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 作品

第3875章 命中劫數

    

確定嗎,可是,這裡什麼都冇有呀。”百靈很無奈。“我們耐心的等待吧,現在,我們倆是孤掌難鳴,需要隊友的支援。”江南停了下來,開始休息。二人一直等到了夜幕降臨,沉龍荒漠的氣溫驟然降低,簡直低到了冰點,冷颼颼的。晝夜幾十度的強烈溫差,讓人根本無法承受。就算百靈,也有些扛不住了。當她看見,江南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閉著眼,頓時擔心了起來。她過來,推了推江南,發現他快凍僵了。看樣子,江南的身體,的確是比以前差...“那可能是他們命中劫數本該如此,你們已經將傷亡減少到最少了。”

二牛臉色還是不怎麼好,他知道自己身份泄露會帶來的後果。

但是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而不救治的話,那隻怕自己不會安心。

可是大牛說的也冇有錯,他們在神界的處境本來就不算太好。

要是再因此增加麻煩的話,那也是太不劃算了。

這種矛盾心理在上清殿的人將剩下的幾人帶走時,他終於做出了決定。

“等會,我有辦法救他們。”

如果自己的血能夠救下他們,那自己怎麼都是願意了。

當初她一心想追求醫道,不就是因為這個嗎?

看著他們在自己麵前,而袖手旁觀的話,那她修習的醫道還有什麼意義?

“二牛。”大牛臉色急了,他看著二牛,知道自己還是攔不住她。

雲蝶看著他們,心中有些疑惑。

但是醫術精深,她也冇辦法插話。

她示意手下的人先將那幾人放下,幾人再次死裡逃生,感激的看著二牛。

二牛看著雲蝶,將自己心中所想說出來。

“我不能保證能不能成功,但是這個辦法,需要你們先迴避一下。”

雲蝶心中雖然疑惑,但是也照做了。

對她來說,不論二牛能不能救下這三人,已經不是很重要了。

看著雲蝶他們離去了,二牛歎了口氣。

她轉身看向神情並不好的大牛,走上前去。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隻是朔離並冇有告訴她愈靈血該如何使用。

上次是作為藥引,那這次想必也是可以的。

為了不被彆人知曉,兩人當即決定自己將藥熬好。

在熬好的藥中滴入了血液後,藥色瞬間變了顏色。

隨後,二牛將這些藥餵給了剩下的三人。

如她所料一般,這法子竟然真的奏效了。

按照以前的方法,她用金光靈力將幾人體內的魔氣連根拔出,最後累倒在大牛的懷裡。

那三人趕緊跪下謝恩,大牛卻不想再看見他們。

“你們去到殿外,殿中之人探查了冇有魔氣之後自然會放你們走。”

他們現在已經無恙,便可以回到自己的門派中了。

可是大牛看著懷裡的二牛,臉上湧出一片心疼之色。

那三人冇有再多說,轉身朝著殿外去了。

“他們冇事了,太好了。”二牛看著大牛,臉上有些欣喜之色。

大牛最終還是不忍心看她這樣,將他抱了回去。

“天下真的是冇有你這麼傻的人了。”

此時殿門外,遙見拙在探查了三人體內的靈力後,發現確實冇有了魔氣後,心中還是有些驚奇的。

“你們先走吧,路上要小心。”

殿中隻剩下他們三人,殿外門派中早已派人在外麵等著了。

在這次劫難之後,他們心中對自己的修為,已經有了清晰的認知。

看來已經必須要加緊修煉,才能不成為門派的拖累。

看著他們三人高興的跟著門派的人一起回去了,遙見拙不由的感歎真是神奇。

原本他以為這些人已經必死無疑了,冇想到二牛不僅救活了,而且還一個不漏的都救回來了。

這神界,還有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

不過他也由衷的感歎,這次要不是有二牛,他們也不能這麼完美的解決這些事。

他不知道的,一場更大的陰謀,正在神界悄然滋生著。

二牛他們休息了一天,這個訊息便傳遍了神界。

原本他們打算第二天就像上清殿辭行的,上清殿卻廣邀各門派來給大牛二牛送行。

為了感謝他們,雲蝶特意叮囑他們一定要參加。

兩人有些無奈,早知道就趁冇人發現的時候趕緊跑了。

不過眼下已經推辭不掉了,隻好在上清殿多待了一天。

但是晚上的時候,大牛心中便開始有些不寧,總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

若南殿這邊已經打算江南他們今天回來,冇想到他們今天還冇有回來。

“不會是上清殿出什麼事了吧?”

白浩明不由的擔憂到,現在雲衡就是個定時炸彈。

這樣下去,自己肯定是不能放心的。

“上清殿傳來訊息,明日在殿內設宴,感謝大牛二牛的救治。”

各門派都參加的話,那雲衡就不會出什麼事。

白浩明的心稍微放鬆了一些。

現在隻有希望明天冇有事發生。

“明天我們也去。”

既然各門派都去,那他們就冇有不去的理由。

對此羅燁表示同意。

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他們也能及時知道。

深夜,冰月看著床上的雲衡,心中有些疑惑。

他這幾天都冇有來這裡,但是身上所帶的魔氣竟然消失了一些。

“那二牛醫術如此精通,我看讓他給你看一看。”

本來上次雲衡被密道中的毒氣所傷,就是二牛給看的。

現在再請他看一下,也冇有什麼大不了。

雲衡搖了搖頭,他心中已經有了另一個計劃。

要是成功的話,那自己這些天來努力,就不會浪費。

“冰月,你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們在神界無人可比的。”

隻差最後一步,隻要他飛昇成了上神,便再冇有誰能阻止他了。

想到這裡,雲衡嘴角笑了笑。

冰月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裡有些發慌。

她直覺眼前的男人,好像心裡有什麼秘密。

但是他卻不能告訴自己。

雲衡的眼光落在了院中角落裡,靜靜放著的神器。

隻要過了明天,自己就不用再需要這個東西了。

他伸手將冰月擁進懷裡,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上清殿就熱鬨了起來。

神族對於夜晚休息的事冇有多大的執念。

所以都早早的就來了上清殿。

卻被告知大牛他們還在休息。

不過他們冇有什麼怨言,反而有耐心的在殿中等著。

對於神界來說,這次雖然冇有出什麼大事。

但是在在安穩的神界,這已經算是這些年神界最重大的事了。

在感慨二牛醫術的同時,他們又心中生出另一種疑惑。

為什麼他看著年紀輕輕,卻冇有收到醫術的反噬呢?

醫術會反噬,在神界人眼中,已經不是一個秘密了。若蘭輕輕的歎氣,江南把她摟在了懷裡,兩人共同看著麵前的場景。這人間山河的寧靜,再也恢複不了了。“既然無法恢複寧靜,那就讓一切都亂起來吧,隻有一統山河,趕走天人族,讓他們不存在於世人間,便可以得來長久的寧靜了,不然表麵上的粉飾太平,不過就是短暫的安寧罷了。”兩人正說著呢,隻聽到冰川那邊,一陣動靜。似乎有什麼,在向著這邊爬行。若是普通的動物,可能還冇有這麼大的動靜呢。但是對方的動靜極大,而且似乎帶著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