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念念 作品

《: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 第3章

    

部隊附近的牛車。牛車顛簸緩慢,趕牛車的是位六十多歲的大爺,人看起來挺麵善,知道那邊有部隊猜想楊念念是隨軍的家屬,好心問道。“小姑娘,你是隨軍的家屬吧?咋也冇個人來這裡接你呀?”大爺說話帶著一股濃重的海城口音,好在也能聽懂他說的意思。“我丈夫比較忙,他說讓我搭車到部隊附近就行,他在那裡接我。”一個人出門在外,楊念念有點警惕之心,雖然看大爺挺麵善,她還是冇完全說實話。大爺倒是不疑有他,一路上給楊念念介...“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沒關係。”秦傲楠坐在裡麵後,楊念念才坐下來,過道上來來往往的人比較多,大多數都拿了很多東西,時不時就會碰到她的肩膀。...《開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第3章免費試讀,“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沒關係。”

秦傲楠坐在裡麵後,楊念念才坐下來,過道上來來往往的人比較多,大多數都拿了很多東西,時不時就會碰到她的肩膀。

秦傲楠見狀,主動提出和楊念念換位置,楊念念求之不得,坐在靠窗的位置不用被人碰撞,十分舒服,她望著窗外發呆,秦傲楠卻跟個活雷鋒似的,一會兒幫人家找位置,一會兒幫人放東西,力氣又大又熱心。

一直到火車啟動,他才坐下來,出了一身汗漬,衣服都濕了。

楊念念又開始琢磨,也不知道陸時深長什麼樣子,是不是跟他一樣熱心腸。

火車轟隆隆響著,車廂裡很熱還有一股難聞的氣味,楊念念想著這些蔥油餅可能要省下來了,這樣的環境下,她根本吃不下去東西。

早上起的有點早,火車發出的噪音像是催眠曲似的,楊念念很快得犯困,頭一直歪來歪去,迷迷糊糊中,找到個舒服的位置,便踏實睡了過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楊念念聽到有人叫她“縮腳”,還冇等她清醒過來呢,腳腕就被人踢了一下,她猛然驚醒,睜眼就見到一張額骨分明的下巴,她嚇了一跳,連忙坐直了身子。

瞧見秦傲楠肩頭濕了一小塊兒,楊念念尷尬的快扣出一個火車隧道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纔不小心睡著了。”

秦傲楠見她明豔的臉上滿是慌亂,心臟劇烈跳動了幾下,不自在的彆開視線,“冇、沒關係,衣服洗一下就好了。”

話一出口,他又覺得這話說的像是嫌棄人一樣,又趕緊補充,“我出的汗比這臟多了。”

怎麼又好像是在說人家口水臟?平時冇接觸過女性,秦傲楠發現自己越解釋越亂,他竟然比楊念念還不自在,索性閉上嘴巴不吭聲了,

楊念念也看出來了,秦傲楠並冇有生氣,不由鬆了口氣,剛想說點啥緩解尷尬,坐在對麵的女人便出了聲。

“這是火車上,公眾場合,你們就算是兩口子,也該注意點影響吧?”

楊念念這才發現,坐在對麵的換了人,之前是個男人,現在換成了女人,應該是剛纔男人下車,女人纔上來的,剛纔也是這個女人踢的她。

女人穿著碎花短袖灰褲子,一頭過耳短髮,濃眉大眼是這個年代老一輩喜歡的長相,就是皮膚有些黑,應該是常年在田裡乾活嗮黑的。

此時女人正一臉嫌棄的看著楊念念,跟誰欠她幾百萬似的。

是楊念念睡著了腳礙事在先,加上出遠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她冇跟女人嗆聲,隻是解釋了句。

“我跟他不是兩口子。”

秦傲楠也跟著點頭。

女人不依不饒的撇著嘴巴,上下商量著楊念念和秦傲楠,“不是兩口子你們那麼黏糊乾啥?”

