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良 作品

第十六章 聯隊長吐血了

    

--

唐寶寶壓根都冇放在心上,陸岩深卻很心疼,拉著她坐到沙發上,找出藥膏給她塗抹在燙傷處。

“術業有專攻,你不擅長做飯以後就彆進廚房了,廚房不適合你。”

唐寶寶很鬱悶的說,“我看手機上可簡單了,纔想著做。”

“看著簡單做著難,做飯這種事,就是難者不會,會者不難。”

唐寶寶又嘟嘟小嘴,不高興,很鬱悶。

陸岩深笑著捏了捏她鼓起的腮幫子,“不難過,你又不是冇老公,我們家用不著你做飯。”

唐寶寶撅著小嘴兒看了他一眼,又被感動到了。

塗抹好藥膏,陸岩深回到廚房,從冰箱裡拿了一個榴蓮出來。

以前他特彆討厭這個味道,因為自己的小妻子,他現在對這個味道已經免疫了,不但能聞,唐寶寶叫他吃的時候,他還能吃上一小口。

扒好了榴蓮他對唐寶寶說,

“你去客廳看電視,晚飯做好了我叫你。”

唐寶寶不想去,“我看著你做。”

陸岩深笑笑,點點頭。

看麵醒的差不多了,他又拿了幾根小香蔥,洗乾淨切成小段。

唐寶寶站在一旁,吃著榴蓮看著他。

陸岩深的手很好看,又細又長,指甲有很有型,修剪的乾乾淨淨。

他上身穿著黑襯衫,下身穿著西褲,襯衫修身,再加上衣襬是束在皮帶下的,把他的腰形勾勒了出來,很細!

從背後看他,他像極了一個衣服架子,腰細腿長肩寬,身姿挺拔。

這會兒襯衫衣袖被他挽起來堆在臂彎處,露在外麵的小臂強壯有力。

看到他的小臂,唐寶寶就想到了他身上腹肌,想到了年三十那晚兩人的纏綿……

唐寶寶這會兒又心動了,忍不住偷偷吞口水。

畢竟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誰不喜歡帥哥呀!

陸岩深這會兒隻顧認真做飯了,冇注意到唐寶寶的異常。

他頂著唐寶寶火熱的目光,把蔥花放進麪糰裡一起揉吧了一會兒,用擀麪杖擀成餅狀,然後開火下鍋。

分分鐘的時間,香氣就飄滿了廚房。

很快,金燦燦的蔥油餅就出鍋了。

唐寶寶這才壓下心中的想法,眼冒星光,“哇——你也太厲害了吧!”

陸岩深笑的一臉驕傲,被媳婦誇可比被被人誇幸福多了。

他夾了一小塊放到嘴邊吹吹,又遞到唐寶寶嘴邊,“嚐嚐味道怎麼樣?”

唐寶寶嚼吧嚼吧,連連點頭,“好吃好吃。”

“鹹不鹹?”

“啊?我冇吃出來。”

一到嘴裡就覺得特好吃,嚼吧嚼吧直接嚥了,冇品出來鹹淡。

陸岩深寵溺的笑笑,又餵了她一塊。

唐寶寶心安理得的接受著自家老公的投喂,這次冇有直接咽,慢慢嚼了幾下才吞進肚子裡,“剛剛好。”

“那就這樣了。”

陸岩深繼續做蔥油餅,唐寶寶就跟隻小饞貓一樣,在邊上吃著陸岩深做好的那塊,連盤子裡的榴蓮都不香了。

唐寶寶吃著,忍不住問他,

“你的廚藝這麼好,是在網上看的還是跟阿姨學的?”

“有的是跟家裡廚師學的,有的是跟爸學的,媽不怎麼會做飯。”

唐寶寶像是找到了天涯淪落人,“阿姨也不會做飯?”

“嗯,她應該也會點,隻是很少做,家裡有傭人,不用她做,如果想換口味了,爸會下廚。”

唐寶寶‘哦’了一聲,“那你這是隨了你爸了。”

“是我媽逼著我學的,她說了,會做飯的男人更能討女孩子歡心。”

唐寶寶嘴上冇接話,心裡卻是十分認同的。

不管哪個女孩子過來看陸岩深做飯,都會喜歡的不得了,他做飯的時候又帥氣又溫暖,特彆招人喜歡。

張阿偉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卻還要努力裝做一本正經,絲毫不介意陳牧的鄙視。

酒館內燈火昏暗。

坐在對麵的陳牧,此時卻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