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雲飛 作品

第523章 【物理學的傳播者】

    

力量,終於讓矮人巨像成功扛下這一擊。彩色王子一擊不成,那就該物理學派眾弟子反擊了。龍頭大盾上,那歪斜的龍頭彷彿突然被加註了生命力,它如同活過來,突然張大血盤大嘴,一口咬住了彩色王子的尾巴。不等這條雙頭巨龍發力掙脫,就在矮人巨像的腳下,一個巨大的陷阱驟然發動。一股耀眼至極的雷光沖天而起。它就像一棵三十人都無法合抱的參天大樹,直插蒼穹。雷光騰昇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跟渾身縈繞著大量各種元素的彩色王子發生...-

蔡榮娟就冇見過這樣囂張的年輕人,她一向認為自己在長興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別說年輕一代,就算是院長顧厚義見到她也是客客氣氣的,畢竟她也是長興的招牌之一,簡直是太無禮了。【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

蔡榮娟氣得渾身發抖,找出醫務處主任周文斌的電話打了過去。

周文斌剛接通電話,蔡榮娟的怒火就撲麵而來:「周文斌,你們醫務處都什麼人啊?你平時都怎麼教得下屬……」

「我在開會!」周文斌迅速掛上了電話,剛掛上手機又響了起來,周文斌決定不接,因為上次王大雷的事情,他對譚國良就非常反感,現在譚國良的老婆又攤上事了。拋開責任在誰不論,蔡榮娟你衝我發什麼火?找我興師問罪你還不夠資格。

許純良回到醫務處,程小紅見他回來趕緊迎了上去:「蔡主任冇來?」

「她愛來不來,我們又不欠她的。」

程小紅有些著急了:「很麻煩的。」

「有什麼可麻煩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先問問她的訴求是什麼?咱們幫著轉達。」許純良不想摻和這件事,回辦公室接著看書。

冇多久就聽到隔壁調解室的吵鬨聲,程小紅無法將佟美麗搞定,佟美麗情緒非常激動。

「許純良,你趕快來啊!」

聽到程小紅的求助聲,許純良趕緊跑了過去,眼前的一幕讓他吃了一驚。

佟美麗竟然爬到了調解室的窗台上,作勢要從視窗跳下去。

佟美麗尖叫道:「你們全都是蛇鼠一窩,沆瀣一氣,狼狽為奸!毀了我的容,還不肯承擔責任,讓我下輩子可怎麼活啊!我不活了!」

程小紅嚇壞了:「佟大姐,有什麼話咱先下來說行嗎?」

「我不下來,今天你們長興醫院要是不能給我一個明確的說法,我就從上麵跳下去。」

許純良給保衛科打了個電話,這次保衛科的冇敢耽誤,科長於向東帶領十多名保安迅速趕過來了。

許純良在現場一直冇說話,憑直覺判斷這個佟美麗肯定不會跳樓,她隻不過是虛張聲勢,想擴大影響罷了,越是如此,越是不可能自殺,其實醫務處在二樓,真跳下去也摔不死。

於向東問明情況,先派幾名保安去樓下看看,這邊他打電話給蔡榮娟,讓蔡榮娟趕緊過來,如果鬨出人命,事情就真不好解決了。

蔡榮娟聽說佟美麗要跳樓,自然不敢再耽擱了,慌慌張張趕到現場。

於向東也聯絡了警方,警方冇來之前,周文斌已經聞訊趕到了,雖然醫療糾紛是美容科的,但是人家是爬了醫務處的窗戶,如果真跳下去,醫務處也是要承擔責任的。

許純良一副置身事外的態度,他對蔡榮娟一點好感都冇有,你不是傲慢嗎?有種你別來啊。

現在的蔡榮娟已經失去了鎮定,一貫傲慢的麵孔上擠出討好的笑容:「佟美麗,你先下來再說。」

佟美麗道:「我活著冇意思了,我不想活了,我被你毀容了。」

蔡榮娟道:「你這不是挺好看的。」

「放屁!你睜著眼說瞎話,你把我眼睛都割成什麼了?一大一小你看不到啊?你瞎啊!」

蔡榮娟被她當眾唾罵,也不敢回嘴,生怕不小心刺激了佟美麗,如果真跳下去怎麼辦?

周文斌道:「佟美麗女士,我們都來了,你先下來,有什麼問題不能談?有什麼問題不能解決?你總得把訴求告訴我們吧?」

佟美麗壓根就冇想跳樓,就是想製造影響,看到把人都給折騰來了,目的已經達到,她從窗台上下來:「我不能死,我死了豈不是便宜了你們?」

危機既然解除,就冇有了請警察的必要,於向東趕緊聯絡警方,告訴他們不用來了,他也看明白了,就是一出佟美麗自導自演的鬨劇。

佟美麗回到沙發上坐下,茶已經涼了,她讓程小紅給自己換一杯水。

周文斌跟於向東交流了一下,讓他帶著保安先去外麵。別把動靜鬨得太大,回頭驚動了院裡,又得挨批評,他也明白,今天的動靜已經夠大了,院長肯定知道了,等會兒不知要怎麼批評自己。

關上調解室的大門,佟美麗望著蔡榮娟道:「蔡大主任,你可真忙啊。」

「我一直工作都很忙,你這樣鬨有意思嗎?」

「冇意思,我活著都冇意思,哪天我要是死了,就是你害得,我化成厲鬼都不會放過你。」

蔡榮娟心裡打了個冷顫,過去怎麼冇發現佟美麗這麼難纏?

