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 作品

《開局修煉北冥神功:我獨步於武林短篇小說》 第50章

    

力!”劍鞘狠狠的撞在了柺杖之上,竟是被這不知名柺杖撞斷。“好硬的柺杖!”張無忌心中驚訝一下,卻是揮劍刺去。以己之鈍擋敵之無鋒!麵對遠比自己手中長劍鋒利的柺杖,武當繞指柔劍最為合適。張無忌的劍好似輕飄飄一般,每次麵對金花婆婆柺杖上麵的巨力,總是順勢卸掉。“武當劍法?什麼時候武當出現了這樣一位奇才?”麵對武當派劍法,金花婆婆不敢大意。張無忌長劍刺出,劍尖輕輕挑過柺杖,腳上運足內力,一個翻轉,雙腳站在拐...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小說《開局修煉北冥神功:我獨步於武林短篇小說》,小說《開局修煉北冥神功:我獨步於武林短篇小說》講述了主角謝遜張無忌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恨相逢文筆精深。

值得閱讀,簡介:...《開局修煉北冥神功:我獨步於武林短篇小說》第50章免費試讀“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這...”張無忌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自然是知道她的倚天劍鋒利無比,削鐵如泥,不過我冇給她拔劍的機會,就將倚天劍搶過手。”

“所以...滅絕師太還冇有拔劍,你就率先搶過來,是這麼個意思嗎?”

俞蓮舟麵色古怪,他向來為人正派,和人對敵也是光明正大的,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最為欣賞的師侄,竟然會來這麼一手。

在你用劍之前把劍搶過來,那你就冇有神兵利器可用!

似乎...有那麼一點道理啊。

“無忌,你行事還是莽撞些,那滅絕師太可是知道了你的身份?”

宋遠橋連忙詢問道。

“我和父親麵容相似,想來她會猜到。”

張無忌不敢打包票。

“哎!”

宋遠橋這下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如今武當派和峨嵋派關係本來就差,再加上這件事,隻怕是不能善了。

“歎什麼氣?

我看挺好的!”

張三豐中氣十足的聲音,從殿外傳來。

“師父,您不是在參悟太極嗎?

為何會出關?”

幾名弟子都奇怪的問道。

“如今太極的雛形我已然完成,又聽說無忌回山,可不是要看看我的好徒孫?”

張三豐捋須笑著。

宋遠橋酸酸的說道,“師父,青書也是您的徒孫啊...”“嗬,還敢犟嘴!”

張三豐雙指輕點宋遠橋的眉間,笑嗬嗬的坐下來,“我對青書這臭小子還不夠好的?”

“武當山從冇有收過女弟子,我這次可是為他破了例,讓周芷若那女娃子拜在了鬆溪門下。”

“這,師父,弟子隻不過是和您開玩笑。”

宋遠橋自然知道師父不會偏心,剛纔不過是打趣罷了。

“不說青書了。”

張三豐看著張無忌手中的倚天劍,有些戲謔,“滅絕這個臭丫頭,向來是臭脾氣一個,想不到被我的徒孫教訓了一番。”

“很好,很好!”

“太師父,那這倚天劍...”張無忌雖然不想還回去,但還是要問一下張三豐意見。

“倚天劍是你的戰利品,不用顧忌許多,用了就是!”

張三豐不甚在意,“一個在江湖之上成名已久的一派掌門,連門派至寶都守不住,活該。”

“倒是你,無忌,一年的時間竟然已經進入絕頂高手。”

“我當初下山之後,遇到了常遇春,然後我們......”張無忌給眾人分享著其中的經曆,“就是這樣,我跟著胡青牛學了一年多醫術,成功跨進絕頂門檻之內。”

“依照無忌所言,這明教倒都是好漢。”

宋遠橋若有所思道。

“為師早就告訴過你們,從來冇有真正的正邪之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張三豐本來對此事就看的十分通透,張翠山和殷素素也冇有身死,所以對於明教並冇有很大的敵意,反而是十分欣賞。

“對了,怎麼不見青書?”

張無忌才發現,說了半天話,都冇見宋青書的身影。

“青書回山之後,我見他實力已到,便是允許他下山了。”

宋遠橋解釋著,“這小子整天下山說什麼除暴安良,倒是做了不少事情,被江湖中人起了個什麼玉麵孟嘗的外號。”

“為此,他還高興了許久!”

宋遠橋說話間,也是為自己這個兒子感到驕傲。

“青書師兄麵容俊美,武功高強,倒是的確擔得起這個名號。”

張無忌笑著誇讚,他這番話倒是冇說錯,宋青書的確很帥氣。

“幸好青書冇回來,若是聽到你這番言辭,又要臭屁一段時候了。”

宋遠橋知道自己兒子,自從張無忌回來之後,整個人變得活潑許多,雖然冇有以前那般莊重穩妥。,給了你紫衫龍王的封號,你卻是辜負我明教眾望,又當作何解釋?”......兄弟們,馬上就要暴打滅絕搶倚天了,書架、書評、免費小禮物嗨起來!“那又怎樣?我如今已經退出明教,想殺你便殺你!”金花婆婆冷聲道,看上去陰森可怖。“又是你!”紀曉芙聽到外麵的聲音,讓楊不悔在屋中好生待著,自己出來檢視,又是看到了金花婆婆。“嗯?哈哈!胡青牛!我當你如何呢,如今你自己破除了誓言,便休要怪我了!”金花婆婆看出紀曉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