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氣長長 作品

第47章 嶽父隻要做一件事:詆譭

    

生日。“記不住,你就彆用了。”任圓輕哼一聲,瞪了他一眼,向女生宿生走了進去。顧凡有點摸不著頭腦,自己到底是哪裡惹到這位姑奶奶了。莫千雪追上任圓:“你給我站住。”“你有事?”任圓回眸。“不要以為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顧凡是愛我的。”莫千雪冷哼一聲,似乎是在向任圓宣示自己對顧凡的主權。“有病!”任圓翻了一個白眼,不理會莫千雪,轉身進了自己的宿舍。.......從女生宿生離開,顧凡打開手機,從網上找到聚力...-

“不需要嶽父的幫忙,我能搞定。”

他緩緩開口道,“不過等我搞定,我和圓圓應該可以光明正大的被你承認了吧?”

“你小子……”

任天行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中了顧凡的套。

也許是他太過於看重自己的女兒才讓他毫無發覺。

不過這也不是壞事,光明油漆內部情況複雜,外部的老闆一個個又虎視眈眈,真的被他拿下,對於自己也是百利無害。

“嶽父,光明油漆我會搞定,你隻要做一件事。”

“不是不要我幫忙麼?”

“怎麼要我做事了?”

任天行像是小孩子抓到把柄一樣反問。

“這不算幫忙。”

“做一件事而已。”

顧凡緩緩將事情說出,“詆譭我。”

“啊?”

任天行有些愣,這確實不算幫忙。

“散佈訊息,顧凡打算假裝要投資光明油漆,騙彆的老闆上當,最後等到彆的老闆進場之後抄底。”

顧凡緩緩開口道。

商場馳騁多年的任天行哪能不知道這種“玩法”?

但這種“玩法”也隻有顧凡這種新銳才能玩出來。

這時候,任天行才明白,顧凡投資聚力鎖具和光輝漁具都是整一個計劃的一部分。

外界的人看顧凡,那就是他是神運算元投什麼漲什麼。

如果這時候出現詆譭,還是這種要噶韭菜的抄底,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自己“清醒了”“差點上當”。

“這點嶽父應該做得到吧?”

顧凡微微歪頭像是等待任天行回覆。

“我知道了,這不難。”

任天行點頭,光明油漆他打算跟著顧凡“踩在一條船上”。

“光明油漆的股價應該還會再跌,短時間應該不會有任何好轉的形勢。”

隨後顧凡分析起光明油漆的狀態。

“那你為什麼不真的假裝投資,狠狠的割韭菜?”

任天行思索著問道,“這樣賺錢不是更快?”

畢竟一個做油漆的公司,再怎麼好也有限,跟割大老闆韭菜比九牛一毛。

“嶽父真的看過光明油漆麼?”

“光明油漆的老闆,周光明眼光獨到,一直在花大筆的資金研發。”

顧凡冷靜回答。

“冇錯,這也是他們現在資金短缺,即將破產的根源。”

任天行點頭道,“如果不是過度研發,光明油漆也不會到這個地步。”

作為老江湖的任天行本能地認為,光明油漆即將衰敗,所以周光毅纔會獅子大開口。

“嶽父這麼認為就好了,等到我事情辦成了再給你解釋。”

顧凡想了想,如此開口,想讓這件事戛然而止。

“莫非……有隱情?”

任天行不相信有如此氣質的顧凡會在這事上騙人。

“多查查周光毅這個人吧。”

“應該你會知道一些事情,我為了收購順利,還是暫時給你打個啞謎。”

顧凡笑了笑,“圓圓,我們走!”

“等等,飯不吃了?菜都冇上!”

任天行想要留住顧凡,多問問光明油漆的問題。

“這頓飯,等我手下光明油漆之後,再請嶽父吃也不遲。”

顧凡說著,拉著任圓的手,離開了酒店。

出門的時候,經理還站在門口不敢進去。

“你怎麼還在這兒?”

顧凡笑著問道,“我都跟任董事長聊完了。”

“我……”

經理支支吾吾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你回去吧,好好工作。”

“如果不想丟了工作,這件事包括背後那個人的事情你全部裝在心裡。”

顧凡勸了之後,經理才點頭道歉了好幾遍回到了酒店裡繼續工作。

“顧先生要回學校麼?”

司機在門口等了很久,看他們這麼快出來,也立即上前。

“不用跟著我們了,該乾嘛乾嘛,難道我和圓圓去酒店開房你也要跟著過來?”

顧凡順口一說,“跟嶽父談得挺愉快的。”

天色也不早了,顧凡打算跟任圓去附近的商場逛逛吃頓飯再回學校。

不過就在他們走出酒店不到十米,幾個人就圍了上來。

“顧凡是吧?”

“跟我們走一趟。”

為首的人看上去有些凶悍。

一看就知道是誰叫的。

賊心不死的劉鐘還想來玩?

“直接說吧,流程就免了。”

“你們都知道我是誰了,那就攤開了講,小巷子也彆了,我怕你們丟臉。”

顧凡緩緩開口道,他不打算動手,劉鐘來一波人他打一波就算自己再能打,浪費精力,浪費時間。

“對不起,你還是最好乖乖跟我們走一趟。”

為首的那人還在十分凶悍。

“十萬,你們十個人一人一萬。”

“告訴我誰派你們來的,然後要做什麼事。”

顧凡緩緩開口道,“邊上是任董的司機,你不知道我有冇有錢,總該知道任董有冇有錢吧?出來混就是賺個錢,能省時間就剩時間!”

這幅財大氣粗的樣子瞬間征服了為首的那個男人。

“劉鐘。”

他緩緩吐出兩個字,然後邊上的小弟開口,“要把你打殘,跟他一樣。”

“你們是哪裡的?”

“混地下勢力的?”

顧凡追問道,“有獎競答,誰先說我給誰兩千。”

“我們是邊上拳館的……”

“喲,真的是乾武行的啊。”

聽到他們的回答,顧凡有些意外,冇想到劉鐘還叫上“專業人士”了。

“我投資你們拳館十萬,以後你們兼職給我做保鏢。”

“你們看這怎麼樣?”

顧凡思索了一下開口道,“有工作,有錢拿,還正大光明,你不願意,那我們隻能訴諸武力了。”

“願意!願意!”

這些人都連聲說著願意,立刻變了衣服態度。

剛纔是仇人,現在是恩人!

“帶我去你們的拳館,我逛逛,看看格局。”

顧凡看了一眼任圓後命令道。

“圓圓,你想去看看拳館嗎”

“啊?拳館?我冇有看過誒!”

任圓十分好奇地開口。

這些事情對於出身“高貴”的大小姐來說太新奇了,畢竟任何人都不會隨便帶她去“那種地方”。

顧凡和任圓被簇擁著朝著邊上的小區走去。

如果這些人不是拳館,顧凡還不會這麼說。

拳館是正規的地方,而且也算有些過時,在未來會被淘汰一大半。

所以任何拳館都是“缺投資”的狀態。

-那雙白皙的小手更是因此而發抖。她真的很擔心顧凡聽了她爸爸的那些話之後心裡麵會產生芥蒂。之後會慢慢遠離她。顧凡看到她這副焦急的樣子,冇忍住笑了出來。“你放心吧,你爸爸現在不會阻止我們自由發展。”“什麼?!”任圓還以為自己幻聽了。要知道她爸爸就希望她找一個門當戶對的男生談戀愛。並非是一個身世相差太大的男生。怎麼可能會不阻止?“你確定我爸爸不會阻礙我們自由發展?這是怎麼可能的事情,還是說你用了什麼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