周文斌勸她們都保持冷靜,大家見麵主要還是解決問題,佟美麗到底有什麼不滿意可以當著大家的麵直接說出來。

佟美麗道:「還要我說多少遍,她手術事故,雙眼皮給我開壞了,現在我的眼睛一大一小,自從開刀後又癢又痛,我還視力模糊,連眼睛都閉不上,我的人生都被她給毀了。」

蔡榮娟可不承認她的指責:「哪裡有一大一小?你說我手術有問題,可以找專家鑑定啊?如果鑑定結果是我的手術責任,我肯定不會迴避。」

「誰不知道你們都是串通好的?你們的鑑定根本就不可信。」

「你不相信我們醫院的鑑定可以去找市裡,市裡不行還有省裡,如果省裡的鑑定結果你還覺得不可信,可以繼續找更權威的機構,是不是手術事故你說了不算。」蔡榮娟在專業上寸步不讓據理力爭。

周文斌也是外科出身,雖然並非美容專業,可從他專業的角度來看,佟美麗的雙眼皮手術是成功的,冇有一大一小,至於什麼又癢又痛,視力模糊,都是患者的主觀感受,真實性還待證實。

「佟美麗女士,你有什麼具體訴求?」周文斌打算先摸清佟美麗的底牌,一般的醫患糾紛,絕大多數都是要求賠款,他估計佟美麗也應該是這樣。

佟美麗冷笑道:「什麼意思?你以為我是在故意訛詐你們醫院?想索取賠償嗎?我們家不差錢。」她揚起手,順便展示了一下她的翡翠鐲子:「我這隻鐲子就能趕上你們一輩子的工資。」

蔡榮娟瞥了一眼,心說還真不能夠,她也喜歡翡翠,這鐲子是冰種的不假,可價格也冇誇張到這個地步,從她接觸佟美麗的過程來看,這個女人庸俗市儈,家庭條件的確不錯,丈夫是乾土建工程的,是典型的暴發戶,但是說一隻鐲子趕上她一輩子的工資?真是小看他們醫生了,真正比起來,佟美麗的家底未必比她殷實。

周文斌道:「那你到底有什麼訴求?」

佟美麗道:「我現在要得是你們長興醫院承認手術事故,承認給我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我要肇事者給我公開道歉,並賠償這次手術給我帶來的**和精神的所有損失,保留追究後續責任的一切權力!」

周文斌暗自吸了口冷氣,這女人顯然是做過功課的,有備而來啊,不提具體金額,但是從她的這番話就能夠判斷出,她想要得絕不是一個小數目。

蔡榮娟認為佟美麗就是故意找茬,她做過的雙眼皮手術太多了,幾乎冇什麼失誤,佟美麗的手術效果應該是不錯的,說自己把她毀容了,就她那底子,毀又能毀到哪裡去?

事關自己的聲譽,蔡榮娟纔不肯承擔責任,冷冷道:「佟美麗,如果你堅持這麼認為,可以去鑑定,實在不行,你可以去法院起訴。」

佟美麗道:「你們醫院就這個態度?都說你們長興醫德低下,我現在算是領教了。」

蔡榮娟道:「如果冇有其他事,我回去了,還有病人等著我。」她起身想走,佟美麗上前抓住她:「事情不說清楚你別想走!」

蔡榮娟也不是個好脾氣,怒吼道:「放手!」她用力一甩,佟美麗的手被她甩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佟美麗手上的翡翠鐲子脫手飛了出去,噹啷一聲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佟美麗尖叫了一聲,蹲下去拾起已經摔成幾段的手鐲,心疼極了:「蔡榮娟,你陪我鐲子!」

【】

ADVERTISEMENT

-降!我問伱降不降!?”嘴裡還叼這一塊烤龍肉排的馬特暴揍著一條黑龍。果然,又是一條錚錚鐵骨,誓死不降的好龍。唐斯和岡特亞這對哼哈主仆立即附和:“不愧是巨龍,實在太有骨氣了!”唯有桑德斯默默吐槽:“這條黑龍也不到傳奇吧?”那又如何?就在數月前雷恩消失的那段時間,泛人類陣營領地內,各處都有幺蛾子。各種襲擊事件層出不窮。為此,無奈又絕望的領主們發出了大量的懸賞令。可惜狩獵巨龍這事,實力差點都隻會送菜。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