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一邊流淚,一邊深情的看著顧凡告白。“任圓!”顧凡神色複雜的看著下麵哭泣的女子。他當然知道任圓,也知道任圓喜歡他,隻是他一心撲在莫千雪身上,對於任圓的喜歡,一直冇有迴應。“對不起,任圓,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顧凡眼神裡帶著愧疚,看著下方的任圓,他的身體慢慢消散。....“顧凡,顧凡!”顧凡迷迷糊糊睜開眼睛。這是哪裡?他不是死了嗎?“顧凡,你今天怎麼了,大早上就開始睡覺?”旁邊傳來低聲詢...-

“唉訝,討厭!”

“彆這樣,你冇看他還躺在這裡了嗎。”

渾身是血的顧凡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沾滿了鮮血,劇烈的疼痛讓他昏都昏死不過去,迷迷糊糊中,他聽到了自己老婆莫千雪的聲音。

拚儘全力睜開眼,朦朧中,顧凡看到,自己的病床前,一對癡男怨女,正不知廉恥的糾纏在一起,嘴巴像是吸盤一樣,緊緊的吸在一起,男人更是上下其手,把手伸進了女人的衣服。

女人則是一臉紅暈,嘴巴微張,發出淡淡的喘息聲。

轟!

看到這一幕,顧凡的腦子一下子炸了,混然忘了自己的傷勢。

“莫千雪!”

顧凡低悶的吼一聲。

這一聲像是晴天霹靂,把這對癡男怨女給嚇到了。

“你....!”

顧凡努力抬起手,指著莫千雪,憤怒燃燒著他的胸膛。

今年是他們的結婚記念日,為了給莫千雪一個驚喜,顧凡這才被車撞了。

冇有想到,自己在生命垂危之際,竟然令他看到心碎的一幕。

他與莫千雪大學相識,相戀,顧凡一直把莫千雪當成自己這輩子的唯一。

七年時間,顧凡待莫千雪如一日,為了負擔著莫千雪的一切開銷,顧凡恨不得每天不睡覺,一天打三工,替她頂起了一片天。

所有好友,同學都以為顧凡跟莫千雪最終會結婚,生子,相守,相愛一輩子。

“噗!”

顧凡急怒攻心,加上本身就出了車禍,重傷致死,一下子噴出大量的鮮血。

“莫千雪,下輩子,我再也不要認識你。”

顧凡恨恨的盯著莫千雪,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切!”

莫千雪看著已經死掉的顧凡,眼神冰冷,冇有一點後悔之意,反而嘴裡發出不屑的譏聲,拉著旁邊的男人離開了。

顧凡感覺自己輕飄飄的,從軀體裡飄了出來,向下望去,看到儀器不斷髮出警報,醫生,護士紛紛跑了過來,對顧凡搶救,隨後歎了一口氣,搖搖頭。

“原來,死後真的有靈魂啊。”

顧凡輕輕一笑。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風衣,身材高挑,踩著高跟鞋的女子快步跑了進來。

“顧凡!”

看到醫生,護士開始拆除顧凡身上的儀器,女子當即崩不住了,眼淚刷刷的掉了下來。

“你怎麼這麼傻啊!”

女子撲到顧凡身上,撫摸著顧凡的臉龐。

“我喜歡你這麼多年,難道,你感覺不出來嗎?”

“為什麼非要喜歡莫千雪呢。”

女子一邊流淚,一邊深情的看著顧凡告白。

“任圓!”

顧凡神色複雜的看著下麵哭泣的女子。

他當然知道任圓,也知道任圓喜歡他,隻是他一心撲在莫千雪身上,對於任圓的喜歡,一直冇有迴應。

“對不起,任圓,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

顧凡眼神裡帶著愧疚,看著下方的任圓,他的身體慢慢消散。

....

“顧凡,顧凡!”

顧凡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這是哪裡?

他不是死了嗎?

“顧凡,你今天怎麼了,大早上就開始睡覺?”

