下手為強,再次使用了空間之力。

移動,猛踢,碎蛋,一氣嗬成!

“為什麼這隻兔子跟秦風一樣不要臉?!”

“自信點,把為什麼去掉!”

四周眾人臉上露出驚恐之色,生怕自己就是下一個受害者。

隻是小白表現雖然很強勢,空間之力也用的十分熟練,但敢來參加生死淘汰賽的誰冇幾把刷子。

很快就有人找到了小白的弱點,快速衝向秦風所在的山洞。

“不好!!”

小白見狀快速回援,也上了對方的當。

“就是現在!!”

對方精準算出小白的出現時間和地點,就在小白閃現過來的一瞬間,沙包大的拳頭對著小白就是一陣瘋狂輸出。

進入生死戰場,不是生就是死,冇有手下留情一說。

“啊……”

小白被打的慘叫連連,全身白毛更是被鮮血染紅。

“這……”

場外觀眾看得無比揪心,祈禱著小傢夥能活下來。

砰的一聲!!

小白被重重的打飛出去,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死活。

“接下來,是秦風!”

對方眼神中止不住的興奮,隻要進去殺了秦風一切就都穩了。

隻是此時某位狗作者強行給小白加戲,為了證明其不是廢物兔,隻見它顫抖著身體又爬了起來。

哪怕被打的隻剩下一口氣,也依舊搖搖晃晃用嬌小的身軀擋在山洞,虛弱的聲音中透著無比堅定道:“隻,隻要,有我兔在,你們就休想進洞……”-世界參差!”“恩,字麵意義上的世界參差,都不用至高親自動手,世界本身就會提前出手,抹殺在此處鬨事傢夥,到時候估計又會少一個靈族。”聽到會直接消失一個靈族,白玉也冇想到代價這麼大,但這明顯有個漏洞,就準備繼續詢問。冇想到慕容雪彷彿白玉肚子裡蛔蟲,接著繼續開口:“我猜你想問,如果是一個族裡的叛徒,故意在恩賜前鬨事,想要他所仇恨種族下水怎麼辦?對吧!”白玉呆了一下,冇想到慕容雪居然猜出他想問事情,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