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 作品

第3873章 情字最傷人

    

的禮物。親手給林若蘭圍著,她有些拘謹。稍微有了一絲牴觸,可是,看著他眼中的柔情,忽然間不忍拒絕。樣式雖然不合適她,但是卻非常暖和。她現在需要暖和。“嗯,謝謝。”林若蘭下意識的吹氣哈著手,不曾想,江南又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雙手套遞給了她。“嗯?哪兒來的?”林若蘭疑惑,但是卻情不自禁的戴起來了。“剛剛等你的時候,順便在地攤上買的。”江南神情嚴肅,站的挺拔筆直。“……”林若蘭無語凝噎,絕美的臉龐上,閃過一絲...如今他們的事,神界已經有不少人知道了。

要是白浩明一直還是上仙境的話,那豈不是會被神界的人恥笑。

“我不管,你要想辦法飛昇神境,不然的話,我們的事,就不能讓神界知道。”

白浩明明白了,原來這丫頭想的是這個啊。

“行吧,我答應你就是了,但是境界一事又不是我能決定的。”

說不定機緣到了,今天便能飛昇了。

若是機緣不到,就是等個幾十上百年,也很正常。

但是不管怎麼說,白浩明對他們現在這個狀況,也是很滿意的。

“畢方上神有訊息了嗎?”

白浩明決定先探個底,雲衡之事已經不是他們能夠解決的了。

雲蝶很奇怪為什麼白浩明突然問道了這個。

她搖了搖頭,“一直冇有他的訊息。”

自上次馳猛之事後,他們就一直嘗試著聯絡畢方,但是一直都冇有反應。

這讓他們都有些疑惑,到瞭如今也是完全冇有訊息。

白浩明心裡瞭然,上次那些長老們都那麼篤定畢方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他們肯定是知道了什麼。

他心裡不禁有些不好的想法。

“雲蝶,如果,我是說如果萬一哪天你發現你兄長做了什麼事的話,你會怎麼樣?”

雲蝶越來越迷糊了,“做什麼事?”

難道他們知道了什麼?

或者說有不想讓她知道的事?

白浩明看著雲蝶,最後還是有些不忍。

他躺了下來,笑了笑。

“如果他一直不同意我們在一起,要將我趕出神界怎麼辦?”

雲蝶嗨了一聲,她還以為什麼事呢!

“你傻了嗎,這神界製度又不是他說了算,隻要你冇有做什麼有違神界製度的事,他怎麼可能將你趕出神界。

而且她剛剛都說了,雲衡管不住她。

“你聽好了,隻要是我答應和你在一起,那就誰也改變不了。”

自己已經說了很多次了,為什麼他就是聽不懂了。

她站起身來,轉身就要走。

卻不知道她剛纔說的話,對白浩明來說,已經是最美的情話了。

白浩明一把將她拉了下來,兩人的呼吸迎麵可聞。

雲蝶的臉瞬間就紅透了。

彆看她平時咋咋呼呼,關鍵時刻卻是一點都冇有經驗。

所以纔會白浩明拿捏的死死的。

白浩明看著雲蝶的眼睛,好像有很多話要說。

最終他還是什麼都冇說,隻是湊上前吻上了雲蝶的唇。

柔軟的觸感以一上來,雲蝶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她感覺自己就要踹不過氣的時候,白浩明終於放過了她。

看著白浩明一臉壞笑的表情,雲蝶又急又羞。

她一把推開白浩明,站起身來。

“好了,我要回上清殿了,殿中還有事要處理。”

冇有等白浩明回話,她轉身便走了。

看著她的背影,白浩明嘴角浮起一絲笑來。

但是想起現在的情況,他心中又有些糾結。

如果她知道了自己隱瞞了雲衡的事,心中會是什麼想法。

還冇等他歎口氣,隻聽得頭頂一聲聲音響起。

“哎,自古世間情字最是傷人啊。”

白浩明抬頭一看,羅燁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不遠處。

剛剛他和雲蝶的事,他都看見了。

白浩明冇有搭理他,順勢又躺了回去。

“你不是留在上清殿嗎,怎麼又出來了?”

羅燁又歎了口氣,江南他們一回房間就將門關上了。

可能是怕林若蘭休息不好,還在裡麵上了避聲咒。

自己要是進去打擾,那不是自找冇事嗎?

白浩明嘁了一聲,他在這裡,難道就是好事了嗎?

羅燁卻冇有和白浩明一般計較,他也在白浩明身邊坐下了。

“你這樣瞞著她,要是有一天雲衡出事了,她不會怪你嗎?”

可見剛纔的話已經被他聽到了。

白浩明很是無恥這種偷聽的做法,但是現在也不是計較的時候。

羅燁問到正點上了,他自己也一直在糾結著。

要是雲衡出事了,按照他們兄妹的感情,雲蝶肯定會很傷心。

但是白浩明卻覺得,這個事,不應該由他來說。

“做一步看一步吧,現在也冇有彆的辦法了。”

他看了看羅燁,覺得他也有些不對勁。

“你又怎麼了?”

羅燁眼底閃了閃,“冇事,隻是有些事想不通。”

白浩明瞬間來了興趣,原來元神境還有什麼想不通的。

這真是稀奇了。

他坐起身來,剛準備八卦一下,羅燁已經起身走了。

“他們估計要在這裡待上幾天,你是回去還是在這裡等你的心上人?”

白浩明覺得,羅燁長到這麼大,就是冇有被人揍過,否則怎麼會這麼欠揍呢?

他最終還是和羅燁一起回去了。

江南他們這裡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回去好好想想修煉之法。

他們剛回去不久就聽到一聲慘叫聲。

白浩明還冇反應過來啊,羅燁就已經衝了進去。

慘叫聲來自後院,等到白浩明趕到的時候才發現。

那叫聲來自山尋,此時他正被朔離擺成了一個大字型,身上的靈力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經脈中竄這。

靈力遊走在經脈中,帶來強勁的衝擊和痛楚,讓山尋發出一聲聲慘叫聲。

“朔離神醫,這樣真的冇有問題嗎?”

羅燁在一旁,臉色有些焦急。

朔離不緊不慢的喝了口水,放下杯子,手中靈力一現,點在了山尋的一個穴位上。

“要不是這小子今天來找我,我還冇發現他竟是難得一見的修煉之材,隻是不知道為何被人封了靈脈,才導致隻有這點微弱的靈力。”

朔離的語氣還帶著點興奮,他好久冇有碰到這樣的人了。

有了林若蘭的愈靈血,他再也不用擔心醫治人會帶來反噬了。

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了這個典型的例子,可不得讓他好好發揮發揮。

“放心,就憑他的修煉天賦,若是打通了靈脈,假以時日,冇準還能超過你。”

白浩明在一邊,懵逼的看著他們的對話。

他好像錯過了什麼精彩的東西。

這山尋不是隻普通的狐狸嗎,怎麼還會有這種情況。

難道是他們這次去神族,發生了什麼事,就算現在會長來了,我也不放在眼裡,彆以為就你有關係,你一個外地人,還想在這裡放肆,簡直活膩了,出去打聽打聽,我羅陽是什麼人物。”羅陽怒氣沖沖的吼著。江南穩如泰山,說道:“是嗎,我對羅家不感興趣,也不想知道什麼人物,我找你來,不是因為這件事,而是另外一件事。”“怎麼,你害怕了,想轉移話題,逃避,真是個慫貨。”羅陽麵帶嘲諷。江南麵露慍色,“既然如此,那就先解決了這件事吧,我等你的人過來。”羅陽得意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