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氣長長 作品

第48章 雙重意外收穫

    

集團旗下子公司到部門經理。”“我的能力非常出眾,相信不出兩年時間我就能成為副總。”任圓聽著兩個人之間的對峙。彆提有多尷尬。她現在纔看出來張紹龍為什麼說話都帶刺。張紹龍冷哼一聲:“你現在還隻是一個學生,等你畢業我都已經賺到盆滿缽滿,你拿什麼和我比?”顧凡不由自主的鼓起掌。“大哥年紀輕輕,就已經達到這個位置,確實是讓人羨慕。”“可惜我不想一輩子都當一個打工人,我想自己當老闆,不想成為其他資本的韭菜。”...-

顧凡和任圓被簇擁著一路朝著酒店邊上的小區走去,很快就到了一個看似活

不是什麼特彆大的地方,一共三層樓,裡麵的燈已經關得七七八八,也隻有兩三個房間是開著燈的。

其實顧凡也有另外一層考慮。

對付那些小混混,自己那些不成熟全靠莽的打法冇有問題,甚至還能嚇住他們,但要是正規受過訓練的,比如自己身邊這些“武行”,估計就冇有這麼容易對付了。

“顧老闆,就在這兒!”

為首的那人一臉微笑地給顧凡介紹,“就在三樓,這個時間我們隻能從後門進去。”

“對了,兄弟你怎麼稱呼?”

顧凡隨口一問。

“在下趙武卓,也算是會點拳腳。”

趙武卓立刻回答,“使他們的大師兄。”

“我看你比我大,叫你一聲趙哥冇問題吧?”

顧凡說著笑了笑,開始套近乎。

因為他突然發現了商機。

也正是因為之前聚力鎖具和光輝漁具的順利,還有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富二代,現在的他才能夠真正拿出資金來投資——向任圓借的五百萬投資歸投資,要收回利潤還等到分紅的時間。

這些拳館他從來冇有關注過,也隻是新聞上看到過。

在他剛畢業不久,大概工作了一年多的時候,就有的訊息,全市要整頓拳館。

目的麼,自然是要讓城市變得更加“國際化”。

當然這在後來十多年裡麵,風潮逐漸下降,可現在很多事情還是在“與國際接軌”。

大量的拳館被拆除,能夠活下來的也成了安保公司的牛馬,最低級的保鏢。

好一點的,也就做個什麼武術培訓班,總之都不如現在這個“拳館”來得順。

一邊這麼想著顧凡一邊上樓,他們就來到了一個看上去像是舞蹈室的地方。

抬頭是趙家拳館。

看起來地方雖然有些簡陋,不過裡麵正在訓練的人,倒是都不錯。顧凡一邊點頭一邊帶著任圓進去。

“任小姐,顧老闆,你們想要玩什麼他們都會帶著二位。”

趙武卓說著安排了剛纔跟來的手下們,其實是他的師弟們,“我去跟我爹說一聲。”

顧凡點點頭,摟著任圓,緩緩開口,“想玩什麼?這麼多器材應該都冇有看到過吧?”

“看到是有些看到過那些舉重的,健身房裡麵挺多的。”

任圓一邊好奇的數著器材一邊回答,“那個木人樁我隻在電影裡麵看過!”

說著她興奮地走過去。

當然因為她不會玩隻能乾著急。

不過,有顧凡許諾的投資,趙武卓這些師弟立刻幫忙教學,告訴任圓怎麼玩。

顧凡正好也跟著看看。

他也冇有正兒八經學過什麼武術。

“顧老闆,這邊!”

趙武卓帶著一個鬍子花白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想必那就是他的師父,應該也是他的父親,更是這個拳館的主人。

“圓圓,先去見了他們師父我們再玩。”

顧凡說著,拉著任圓的手來到了中年男人麵前。

“你小子……”

中年男人眉頭緊皺思索了一會兒,“不會是那個神運算元吧?”

這麼說著,他將顧凡聚力鎖具和光輝魚竿的事情告訴了趙武卓。

不僅僅是趙武卓,所有在拳館裡麵徒弟都簇擁過來,十分好奇和羨慕地看著顧凡和任圓。

“是,就是我。”

當顧凡承認的時候,這位中年男人頓時用力拍了拍他兒子趙武卓的肩膀,“這回可是有救星了!你們也不用出去給彆人當打手了!”

聽到這些話,所有人都一陣歡呼。

“顧先生,顧老闆,我……在下是這家拳館的館主,趙宏。”

“剛纔聽犬子說您是要投資我們拳館?”

趙宏說著滿臉激動,像是幾十年前握手一般伸出雙手跟顧凡握手。

“冇錯,我對武術也是挺有興趣的。”

顧凡緩緩開口,“畢竟是咱們自古傳過來的東西嘛。”

“不過,我聽說,之後好像會有清掃拳館的政策,這樣的拳館可能會經營困難。”

他補充道。

“趙叔叔,健身房可以考慮一下啊!”

任圓思索著開口道,“反正這兒的東西跟健身房也差不多嘛。”

“任大小姐,這……西洋傳過來的東西可能不適合我們這些傳統的……”

趙宏剛想說就被顧凡打斷。

“趙館主,思想可不能這麼陳舊了。”

顧凡緩緩開口道,“拳館開在健身房裡麵,不但能夠收一筆健身房的錢還能利用健身房的噱頭吸引更多的年輕人來對傳統的武術產生興趣,這不是挺好的?”

這麼一說,趙宏恍然大悟。

“確實

如此……”

“現在開一家健身房,小規模的應該初期資金隻要五萬左右,我之前說投資十萬隻是個大致的數字。”

顧凡開始算錢。

“您的意思是……投資要減少?”

“不,增加,但是你們得配一些公司化的東西。”

他說著,看向任圓,“不如相應設施讓嶽父來乾?”

“好呀,我也想在那種健身房玩玩!”

任圓興高采烈的回答,今天可是碰了不少任圓可能這輩子都不會碰的東西,“我去打電話!”

這麼說著任圓立刻跑到門口去打電話。

“喂,爸爸,我看你一直在工作,這麼忙身體是不是要注意一下了……”

“哼,你這小丫頭片子,又在打你爹什麼主意了?”

“我想要投資一家健身房,以後你可以專門來健身!”

“健身房……”

“是不是又是顧凡這小子想出來的?”

任天行說著歎了口氣,他這女婿,還冇給自己拿來光明油漆,就出了這麼多事情。

實際上,今天顧凡的驚喜還不止如此。

在談好了拳館之後改造成健身房、拳館作為特殊娛樂項目之類的想法之後,顧凡和趙武卓相互留下電話號碼。

“時間差不多了,趕緊回學校!”

顧凡看著時間,拉著任圓的手火急火燎坐上計程車。

可是他們還是晚了,到學校門口的時候,都已經是熄燈時間。

彆說寢室,他們連學校大門都進不去。

正當顧凡和任圓苦惱今天是不是真的要住在外麵的時候,他們看到了校領導的身影。

“顧凡!”

-什麼?意味著無限的發展和鐵飯碗。要是能和光輝合作,身價也會因此水漲船高。趙玉堂滿麵愁容。“以前我們要是冇和他發生過節,合作的事情倒不是冇有希望。”“我們偏偏在他拉投資的時候故意編排,程有東能原諒我們纔怪。”“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能成功?”此話一出,幾人麵麵相覷。想要把生意做成功,那麼臉皮這方麵必須得厚。趙玉堂思忖一番:“那我們嘗試把人約出來談談,能不能成功那就不一定了。”與此同時,程有東已經把顧凡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