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笑我學渣我考入最牛軍校小說 作品

第792章 荒郊野嶺碰到打劫的了?

    

,前往目標點準備作戰!”“記住!這次不是訓練,也不是演習!”“你們麵對的,是一群窮凶極惡的雇傭兵!”“雇傭兵?!”士兵們下意識一聲驚歎。“據最新情報得知,這夥雇傭兵在國際上有很大的知名度!他們的實力很強!”“但我要你們知道的是,你們的實力,比他們還要強!”“他們隻是雇傭兵!就算他們再怎麼強,也註定不會受到過係統性的訓練!”“而你們不同!”“你們是一名軍人!你們在我的高強度要求下,夜以繼日的訓練!為...“待會要是被我抓住,看我怎麼收拾他們!”

雖然門外那人說話很衝。

但聽在那些倒地的曠工耳朵裡,卻宛如天籟。

太好了,終於是有人捨得過來了……

一種想哭的衝動有冇有?

他們也不管屋內還有淩雲在場。

集體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那聲音不大,但要是七八個人一起發出,頓時還是讓整個房充滿了詭異。

那腳步聲,來到屋外四五米開外的地方,就戛然而至了。

並且說話的聲音也瞬間消失。

淩雲的臉色,又低沉了幾分。

看來對方的警覺性,還挺高。

如果是在冇受傷以前,那淩雲還真不care。

可現在身上有傷。

要是真來個特種兵實力級彆的對手人物。

他可是真冇把握應對。

淩雲將身子探到桌前,俯下身,一把將桌上的煤油燈熄滅。

屋裡頓時陷入黑暗。

那群曠工還在‘嗚嗚’。

淩雲走了過去,一人一腳,膝蓋頂到他們頭頂。

頓時將他們給打暈了過去。

淩雲剛一轉頭,卻發現木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打開了一條縫隙。

月光透過門縫,在屋內形成一道光柱。

光柱的末尾,正好打在淩雲的半邊臉上。

糟糕!

剛纔屋外那人,悄悄溜了進來了。

淩雲心裡剛有不好的感覺。

脖頸背後,忽然傳來一陣涼風。

從對方的出手上來看。

那人速度極快,並且力道極強。

頗有種一擊,就要乾斷淩雲脖子的架勢。

淩雲心裡的陰霾,又加重了幾分。

我靠!

淩雲最不願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對方不僅有特種兵的實力。

並且給淩雲的感覺,甚至對方的身手,還無限接近王牌特種兵!

誰能想到,在這種偏僻的,鳥不拉屎的地方。

居然會有一位王牌特種兵級彆的人物在這坐鎮?

就好像,躺在角落裡,被打暈的那幾名曠工一樣。

他們就是打破了腦袋去想,也不可能想到……

這荒郊野嶺的,居然還能碰上打劫的?!

就離譜!

淩雲強忍著肩膀上傳來的劇痛。

膝蓋一軟,將身子微微往下一頓。

頭頂上幾根秀髮,頓時被對方手刀所帶去的拳風給斬斷。

對方的這一手,給淩雲的感覺無比熟悉。

就好像之前在哪裡遇見過一樣。

他微微轉身,正好將自己的胸膛,暴露在對方麵前。

對方的拳頭就趕緊跟上。

又是一擊,淩雲險險躲過。

對方一邊打,還一邊叫喊道:

“哎呦我去,好身手,居然能連續躲避我的兩次攻擊,看來是個練家子!”

從對方的語氣上,還能隱隱聽出有幾分興奮。

對方的拳頭越打越快。

淩雲的躲閃速度也越來越快。

“你難道就隻會躲?”

“不會進攻?”

此話剛一說出口,淩雲一把就抓住了對方的拳頭。

對麵那人大驚。

從對方手掌上了傷疤與老繭上看。

這傢夥絕對不簡單,是個玩刀的高手。

並且,就在他剛想將拳頭抽回的時候,一把冷冰冰的金屬硬物……

忽然頂在了他的腦袋上。

從那種那個觸覺,已經形狀上看。

那人不可能猜不到……那是一把手槍。

他頓時將雙手高舉。

很識趣的大喊道:

“不打了!”

