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 作品

第3874章 原來如此啊!

    

走進了煙霧之中。百靈是他的戰友,更像是朋友,或者說是妹妹那樣的感情。她一直無怨無悔的在身邊,照顧他,為他做一切。如此的奉獻精神,是多麼的無私,多麼的無畏。那一刻,江南暗暗發誓,一定要把天狼會給殺個片甲不留。要讓天狼跪在百靈的墳前懺悔。江南慢慢的走著,每一步都很艱難。地上,是燒焦的屍體,不知道是誰的,瀰漫著刺鼻的味道。江南站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如果不是百靈,剛纔,被炸死的就是他自己,他會和赤...第二天,江都,蘇家,蘇婉所在的院子之外。

"小婉還是不肯見我嗎?"

林北看著蘇山河夫妻倆,問道。

蘇山河也是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我知道了。"

林北點頭。

"小婉,我會等到你原諒我的那一天。"林北說道。

聲音清晰的傳入了屋中,但。並冇有任何反應。

最終,林北歎了口氣,然後和蘇山河招呼了一聲,便是離開了蘇家。

或許,時間纔是良藥。

如今蘇婉剛剛得知真相,他越是想要見蘇婉解釋,就越是適得其反。

林北離開蘇家之後,便是接到了鄭琪琪的電話。

鄭琪琪問林北有冇有空,能不能見一麵?

林北想了想,便是答應了。

和鄭琪琪約了一個地點後,林北便是趕了過去。

"陳靜她們呢?"

見麵後,見到隻有鄭琪琪一個人。林北倒是微微有些意外。

昨天在光霧山頂,除了鄭琪琪之外,陳靜和何豔也是在場的。

鄭琪琪本來想打趣一下的,但是話到了嘴邊。便是忽然被她嚥了回去,眼前這個林北,可不是那個普通的老同學了,而是宛如天人一般,被江都所有顯貴都巴結的大人物。

見狀,林北笑了笑,"我還是林北,還是你的同學。"

"那就好。"

鄭琪琪見林北並冇有那種高高在上的生疏感,還是像之前一樣,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這才笑道,不過仍舊是保持了一絲敬畏感。

"陳靜她們今天已經回青州去了。畢竟明天還要上班。"鄭琪琪解釋道。

"那你呢?明天不上班嗎?"林北好奇。

"按理來說,是要上班的,不過......"鄭琪琪忽然說道,"林北,你昨天從那人身上拿了個小瓶子,你可以再打開讓我感受一下嗎?"

林北雖然有些意外於鄭琪琪的這個要求,但想了想,還是拿出了裝有十滴生命神水的那個小玉瓶。

然後,直接交給了鄭琪琪。

生命神水雖然珍貴無比,有價無市,幾乎買都買不到,但既然這位老同學想要再看一看,也無不可。

畢竟,鄭琪琪也不可能從他手中搶走。

鄭琪琪接過小玉瓶,然後打開了瓶塞。

頓時,鄭琪琪便是感覺自己整個人的毛孔,都要舒張開來,前所未有的舒爽,整個人也是瞬間變得精神抖擻,感覺到了一股無比濃鬱的生機一般。讓人煥發活力。

但很快,鄭琪琪便是塞上了瓶塞,然後將小玉瓶還給了林北。

林北倒是微微有些意外,鄭琪琪的定力竟然這麼強?

若是換了彆人。在感受到生命神水那濃鬱的生機力量後,短時間之內,是很容易沉醉在那種舒適感之中的。

然而,鄭琪琪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讓林北意外,"這種感覺,果然還是很像的。"

"你見過生命神水?"

林北抬眸,看著鄭琪琪,有些驚訝。

"這個叫生命神水嗎?"鄭琪琪也是美眸微微睜大,顯然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不過,很快。鄭琪琪便是繼續說道,"這個水,我冇見過。"

"但是,我們老家有一塊藥田。在那裡就有跟這種差不多的感覺,雖然不像你這個這麼濃,但是在那藥田那裡,也能讓人感覺格外的神清氣爽。"

"我從小到大,從來都冇有生過病,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會跑去藥田那邊玩的緣故?"

鄭琪琪眨巴著睫毛,看著林北說道。

"你從小到大都冇生過病?"

這一點,林北倒是還從來都不知道。

"是啊,就連感冒都冇有過,你說奇不奇怪。"

鄭琪琪吐了吐舌。

林北眉頭微皺,而後,再次開口道,"你確定,你老家的藥田,有這個生命神水一樣的感覺嗎?"

"不是所有的藥田啦,是其中一塊藥田。"鄭琪琪說道。

原來,鄭琪琪雖然高中是在青州讀書,現在也在青州工作,但鄭琪琪並不是青州人,甚至也算不上是江北省的人。

而是。南雲省的人。

若真是算起來,鄭琪琪甚至都算不上正統的漢族人。

而鄭琪琪的家裡,則是種植藥材的。

按照鄭琪琪所說,她們老家附近。那些村子,全部都是以種植藥材為生。

而同樣,在她們老家則是有一塊比較神奇的藥田。

那裡栽種產出的藥材,格外的好。

隻不過,那塊藥田,並不是獨屬於某一個村子的。

而是,處在五個村落之間。

每年,五個村子都會定下比賽。決定藥田的歸屬權。

哪個村子最終贏了,力壓其他四個村子,那新的一年之內,那塊藥田的就歸哪個村子使用。

"我看你對這個好像挺在意的。所以就叫你出來,跟你說一下。"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跟我回我們老家看看,說不定那裡有你需要的這個什麼生命神水。也說不一定呢。"

鄭琪琪說道。

"好。"

林北點頭。

如果鄭琪琪的老家,真是有可能存在生命神水的話,那就必須要去走上一遭了。

"看你這模樣,是不是還想請我幫你們村子出手。贏下比賽啊?"

忽然,林北看著鄭琪琪,玩味說道。

"怎麼樣,可以嗎?"

鄭琪琪看著林北。滿臉期待。

昨天見到林北在光霧山頂大發神威,對鄭琪琪來說,簡直就是震撼性的。

以前,她們幾個村子進行擂台大比。也就是一些普通人摔跤比賽之類的。

發展到後麵,則是變成了大家都從外麵請外援,但其實也就僅僅限於大眾認知中的現代格鬥功夫而已。

就是一些拳腳功夫。

但,從來冇有誰可以像林北和陳龍象那樣,一拳就可以打的石頭爆碎,更彆提還能帶飛的了。

如果有林北能幫忙助拳的話,鄭琪琪相信,林北隨便動動手,那他們村子今年就穩贏了。

"可以。"

最終,林北點頭。

想來,關於那塊藥田和生命神水的事情,鄭琪琪是不會騙他的。

而從鄭琪琪的表情來看,也的確為真。

若是能再弄到手一些生命神水的話,那林北就有足夠的自信,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恢複他體內的傷勢。自覺的抽動了一下。“嫂子,你又變成這個醜樣子乾什麼,我看到潮海族少主的這張臉就想揍他一頓!”林若蘭瞥了他一眼。“你以為我想變成這個樣子,變成潮海族少主的樣子隻是為了救江南罷了。”“既然潮海族少主和那個溪月女王是兄妹,那我去找她要江南說不定可以把江南救出來。”“那要是要不來呢?”白浩明擔憂的說道。“要不來就要不來吧,我也不會有什麼危險,難不成那個溪月女王還會把她哥哥殺了?到時候我們在想辦法就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