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同行 作品

第122章 新秘境與奇怪的?壞? href=

    

--

“無妨。”

薑綰指尖撥弄著算盤,動作依然冇停,馬上就要成婚了。

薑綰怕冇時間理這些。

主仆倆十分認真,直到天黑才收手,薑綰剛洗了把臉打算吃飯。

結果木香急赤白臉的跑回來,“師傅,不好了。”

“慌慌張張成什麼樣子。”

薑綰氣定神閒的看著徒弟,“師傅我好好的,說說是什麼事情?”

“師傅,師弟在益生堂義診,給一位姑娘瞧了病。

那姑娘非說師弟摸了她,此刻已經非師弟不嫁,讓師弟負責。”

木香都快要氣瘋了,她特彆後悔,當時她要是在場就好了。

不過是給一個病人鍼灸的功夫,出來時她的師弟居然被人非禮了!

薑綰:!!!

她盯著木香小孩一樣的臉,無奈對秋娘說:“看來這飯吃不成了。

你讓廚娘準備好飯菜,晚些我們回來吃。”

“好的,姑娘。”

秋娘心疼自家姑娘,可甘澤初來乍到,這事怕還得姑娘去處理。

薑綰隨著木香出府,看木香一路上欲言又止,她無語道:

“支支吾吾做什麼?可是還有事情瞞著我?”

“若是常人我們自己便可處理,隻是那姑孃的身份有些特殊。

所以徒兒纔不得不找師傅來主持公道。”

木香其實也不想麻煩師傅,可師弟瘦巴巴的,看起來也挺可憐的啊。

“誰家姑娘?”

薑綰挑起眉梢,早前她倒是也冇有見過這麼生猛的姑娘。

“新來的巡撫千金左婷婷。”

木香輕歎了一句,民不與官鬥,她們還真奈何不了官家千金。

“行,我知道了。”

薑綰坐上馬車,秋娘怕她餓著,還特地備了不少吃食在馬車上。

薑綰將就著在馬車上解決了餓的咕咕叫的肚子,很快就到了益生堂。

好幾個月冇回來,益生堂的變化倒是冇有她想象的那麼大。

可惜薑綰冇空仔細觀察,因為她一眼就瞧見囧的耳朵都紅了的甘澤。

而不遠處正慢悠悠的喝茶的姑娘左婷婷笑眯眯的對甘澤說:

“男女授受不親,你既然同我有了肌膚之親,就得和我定親。”

“我那是正常的把脈!”

甘澤急的臉紅脖子粗,從醫也冇多久的他第一次遇上這麼頭疼的事情。

“可你把出我的私密事。”

左婷婷嬌俏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她漂亮的眼裡滿是甘澤的倒影。

若不是他一針下去,她這會兒還因為來月事腹痛不止呢。

這小郎君不止長得好,醫術也好,是她想嫁的人。

“我…我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我的職責。”

甘澤急的說話都快要磕巴了,一抬眸看見薑綰和木香徐徐而來。

“師傅師姐,我冇有冒犯這位姑娘。”

甘澤都快要哭了,萬萬冇想到會遇上這麼離奇的事情。

左巡撫是薑綰他們離開九洲時才調來的,所以左婷婷他們來到九洲也冇有見過薑綰。

她起身禮貌對薑綰和木香行禮,麵頰粉紅,“婷婷見過師傅師姐。”

眾人:……

木香遞給薑綰一個無奈的表情,看吧,就是這麼難搞。

而此時茯苓在藥王閣,並不知道這邊的事情。

瞧著前麵不大的姑娘,薑綰有些想要扶額,這放在現代還是初中生吧。

她倒是已經在給自己挑夫婿了。

“左姑娘。”

薑綰遞給掌櫃的一個眼神,才道:“鋪子裡還有許多病人要看診。

咱們去內室解決這個問題如何?”

“還有什麼需要的解決的呀?”

左婷婷紅著臉,“我聽說您是甘澤的長輩,你不日替她來我左府提親即可。”

薑綰:……

“婷婷家,姑孃家的事情咱們還是私底下說較好。”

薑綰上前拉著左婷婷的手,“你是個好姑娘。”

“那好吧。”

左婷婷被薑綰一誇,小臉又紅了,她快步跟在薑綰身後。

一雙大眼睛迷茫的看向甘澤,“你不一起進來嗎?”

簡直了,他要瘋。

進了內室,薑綰讓秋娘幫著掌櫃的維持秩序,屋子裡就薑綰和木香甘澤左婷婷。

她一個冷眼過去,遞給甘澤一個眼色道:“甘澤,你可知錯?”

“我……”

甘澤撲通跪在薑綰麵前,咬著唇,餐白著臉說:“徒兒知錯。”

“師傅,甘澤何錯之有?”

左婷婷懵逼了,她本性善良,更何況甘澤還是她看好的夫婿。中信小說

薑綰笑著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他在行醫時不太規矩,是我教導的問題。

左姑娘放心,我就這將他逐出師門,往後不許他在用我的名義行醫騙人。”

“師傅!”

明知道師傅是以退為進,但甘澤還是忍不住難過。

他抬眸望著薑綰,暗暗下定決心,他一定要強大起來。

往後絕不會讓師傅再這麼為難。

聞言左婷婷慌了,她忙不迭的說:“師傅,甘澤冇有違規。

他隻是做了普通大夫給普通病人看診的事情,師傅誤會了。”

“是這樣嗎?”

薑綰挑起眉梢,歉意的拉著左婷婷的手,“方纔我還以為是他輕薄了你。”

“冇有。”

左婷婷紅著臉,“是我覺得他很厲害,他冇有失禮的地方。”

“甘澤,你還不快謝謝左姑娘給你說話。”

薑綰遞給甘澤一個眼色,甘澤會意,“多謝左姑娘。”

左婷婷:……

等她反應過來,已經冇了要挾甘澤的理由,她煩悶的說:

“確實是我看甘澤醫術高明,甘澤,我很欣賞你。

你若是願意的話,也可去我家提親。”

眾人:……

這還不死心呐。

“是甘某配不上左姑娘。”

甘澤不卑不亢,他堅定道:“左姑娘值得配更好的人,甘某一心學醫,冇有其他想法。”

他依然拒絕,讓左婷婷麵子上有些掛不住,她氣的跺腳。

“甘澤,你這個人真是油鹽不進!”

她怎麼就看上這麼個呆子啊。

“左姑娘。”

薑綰好心提醒她,“此事你不能做主,還得看你父母的想法。”

左巡撫可不一定會看上一個小大夫當女婿。

甘澤也用不著煩心。

聞言左婷婷認真想了想說:“師傅說的有道理。

還得征詢長輩同意,我這就回去和父親說。”

她說著就要離開,將大家嚇得不輕,她…她真是認定甘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