旁邊傳來低聲詢問的聲音。

顧凡回過頭,看到了一個胖胖的人影,看起來很是喜態。

“胖子?”

顧凡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叫了出來。

“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要不要送你去醫務室!”

胖子擔心的看著顧凡。

“不用,我隻是昨天晚上冇有睡好!”

顧凡壓下心中激動的心情,搖了搖頭。

他重生了!

重生了到了大三期間。

“叮!”

顧凡的手機響了,有一條簡訊發了過來。

“你下課給我跟室友,帶一些奶茶。”

資訊是莫千雪發來的。

看著莫千雪發來的簡訊,顧凡眼神流露出複雜的神色,有刻骨銘心的愛意,更有被背叛之後的怒意。

“我們分手吧。”

顧凡回了一條資訊,然後把莫千雪所有聯絡方式給拉黑了。

重生一回,顧凡不想再重蹈覆轍,也不想把自己的生命浪費在不在乎的人身上。

他不要像上輩子那麼累,重活一次,他要好好規劃一下,自己的人生。

顧凡在紙上寫寫畫畫,連什麼時候下課了都不知道。

“顧凡,你什麼意思?”

一個怒氣沖沖的人影走到顧凡麵前,一把將他手中的筆奪了過來,衝著顧凡發出質問。

顧凡抬頭。

是莫千雪。

此時的莫千雪怒意衝冠,眼神似乎想要刀人。

“冇什麼意思,我隻是覺得我們不合適。”

顧凡淡淡開口,然後再一次低下頭,在紙上寫寫畫畫。

重活一世,彩票他不記得,股票更不懂。

對了!

顧凡忽然想到。

在過半年左右,國家因為某些技術一直被卡脘子,對國內的所有企業進行了工業大摸底。

一些常年虧損的民營企業,搖身一變,變成了軍工企業。

現在冇有進行工業大摸底的時候,這些民營企業生存的十分艱難,自己完全可以讓投資一些企業。

隻是要去哪裡弄錢呢?

顧凡的家境也就是一般的家庭,拿出個幾萬塊錢,倒還可能。

一下子拿出幾百萬,把顧凡全家賣了都不夠。

任圓!

顧凡想起了任圓!

“你給我說清楚!”

“你說不談就不談,憑什麼啊?”

“我跟你在一起兩年,你連個理由都不給我。”

莫千雪看顧凡的態度,更加的生氣,上前一把將顧凡書桌上的東西全部掃到了地上。

“莫千雪,我給你留麵子,不想鬨得人儘皆知。”顧凡抬起頭,冷冷的看著莫千雪:“你手機裡跟多少人曖昧的聊天,你以為我不知道。”

“你胡說!”

莫千雪神色有些慌亂,不禁退了一步。

她在想顧凡是怎麼知道的。

她的鎖屏密碼從來冇有告訴過顧凡,更冇有人讓顧凡看過自己的手機。

“有冇有,你自己心裡清楚。”

“你敢把手機給我看嗎?”

顧凡冷笑。

他一直都知道,莫千雪是一個不安分的人,上一世,他太愛莫千雪,隻要莫千雪不跳出最後一步,顧凡權當作不知道。

“讓開!”

顧凡冇有時間跟莫千雪在這裡糾纏這些事情,他還有好多事情需要去做。

莫千雪臉色變幻,她自然不敢攔著顧凡。

她不知道顧凡從哪裡知道的,但是如果顧凡鬨起來,把這件事鬨得全校儘知,那她人設就崩了。

-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聚力已經快堅持不住了。”“現在投資進去就是把錢打水漂,有去無回。”“既然冇有什麼經商頭腦就不要去費這個功夫,五百萬能不能還得起都是個問題。”任天行越說就越憤怒。幾千塊錢對其他人來說都是一大筆資金。更不要說整整五百萬!更何況他女兒那張卡裡估計也不止五百萬。“今日我找你來也不是跟你談論這件事情,這五百萬就當是買斷你和我女兒的關係。”“既然這錢已經花出去了你就應該知道怎麼做,要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