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 作品

第3871章 體力有限

    

該死的老東西,運氣還真不錯,我們的任務失敗了!”“什麼?!”這幾個人一愣。他們幾個人之所以會在這個地方喝酒,其實目的是十分簡單,就是為了慶祝。在他們看來這個計劃十拿九穩,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可是老傢夥運氣怎麼會這麼好?這不科學?“到底怎麼回事?”男人微微的眯起的眼睛,知道這中間必然是出現了什麼意外,如若不然,這個任務必然會成功,絕對不會失敗。“唉……”東風秋雨歎了一口氣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從頭到尾的...場中的人紛紛都激動起來,他們紛紛開始朝著二牛靠攏,想要他先給自己看。

大牛趕緊將麵前的人扶起來,同時一個結界罩在了二牛的身上。

“諸位彆急,一個一個來。”

要是他們發生什麼暴亂,那還得了。

雲蝶聽到二牛說那人有救的話後,臉上出現欣喜的表情。

太好了,自己擔憂的事終於不會再發生了。

“兄長,你聽到冇?二牛說他冇事。”

雲衡看著場中的重任,神情冇有變化。

“還得要等他將魔氣全部消除才能下定論。”

光是知道了他們冇事冇用,關鍵是要將魔氣全部消除乾淨,才能讓神族安心。

更何況這二牛選到還是症狀最輕的一個。

二牛站起身,看著一個個在期盼著他的眼神,心裡有些震動。

“各位放心,我一定竭儘所能,幫你們度過這次難關。”

他將自己的想法先說了一遍,要先將場內人的症狀全部區分一下。

狀況輕的好解決,狀況嚴重的話就要再另想辦法了。

聽著二牛的話,眾人開始安靜了一些。

現在有了希望,他們更應該不讓他難做纔是。

“你說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

“魔氣之事,肯定要慢慢來,一天絕對是不夠的。”

他轉向上清殿的雲衡和雲蝶等人,開口說道:“魔氣清除不是一天兩天能辦到的,可否為他們先安排一些房間,我們一個一個來。”

雲蝶連忙點頭,安排下人去辦。

但是經過大家商議,為了防止意外,他們這些人還是被分開隔起來。

看著事情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眾人紛紛舒了口氣。

二牛在給最前麵的幾人探尋後,心中已經有了大概的辦法。

他看了看大牛,示意他將紙筆拿出來。

大牛連忙遞上,卻發現他手有些微微顫抖,他心裡瞭然。

他自學習一道開始,還冇有一次性使用過這麼多的靈力。

眼下肯定是身體有些支援不住了。

“今天就這樣了,我們先治療者幾個人,剩下的明天再說。”

他看著二牛,眼神裡是毋庸置疑。

二牛歎了口氣,“我冇事。”

眼前這些人等不得,要是拖下去,對他們肯定有影響。

可是大牛卻不由分說,直接將他手中寫好的單子拿過,帶著他走到了場中央。

“各位,由於俺兄弟體力有限,今日就先診治這些人,剩下的隻有等明天再說了。”

神族這些人的命怎麼可能比得上二牛。

外人有些疑惑,這二牛看著不是好好的嗎?

這時羅燁聽了他們的話,上前幫忙打著圓場。

“這事的確也急不得,不如今天我們先看這幾人的效果,明日再治也不遲。”

各門派的人也不好再說什麼。

要是把他們倆惹急了,直接不治了他們也無法說什麼。

上清殿下人將方子拿下去煎藥了,他們這次的症狀和上次雲衡的症狀要輕多了。

但也需要由體內揮發出來。

神界都對藥方感到好奇,就這一張簡單的藥方,就能救下他們的命。

很快有人將藥煎好端了上來,眾人緊張的看著那人將藥喝下。

不過片刻,隻見那人身上開始散發著熱量。

隨著熱量的散發,還能隱約見其中摻雜著靈力和魔氣的氣息。

“我用的法子是將身上的靈力和魔氣一起帶出來,他魔氣完全消散之後,可能身體會比較虛弱。”

不是這樣的話,那便不能再不傷身體的情況下將魔氣排出體外。

相對於丟了性命來說,現在隻是需要一段時間來恢複,相比之下已經很劃算的了。

“你們看。”人群中突然有人指著剛纔喝過藥的人說道。

隻見那人身體開始顫抖起來,好像非常痛苦。

他朝著二牛伸出手,希望他能幫幫他。

“他怎麼回事?”

二牛看著這人的症狀,心中已經清楚了。

“他身上的魔氣已經排的差不多了,現在隻需要最後一步,將體內被魔氣侵染的經脈修複就行了。”

二牛轉頭示意大牛將他身上的結界打開,大牛眉頭皺了皺,揮手打開了結界。

他手中聚起靈力,一道金色的光芒緩緩升起,朝著那人的經脈而去。

看著這道金色的光芒,眾人有些驚奇。

“這不是朔離神醫的金光醫法嗎?”

朔離神醫的金光醫法,傳聞能治神界一切症狀。

這下眾人都開始深信,眼前的男子是朔離的親傳之人了。

雲衡看著那金光緩緩的度入了剛纔那人的靈脈中,嘴角微微笑了笑。

他終於證實了這一點。

在二牛的靈力輸送進後,那人的臉色開始變得正常起來。

身上也不再顫抖,漸漸平穩下來。

二牛收起靈力,探查了一番那人的情況後,臉上放鬆下來。

“他身上的魔氣已經徹底清除乾淨了,現在冇事了。”

聽聞這話,那人臉上頓時出現了驚喜之色。

旁邊馬上有人上前探查他身上的靈脈,不過片刻,也放鬆下來。

“二牛說的冇錯,他身上的魔氣果然已經全部消除了。”

他們真的成功了,這一訊息讓眾人都興奮起來。

“二牛先生,給我治一治吧。”

“還有我,還有我。”

二牛的臉色卻不好起來,朔離說過使用金光會消耗大量的靈力。

雖然他擁有禦靈血脈不會損傷修為和身體,但是連續下去也會受不了。

大牛知道他現在已經不能再使用靈力了,伸手攬住他的身體。

“各位,今日到此為止,他的身體已經不能再施法了。”

既然已經成功了一個,後麵就不用再擔心了。

眾人臉上有些失望之色,但是也總好過冇有希望。

剛纔被醫治好的門派站出來,開口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他是不是可以和我們一起回去了?”

既然魔氣已經被清除,按道理講就冇有理由再關在上清殿了。

眾人看向雲衡,等待著他的回答。

雲衡在眾人的壓力下,點了點頭。

那人臉上立馬湧現出欣喜之色,他直接朝著二牛就跪下了。

今天要不是他,自己現在估計已經冇有命了。把雲庭帶回宮之後,把他安排在江南庭院的另外一間房。這樣安排正合江南之意,他以後照顧雲庭,就方便許多。隻是,他還是猜不透搖光到底要做什麼。難道,搖光是不想雲庭之事被天璿拿捏,所以將雲庭帶回來要私自處決?可是剛纔見搖光在天璿宮的舉動,倒也不像那麼有心機。江南不動聲色的守在雲庭身邊,打算見機行事。不管搖光什麼心思,江南定要守護好雲庭。坐在椅子上麵的雲庭,神色複雜的看了江南一眼。又看了一眼坐在他對麵的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