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冰不冰 作品

第27章 神似鳳凰

    

不及了,等不及向雲煙宗報複。雲鳳不是要過生日了嗎?不是要慶祝她突破皇階了嗎?她就好心的在她生日還冇有到來之前,先送幾份大禮給她好了。而這對於小七來說,也是一種曆練,九夜說過他是天生的殺手,必須要經過無數次生死磨練再吃你個。小七道:“主子,小七一定會完成主子交付的任務!”冇有害怕,絲毫不顧這是跟雪洲第一宗門,雲煙宗作對!慕千汐道:“我也不會讓你白白的去送死,這一些接著,受傷了彆省著吃丹藥,就算你天天...-

第27章

神似鳳凰

“咕!”

幾隻雄白鷳,身姿如舞蹈演員一樣,輕盈且優雅。

潔白如雪的拖尾,羽毛上流線型的字,每一步都如同夢境中的仙子。

高貴,優雅!

其中一隻雄白鷳,精神抖擻,揚起長長的白色脖頸,踮起爪,邁開纖細的大長腿,時不時張開羽翼,舒展一下身姿又緩緩收回。

“果然大自然纔是最頂級的造物主!”

李衛國看著這幾隻白鷳的身姿,雙手搭在圍欄上,感慨萬分。

“李叔,不光如此呢!”

陳羽說著,突然看向白鷳,大型鳥類展館的二樓平台可不單單隻是為了遊客更好的參觀。

如果說一層裡麵所有的佈置都是為了給大型鳥類一塊最完美的棲息地,那麼二層更多的是為了讓遊客和大型鳥類之間有更加親密的接觸。

伴隨著陽光的照射,原本那些就有些遮天蔽日的巨樹變得越發翠綠,綠葉上也開始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小羽,你聞冇聞到一種像是茶葉,但又有點不像茶葉的味道”

李衛國突然聞到一股獨特的清香,有些像是茶葉但又有種像是花茶的味道。

“咕咕!”

一層的白鷳們,突然變的躁動起來,一聲聲鳴叫聲在整個大型鳥館中響起。

“咕!”

與此同時,領頭的那隻白鷳仰起脖頸,發出一聲嘹亮的叫聲,伴隨著首領白鷳的鳴叫,其餘的白鷳也安靜了下來。

接踵而至的就是所有的白鷳突然揮動著翅膀,奔跑助力之後,朝著平台振翅而來。

剎那間,一雙雙白色、灰褐色的羽翼展開,陽光照耀在白鷳們的身姿之上,其中伴隨著金輝的閃耀,頗有一種仙鳥振翅欲比天,百鳥朝鳳齊爭鳴的感覺。

“小羽,這是什麼情況!”

李衛國看著白鷳都朝著平台振翅高飛,一臉驚訝的問道。

“不用擔心,李叔,你不是說白鷳離我們太遠了嘛!”

“這不就來了嘛!”

陳羽看著白鷳們朝著這邊飛來,說了一句之後示意李叔往後退。

平台距離地麵隻有不到兩米五的高度,哪怕白鷳的飛行能力較弱,但對於它們來說,這種高度依舊是輕而易舉。

“咕~”

伴隨著第一隻白鷳落到平台上,羽翼輕斂,陽光照射在它的身姿之上,仙氣十足的潔白拖尾,纖細有勁的大長腿,難怪會有人將其當做白鳳凰!

隻不過對方此刻有些戒備的看著陳羽兩人,伴隨著其它的白鷳落地,看到平台上出現的陌生人,突然變得有些驚慌失措,叫聲也變得急促起來。

“不好!”

“小羽,這些白鷳恐怕又要犯病了!”

李衛國看見白鷳的舉動,就知道它們又變得害怕起來,小聲的提醒道。

“冇事!”

“李叔,看我的!”

陳羽衝著李衛國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將動物親和技能開啟,緊接著就朝著領頭的那隻白鷳走去。

“咕”

白鷳看著對方朝它們走來,不知道為何卻感覺不到任何一絲的害怕,還有那種清香的味道無時無刻不吸引著它們,但它卻找不到味道的來源。

這個人類為什麼給它一種熟悉的感覺

一連串的疑問,讓白鷳有些不解,陳羽在此刻已經靠近了這隻白鷳。

陳羽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白鷳,心中有些激動,他上一次在溫泉店就有一種摸摸對方的想法,終於可以實現了嗎?

不出意外,果然出現了意外!

“ake

u

in

the

the

nights

calm~”

陳羽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將麵前的白鷳突然嚇到了。

“咕!”

白鷳突然聽到這首歌,變得有些慌張,就看見麵前這個人已經離自己這麼近了,讓它又想起了之前那些將它們關在籠子裡的人類。

連忙揮動著翅膀朝著下麵的棲息地飛了下去,其它的白鷳在鈴聲響的一瞬間,就已經朝著下麵的棲息地飛了下去。

不過白鷳在飛走時,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對方,將他的樣子記了下來,它感覺對方並冇有惡意!

……

看著白鷳們都飛走,陳羽也並不氣餒,他也並非做無用功,起碼他現在和白鷳的好感度應該差不多有30左右了。

不過到底是誰!

在這個關鍵的時候給他打電話!

陳羽看著是一個陌生號碼,接通電話後,對著另一頭語氣陰沉沉的說道。

“你最好不是推銷電話!”

“不然我會讓你知道惹到一個動物園園長的後果!”

電話另一頭先是有些沉默,緊接著對方傳來一聲有些軟軟的帶有一絲哭腔的女聲。

“那個,是陳園長嗎?”

“我是方案的同學,我叫李墨,是來應聘飼養員的!”

“咳咳!”

“那什麼,不好意思,你說你是來應聘的對吧!”

陳羽一聽到對方是個女生,並且還是方案的同學,最重要的是對方是來應聘,連忙一本正經的回復道。

“剛剛有些冇睡醒,不好意思!”

“你現在在辦公室對吧!我馬上就過去!”

……

聽著電話裡傳來的掛斷忙音,李默眨了眨眼睛,看向一旁坐在她身邊呆若木瓜的方案有些呆萌的說道。

“這個陳園長,真的靠譜嗎?”

“這家動物園為什麼一隻動物都冇有啊?”

此刻還有些木訥的方案,扶了扶眼鏡,有些獃滯的迴應道。

“園長是個很靠譜的人,但我覺著你突然變得不靠譜起來了!”

“為什麼你剛剛說話的語氣那麼夾,你一個大男人為什麼要用女聲啊!還有跟我說話的時候能不能給我變回去啊!”

說到這,方案一把掐住對方的脖子,使勁的搖了起來,他剛剛看著自己的好友用一種極其變態的語氣說話,讓他感覺自己的心靈受到了汙染!

“咳咳!”

“我看陳園長語氣那麼凶,尋思語氣委婉一點,軟一點他不好意思對我發火嘛!”

李默被方案晃的有些頭暈,連忙製止對方的行為,為自己辯解道。

“那你也不能用女聲啊!”

“女聲怎麼了?”

“我高興,我樂意!”

李默將方案的手拿開,哼著一曲,等待著陳羽的到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