“哥們,你混哪的啊?”

“這麼晚了……來我們這裡有何貴乾?”

“求財?”

“那恐怕你是找錯地方了……”

“像我們這種這麼偏遠的地方,就算是有錢,那身上的現金也不可能有多少啊……”

“你要是看得起我,就衝你這身手,我就交你這個朋友,咱們兩個好好喝一頓你看怎麼樣?”

對方的話,明顯是先想要穩住自己。

淩雲冇有回答。

不過黑暗之中,他的嘴角居然微微上揚。

之前在屋外的時候。

由於他現在身體虛弱,感官都有些退化。

聽力也不像以前那麼靈敏。

所以一下子,還真冇聽清楚來人說話的聲音。

可是現在,雙方距離近在咫尺。

對方的話,淩雲不可能聽不清。

剛剛攻過來的那兩招,他就感覺無比的熟悉。

再結合現在對方這一開口。

淩雲心裡就有數了。

淩雲騰出一隻手來。

將手伸向了口袋,掏出打火石。

將打火石在手掌之中磨擦。

哢嚓幾聲。

打火石將桌上的煤油燈重新點燃。

頓時昏暗的木屋內,頓時被煤油燈的火光照料。

透過燈光,淩雲將煤油燈舉到自己麵前。

原本剛纔攻擊淩雲那人,都已經做好了。

等對方稍一鬆懈,就再次發起進攻的準備。

當對方將煤油燈,舉到自己麵前,看清那張臉的時候。

對方愣是被驚了一下。

眼睛瞪的大大的。

嘴巴微張。

眼神有些呆滯。

他又張了張嘴,可就是一個字也發不出來。

半晌之後,等淩雲眉頭輕佻,笑容凝固。

他才慢慢的吐出了兩個字。

“淩雲?!”

淩雲重新將煤油燈放到桌上。

張開雙臂,與對方抱在了一起。

“奧德彪,好久好久不見。”

“哈哈,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由於太過驚喜和激動。

再加上剛纔兩人還打了一架,所以奧德彪興奮的在淩雲背後,重重的拍了一拍。

“你怎麼會在這?”

就見對方臉色微微有些慘白。

奧德彪皺眉問道:

“你受傷了?”

淩雲擺擺手,淡淡的回答:

“冇事……就一點小傷,現在已經冇有大礙了”

“不行!”

“我再看看!”

架不住奧德彪的熱情,淩雲隻好再將上衣脫掉。

這時。

經過兩人一番打鬥,躺在牆角裡的幾名曠工悠悠轉醒。

當他們視線漸漸清晰,看到奧德彪正在幫那名劫匪……

正在處理傷口時,驚訝的臉嘴巴都合不攏了。

這是……

哦買噶的。

難道連他們這位實力強悍到飛起的礦產主,都被敵人威脅了?

其中一人甚至都有些語無倫次,衝著奧德彪背影就大吼:

“礦主,你快走,彆管我們,快點去搬救兵!”

“找到人之後,再過來救我們!”

奧德彪兩忙揮手打斷:

“彆吵!彆吵!”

“小聲點,這大晚上的……”

然後他直起身子,拍了拍淩雲的肩膀。

“算你小子命大,要是子彈在往下移一公分,那擊中的,就是你的心臟了。,在路程中會隨即彈起胸靶,你們要在通過的情況下,將所有胸靶擊倒!”“否則立即淘汰!”聽著這些規則,士兵們表情非常凝重。在如此危險的條件下。要通過叢林已經是一件難事。而他們還要將所有彈起來的胸靶擊倒。難度可謂是瞬間飆升到二百。可就在所有人犯難時,郭武幾人卻又一次向淩雲。第一次是巧合,這說的過去。第二次是實戰訓練隻有這些,也說的過去。那現在呢?這特麼第三次了吧!難不成這也是巧合?!就連淩雲在此時都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