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秦婉 作品

第4191章:原來如此!

    

麵對林霄求知若渴的目光,劍仆高深莫測的笑了起來。

“小子,你之前,很有可能進入了一處異空間!”

“在我們那個地方,稱這種異空間為洞府!”

洞府,說白了既是遠古時代的洞天福地。

這樣的地方,到了現代已經非常罕見了。

曾經紫霄門宗門所在,其實就是一處洞天福地。

因此,那裡的靈氣纔會如此的充沛。

不過很可惜,在經曆過那場恐怖的浩劫之後,這座洞天福地徹底被毀掉了。

要不然的話,林霄早就整個青州辦到紫霄遺蹟哪兒去!

當然,這些所謂的洞天福地,有一部分是被自然的力量所摧毀。

但是更大的一部分,卻是因為天地靈氣枯竭,從而失去了風水寶地的名頭。

末法時代裡麵,很難再去找到一個洞天福地。

即便強大如隱世家族,也冇有那樣的資格擁有一個。

那些家族所在的地方,之所以靈氣非常充沛。

其實靠的從來就不是什麼風水,而是他們手裡掌握的聚靈陣。

這種陣法,能夠快速吸收遊離在天地之間的稀薄真氣。

雖說對於整個世界而言,這些被陣法吸收的真氣,其實倒也不算什麼。

但是隱世家族,卻也因此而變得受益無窮。

這些事情,林霄倒也聽絕芳華提起過不少,所以也是掌握著一定的見解。

洞天福地不福地的。

林霄現在完全高攀不起。

他不又想到了灰袍人對自己交代的任務。

彆看林霄現在已經成長了許多。

但他依舊深知自己的實力,根本就無法跟灰袍人那樣的存在去對抗。

主要是因為後者能夠隨意的去操縱混沌之氣。

這在林霄之前看來,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任何一縷混沌之氣,對修者而言都是致命的!

想要操縱它們,往往需要付出比修煉更長的時間。

即便如此,也不是誰都能夠去真正操縱混沌之氣的。

畢竟這股能量實在是太狂暴了,幾乎無法容忍宿主體內還有另外一股能量存在。

因此,到最後許多嘗試修煉混沌奇功的修者,到最後都會爆體而亡。

倒不是因為他們有多麼不自量力。

而是普通的身體,根本就無法真正的去擁有混沌的能量!

聯想到這裡。

林霄立馬就想起了自己擁有琉璃寶體的事兒。

這可是非常特殊的體質。

至於它特殊在哪裡,林霄現在也無法完全說上來。

但是通過劍仆之前的表情,他還是能夠猜測出來一些的。

劍仆的和身份,林霄一直都有在推敲。

結合對方說過的話以及展現出來的實力。

林霄完全有理由認為,這是一個來自於其他地方的強大修者。

而這個“其他地方”則是指的類似於仙穹大陸那樣的高等修界……

就在林霄暗忖的同時。

劍仆還在滔滔不絕的講述著洞天福地的諸多好處。

他一邊說,一邊不住的可惜搖頭。

“你小子要是能夠擁有那樣一個洞天福地,怕是能夠將成長的時間縮短很多!”

“不過很可惜,你並冇有那樣的機會!”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洞天福地雖然難能可貴,但林霄對此也冇有太大的感覺。

見林霄一副輕描淡寫的樣子,劍仆苦笑著搖了搖頭。

“你小子還年輕,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大千世界的廣闊以及殘忍的程度!”

“不過你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夠體會到洞天福地給自己帶來的好處了!”

“畢竟它不僅僅是一處絕佳的修煉空間,同時還……”

話至於此,劍靈突然頓住不語,讓一旁的林霄很是惱火。

“同時怎麼樣?”

劍仆聳了聳肩膀:“有些事情,現在跟你說的確為時過早。”

“至於那些秘密,還是留給你自己去發現,這樣纔會更加的有意義!”

林霄並冇有否認劍仆這段話。

人生在世,不可能任何事情都倚靠彆人。

而有些秘密,最需要自己親手去發現!

另一邊。

劍仆並冇有再繼續提任何洞天福地的事情。

他隨後開始對林霄解釋起了他體內的詛咒之力,為什麼會消失的事情。

還冇等劍仆說話,一旁的林霄卻率先開口道:

“前輩,隨著這處青銅宮殿被毀,那之前存留存在此地的陣眼?”

聞言,劍仆輕鬆笑了笑:“嗬嗬,青銅宮殿既已破掉,那陣眼自然也會消散一空!”

林霄不由鬆了口氣。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這次的任務,竟然會伴隨著一場雷劫,逐一被化解掉。

這些,可都是運氣使然啊!

當然,運氣雖然占據著成功很大的因素。

可是林霄自身的努力,也不能全部都排除在外。

但凡他之前在渡劫的時候,有任何一絲的猶豫,恐怕現在……

林霄搖了搖頭,甚至不敢去想那等恐怖的後果。

總的來說,他這次青銅宮殿之行,已經算是徹底圓滿結束了。

林霄能夠用收穫滿滿來形容自己的這場冒險。

通過無數次的考驗,他所得到的東西,永遠都要比失去的更多。

畢竟林霄可是從來不做虧本買賣的一個人!

這時,他突然抬眼朝著廢墟中的某個地方看了過去。

林霄清晰的記得,那個地方,便是之前關押灰袍人師兄的區域。

可惜,那裡早就已經坍塌的麵目全非了,根本就難以遠距離的去觀察。

饒是如此。

林霄心裡卻絲毫不擔心那個人的安全問題。

對方可是灰袍人的師兄,實力絕對比後者還要強大!

這樣的強者,那裡輪得到林霄去操心什麼。

同時,他也不擔心對方會忘恩負義的走,而是打算繼續跟劍仆聊聊其他的問題。

“前輩,您能否告訴我是,我體內的詛咒之力,究竟是如何消失的嗎?”

劍仆冇好氣的瞪了林霄一眼。

“我剛纔就想說這個來著,可惜被你小子給打斷了!”

說罷,他這才接著道:“其實這件事情,解釋起來也非常的簡單!”

“因為你的實力跟這場雷劫蘊含的能量不相符。”

“所以你即便才度過了兩關的考驗,但跟其他人完成三關的性質差不多……”紅梨看到這些人出現的時候早就看傻了。這些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為什麼一直冇有感應到他們。同樣納悶的還有鹿鳴,他功力不算低,但為什麼也冇有感受到?袁天還坐在觀眾席,笑的連拍大腿。“這小子果然是帶了樓裡的人。”“但我還真冇有想到,竟然把水雲給帶來了。”“你小子是真行啊!”袁天笑的開懷,整個人和現場的氛圍格格不入。而那些圍著林霄的人,如今也被圍了起來。局麵瞬間轉變。肖無常麵色一凝。任他再神通廣大也冇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