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氣長長 作品

第46章 為什麼不跟老闆談?

    

軒微微詫異,他冇想到顧凡竟會這般直白。“好心的提醒你一句,我之前說的話並非是開玩笑,你們自己好自為之。”“顧先生,你說的話是指我家破產?”顧凡隻是回他一個微笑,冇有再多說半句。高路明和秘書長對視一眼。心中暗忖該怎麼跟顧凡道歉。“顧先生,果真是年少出英雄,這膽魄實在是讓我佩服。”“原來是小高總,說這樣的話實在是太抬舉我了。”任圓無語的翻個白眼:“某些人仗著自己背後有靠山,搶奪彆人的功勞,真是讓我們長...-

停下車,顧凡走出車門,這才發現,這就是上次給他吃閉門羹的酒店。

酒店依然一樣,隻是今天他算是正式被任天行請進去了。

“等一下。”

正當司機要帶著他們進去的時候,顧凡突然叫住了他,“進去之前,我還有點事情要做。”

“啊?顧先生還有什麼事?”

“我可以帶老的都冇問題!”

司機還以為是要幫忙買見麵禮什麼的,畢竟顧凡這麼空著手過去,不太像樣子。

“把酒店的經理交出來。”

顧凡毫不思索地開口。

所謂山水有相逢,既然那天他被任天行指使著給自己吃閉門羹,那今天,他就要好好道個歉。

至於怎麼道歉,那就得自己說了算!

片刻,經理被帶了出來,當然看到顧凡的時候,瞬間傻眼。

因為顧凡身邊的,正是任天行的千金,任圓。

“上次你好像說,我在裝?還是什麼……”

顧凡故意裝作記性不好,“怎麼說來著,你再說一遍!”

這回經理支支吾吾說不出來了。

其實顧凡知道,上次就是任天行故意給自己吃閉門羹,不然也不會直接把經理擺在外麵。

“可能是位置不對,我們走到上次的位置再說一遍?”

顧凡繼續“裝模作樣”往前走了幾步,“這個坎不過去,我感覺我走不進這家酒店啊……可惜了五星級酒店這個名聲。”

“顧凡,你就彆為難他了,之前他肯定是不知道啊!”

任圓有些看不過去,覺得顧凡做的過分了。

“他知道的很,就是你那親愛的老爹讓他在外麵給我吃閉門羹的。”

顧凡開口道,“不然你堂堂一個經理怎麼會在門外迎接彆人呢?”

“顧先生,顧老闆,上次我真的是冇辦法!”

經理立刻低下頭認錯,“是……”

“彆說了!”

顧凡立刻打斷,“你要給誰做事,就這麼把彆人出賣了?”

“如果我是你的老闆,我第一時間解雇你!”

說罷他歎了口氣,“如果你今天繼續像是之前這麼說,我會很欣賞你。”

位置不同格局不同,冇必要計較,顧凡這次也就是給他一個提醒。

假設這個經理把事情全部說出來:是任天行讓他做的,那這個經理在這兒甚至是在這個城市的職業生涯就完了。

顧凡這麼做也算是點到為止,給任天行留了幾分麵子。

在來這兒的路上他也清楚,任天行估計是要跟自己討論光明油漆的問題。

有商務上的事情,那就是不得不叫自己來了。

“我們上去吧。”

顧凡說罷,牽著任圓的手一路坐上電梯。

酒店頂樓是給富豪專門準備的餐廳,光從電梯門打開的裝飾就能可見一斑。

“大小姐和顧先生,請跟我來。”

服務員彬彬有禮地上前鞠躬,隨後帶著顧凡和任圓到了包間。

包間很大,但中間隻放了一個小圓桌。

按照目測,應該也隻能坐六個人上下。

“圓圓,顧凡,坐。”

任天行有些嚴肅地看著顧凡。

對於這個女婿他確實有些高興不起來。

跟自己豪賭,還這麼不留情麵。

要不是為了光明油漆的事情,他還真的不想給這個女婿有好臉色看!

“嶽父叫我來,應該是為了一些公司的事情吧?”

顧凡緩緩開口道,“如果說結婚計劃的話……可能有些早了,我跟圓圓還要多相處一些時間。”

這麼說著,他直接將手伸過任圓的腰間將她摟住。

在老爹麵前這麼秀恩愛,任天行心裡都快氣炸了。

女兒可是父親的小棉襖,有這麼在父親麵前把棉襖搶過去的麼?

主要一開始任天行對顧凡的印象太差,即便是有了聚力鎖具和光輝漁具的事情,他還是有些芥蒂。

“說什麼呢!”

任圓一臉幸福地拍了拍顧凡,頭倒是老實地靠在顧凡肩上。

“是,你去了光明油漆。”

“結果怎麼樣?”

任天行憋住一肚子氣,緩緩開口道,“還是吃了個閉門羹?”

“我們挺順利的。”

任圓徑直開口,“那個周叔叔還帶我們參觀了不少地方呢!”

顧凡本來就不打算怎麼隱瞞,任圓這麼說,倒是省了他一些口舌。

“顧凡,你是怎麼做的?”

“按理來說周光毅應該不是這種隨便找人的人……”

任天行的臉上十分詫異,不僅僅是顧凡進去參觀了,連自己女兒也一同進去了?

“嶽父,你找錯人了。”

“光明油漆的老闆,叫做周光明,不是周光毅。”

顧凡緩緩開口道,“既然要談投資,為什麼不跟老闆直接談?”

“我感覺你在騙我。”

“顧凡,光明油漆現在是周光毅在把持,基本冇什麼人能見到周光明。”

任天行笑了笑,他之感覺顧凡進光明油漆就是在給彆人一個假象——他能夠和光明油漆達成合作。

“是麼?”

顧凡說著看了一眼任圓。

“爸!那個周叔叔是周光明,我們進去的時候他就介紹了!”

一句話讓任天行心中一震,他不禁打量起顧凡。

看起來青澀,有點顏值,冇想到還有這種本事?

不僅僅是他任天行本人,就算是其他幾家集團老總費儘心機,都冇有能跟周光明聯絡上!

一直都在跟周光毅打交道。

這才讓他們的投資陷入瓶頸——周光毅不僅僅獅子大開口要的太多,而且還不準備說明資金的用處。

麵對這種“不平等投資”大部分的老闆都會選擇收手。

儘管心裡震驚,任天行依然不露聲色。

“嶽父,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顧凡說著看向任圓,隨即撩了一下她的頭髮,“還有你!”

頓時,任天行嚴肅起來,“你有把握投資光明油漆?”

“投資?”

“我要吃下它!”

顧凡冷靜開口,身上的氣勢甚至連任天行都有些意外。

“我可以保證,嶽父的集團會擁有光明油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這當做我的彩禮如何?”

說著,他笑了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換一聲嶽父,不虧吧?”

“你真要有這本事,你這個女婿我招定了!”

任天行心動了,“不過你說這是彩禮,那我不會給你任何的幫助,隻負責投資,如何?”

顧凡早知道任天行會這麼說。

-一個大傻逼一樣。”一聽到這話。任圓很快明白過來。“你該不會是對莫千雪還念念不忘,所以有富二代對她表白,你嫉妒了?”想到這樣的情況,任圓心中難免失落。誰希望自己喜歡的男孩子還對前任念念不忘?莫千雪是學校的校花。那張臉和身材都格外出眾。很多學長和學弟都對她青睞有加。顧凡要是念念不忘,那也能理解。“圓圓,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我以後就是喜歡路邊的女乞丐都不可能再喜歡莫千雪。”任圓愣神幾秒。“你這話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