楊念念解釋,“我隻是不小心睡著了,頭歪在了他肩膀上。”

女人撇撇嘴,翻了個白眼一副不相信的嘴臉,楊念念懶得跟她計較,肚子突然咕嚕嚕叫了起來,看到其他人都拿著饅頭在啃了,她看向秦傲楠詢問。

“幾點了?”

秦傲楠幫她放東西的時候,她注意到了,秦傲楠手上戴著手錶。

“十二點三十五分。”

難怪餓了,原來都到中午了,楊念念想去拿蔥油餅吃,猛然發現懷裡抱著的蔥油餅不見了,正打算彎腰去地上找呢,裝蔥油餅的袋子突然出現在眼前。

“你是在找這個嗎?剛纔看你睡著的時候東西差點掉了,我就接住了。”

“謝謝。”

楊念念眼睛一亮,趕緊接了過來,打開袋子蔥油餅的香味就飄了過來,對麵的女人都忍不住吞嚥了口唾沫,在這個物資匱乏的年代,吃能飽肚子就算不錯了,不逢年過節,誰家有這麼好的條件吃蔥油餅呀。

拿出一個蔥油餅咬了一口,楊念念忽然想到什麼,側頭看向秦傲楠,“你帶食物了嗎?”

秦傲楠略顯尷尬的搖頭,“冇有。”

楊念念拿出一個餅子遞給他,“嚐嚐,我媽烙的蔥油餅。”

這年代蔥油餅可是好東西,秦傲楠不好意思吃這麼貴重的東西,正想擺手拒絕,楊念念卻已經將餅子放在他手裡。

“彆客氣,天氣這麼熱,不吃也要捂壞掉了。”

餅子都在手裡了,秦傲楠也不好拒絕,隻得吃了起來,吃完餅子,他掏出了五毛錢給楊念念,就當是買她的,可是楊念念冇有要。

看到兩人一個送餅一個給錢的行為,在對麵女人眼裡就是在暗送秋波,曖昧不已,她一副看不慣的模樣翻了個白眼。

吃了餅子後,楊念念一直看著窗外,也冇再說話,秦傲楠不經意間瞧了眼她的側顏,直接看的失了神,發現自己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時,臉色頓時臊紅一片。

常年待在部隊,身邊都是大老爺們,很少碰到姑娘,像楊念念這種水靈的姑娘,真不多見。

他看的心臟怦怦直跳,很想詢問楊念念從哪裡下車,一個小姑娘要到哪裡去,不過平時冇跟女孩子接觸過,導致他不知道怎麼和姑孃家說話,直到火車進站,到了海城,他也冇好意思問出口。

這一彆,怕是這輩子都不會再見了吧!

楊念念也跟著熙熙攘攘的人群下了火車,因為冇提前和陸時深打招呼,所以陸時深冇來車站接她,從火車站出來,她打聽了好久,才總算是找到一輛去部隊附近的牛車。

牛車顛簸緩慢,趕牛車的是位六十多歲的大爺,人看起來挺麵善,知道那邊有部隊猜想楊念念是隨軍的家屬,好心問道。

“小姑娘,你是隨軍的家屬吧?咋也冇個人來這裡接你呀?”大爺說話帶著一股濃重的海城口音,好在也能聽懂他說的意思。

“我丈夫比較忙,他說讓我搭車到部隊附近就行,他在那裡接我。”

一個人出門在外,楊念念有點警惕之心,雖然看大爺挺麵善,她還是冇完全說實話。

大爺倒是不疑有他,。黃桂花抹著眼淚抽噎,“念念,是娘對不起你,娘知道你是個懂事聽話的好女兒,你再聽話一回好不好?隻要你踏踏實實的跟陸時深過日子,他肯定會好好對你的。”楊念念抿著唇冇吭聲,她隻覺得心都涼了。軍婚離不了,這話不是楊天柱嚇唬她,這是事實。也就是說,她跟那個素未謀麵的陸時深現在已經是夫妻了?對於21世紀的楊念念來說,這個訊息實在是太炸裂了。“念念,念念你彆嚇唬娘,你說句話呀。”見她不吭聲,黃桂花著急的搖著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