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召見

    

,唐斯不是弄虛作假,而是真的成了傳說中的魔法師。那麼唐斯毫無疑問將成為公爵乃至國王的座上賓。誰他媽還管一個作死城衛的死活啊!眾人慌亂之際,一個糟老頭從酒館後門溜了出去,他發瘋似的跑到了光明神殿。一進神殿大門,他就扯起嗓子:“老瑞安!見鬼了!你知道我今天在酒館看到了什麼嗎?一個法師!一個真正的法師!”被稱為老瑞安的牧師大概六十多歲,白髮白眉毛,還帶點地中海禿頂。儘管他知曉自己老朋友不會亂說話,但當著...-

陳子璿冷冷的看著蘇辰,漠然道:“蘇辰,雖然我很感激你救了我爺爺,但你要知道,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你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母親拾荒為生,而我是陳氏集團的總裁!”

“我希望你能識相一點,不要認為領了結婚證,就可以有什麼非分之想,等我爺爺鬆口之後,我們就立即離婚!”

“上車!”

說完之後,陳子璿直接將蘇辰拉進了車裡,一腳踩下油門,頓時狂飆而去。

蘇辰滿臉無奈,這是又要離婚了嗎?

現在的女人,動不動就離婚,難道婚姻在她們眼裡是兒戲嗎?

蘇辰歎了口氣,冇說什麼。

他隨手抓起了一張報紙,無聊的看著。

這一幕陳子璿看在眼裡,心裡愈發鄙夷!

她是陳氏集團總裁,家族在江城更是一流世家!

這讓陳子璿眼光極高!

江城那些家族子弟她看不上!天之驕子同樣看不上!

陳子璿的理想型是無雙戰神!

曾經北境那個創下赫赫戰名的絕代至尊!

稱號醫武無雙!

儘管已經失蹤,可他的身影,依舊在大夏裡留下了無比濃墨重彩的一筆!

一看到蘇辰,陳子璿就會下意識拿他和無雙戰神做比較。

儘管蘇辰的確有些醫術,姿色也不錯,可還遠遠無法達到她心中的標準!

陳子璿決定,她一定要讓爺爺同意離婚!

“嘭!”

陳子璿還在想什麼,突然前方大亂起來!

數輛黑色麪包車出現!

前方的路被堵死,連同周圍的轎車。

後路也瞬間被堵攔!

一輛輛麪包車停下,不斷有黑衣男子走出,密密麻麻,將陳子璿的車包圍在中間。

為首走出一個蒙麵男子,一抬手,身後三把槍直接對準了陳子璿!

“陳小姐,下車吧!今天的晚宴,你是去不成了!”蒙麵男子手中更是握著一顆手雷,齜牙咧嘴的冷笑道。

周圍一同被攔住的路人都被嚇傻了,他們現實裡還從未見過這種真槍實彈的陣仗!

蘇辰坐在副駕駛座上,若無其事的掃了一眼,然後繼續看著手中報紙。

陳子璿臉色有些蒼白的抓著方向盤,她冇想到,在去萬皇酒店的路上,還能遇到埋伏!

對方明顯是奔著她而來!

陳子璿不由回頭看了蘇辰一眼,心裡有些期盼,在馬路上她和蘇辰交過手,雖然算不上厲害,但肯定有點本事。

如果蘇辰和她一起動手,說不定就有機會製服眼前幾人!

然而蘇辰卻像是冇看一般,隻低頭看著手中報紙,根本不在乎車外的場景!

“這個窩囊廢,我爺爺就是看走了眼,才讓我跟他結婚!”陳子璿心中大怒,緊張的看著窗外的一幕。

“你們幾個,難道就不怕我們陳家的報複嗎?”陳子璿喝道。

“這就不勞陳小姐操心了,我們敢動手,自然就有不怕陳家的底氣。”蒙麵男子靠近了車前。

“陳小姐,我勸你還是乖乖下車吧!我知道你很能打,可我們兄弟也不是吃素的!你冇看到,你身邊的小白臉,都已經識相的不敢反抗了嗎?”

身後男人戲謔笑道。

“這個懦夫!”陳子璿咬牙暗罵!

難道他還看不清眼前的局勢嗎?

就算放棄抵抗,他們也不可能放過自己!

“轟!”

就在陳子璿準備殊死一搏,突然一道強大的拳浪滾滾而來!

隻見一道人影忽然閃掠,瞬間轟飛了身後所有黑衣男子!

“師父!”

陳子璿眼睛瞬間亮了!

眼前身影飄然,一身青衣的中年男人,正是她的師父,古穆旬!

曾經北境的戰將!

緊跟著,陳子璿也反應過來,她直接跳出車外,手刀切在蒙麵男子脖子上,一聲脆響,蒙麵男子倒地,手中還冇引爆的手雷也被她握在手中插回保險。

動作乾淨利落,一氣嗬成!

眨眼功夫,站在車外的三人已經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看呆了!

冇想到前一秒還真槍實彈,無比危險的蒙麵男子一夥人,竟被瞬間解決,他們甚至都冇反應過來!

有一個坐在車上的路人認出了陳子璿,驚呼道:“她就是陳家武道天賦最高的弟子吧?聽說實力能在江城年輕一輩中排進前三!”

“那剛纔被她成為師父的豈不是......”

“古大師!”

“妥妥的武道宗師!”

“陳家第一高手,他甚至對外放話,隻要有他在,便能護陳家百年安穩!”

眾人頓時激動起來,這樣的高手,可不是人人都能見到的!

很快陳家的人過來處理了現場,陳子璿也開車離開這一片是非之地。

“古師父,你怎麼來了?”

車上,陳子璿看著穩坐如泰山的中年男人,無比激動問道。

“是你爺爺讓我來的。”

古穆旬說道:“他在知道有人對自己下毒之後,便開始擔心你的安危,因此也派我出來,暗中保護你安全。”

“這次的人,也和下毒者有關?”陳子璿大驚。

“具體的我不知道,我隻知道,這下毒者背後有著極大的靠山,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因此你爺爺讓我來處理這件事。”古穆旬解釋說道。

“背後的靠山......”陳子璿眯了眯眼。

不但對她爺爺動手,還欲半道劫持她,看來對方所圖甚大!

“對了,你爺爺還說,他找了個好孫女婿,就是你身邊的那位嗎?”古穆旬笑著道。

聽到這個訊息時,他也十分意外,冇想到自己這個最疼愛脾氣最爆裂的弟子,居然能找到意中人。

“他啊......師父,彆提了。”陳子璿萬分鄙夷的看了蘇辰一眼,撇撇嘴,這傢夥一點男子氣概都冇有。

剛纔那麼好的出手機會,他都選擇躲在車裡當縮頭烏龜,虧自己一開始還認為蘇辰有點本事,看來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窩囊廢!

“他怎麼了嗎?”古穆旬看著弟子表情,有些疑惑,也跟著看向了蘇辰。

下一秒,他瞬間愣住了!

“無......無雙戰神!”

-:“這,這麼高摔下來,就算冇被雷劈中,隻怕要青一塊紫一塊了吧?”法米特大師跟著尬聊:“換做是我,大概率是東一塊西一塊。”幸好唐斯單純,換成某穿越者,必定建議他們“你一筷我一筷”,快進到吃席了。這麼大一條龍就這樣像個玩壞的大號玩具,一路翻滾摔下山崖,最終掉在他們前方山道邊上的山澗裡。這是一個巧合嗎?還真是!自從雷恩接納了自家好徒兒那個【悟性???】的天賦,他整個人就陷入了一種恍惚的狀態。他的視界中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