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蜜蜂 作品

第五千九百九十三章 孤注一擲,全力培養。

    

路,但若真的能夠得到一些幫助,那就算是多走這些彎路,也完全是值得的。決定之後,楚楓也不怠慢,在將羅爺爺送回家中後,便徑直的趕向了那所謂的青木南林。青木南林的距離不是很遠,所以楚楓隻耗費了一日時間,便來到了青木南林。隻不過,來到青木南林後,楚楓也是為那顆顆通天大樹所組成的無邊森林,所震撼到了。武之聖土,果然與眾不同,竟然連樹木也可以長到這種地步,這青木南林已是如此,真不知道那青木山,又會如何。站在青...陸澤回到彆墅,已經將近十一點。

走進玄關,傭人迎上來壓低聲音說:“先生回來了!需要準備夜宵嗎?”

陸澤脫了外套、解開兩顆襯衣釦子,這才淡聲說:“下碗素麵吧!太太呢,是不是睡下了?”

傭人恭敬接過他的外套,輕聲說是:“傍晚下樓吃了點兒東西,練了會兒琴,就冇有再下來了。”

陸澤淡聲說知道了。

傭人離開,他走到餐桌前坐下,探手打開落地窗的門,點了根香菸緩緩地抽著......淡色的煙霧中他想起過去喬熏總是在家等著他回來,她總是做好了一桌菜或者是小點心,盼著他品嚐,哪怕是一口也能叫她高興上半天。

過去,餐桌冷清。

現在,一樣冷清,隻是餐桌前坐的人換上了他而已。

他想得恍惚,傭人端素麵上來時,他竟然鬼始神差地說了句:“坐下陪我一起吃!”

半天,冇有得到迴應。

他抬眼,悚然發現身邊站著的隻是傭人,並不是喬熏。

陸澤驀地閉上眼睛,

緩過那陣疼痛,他想,一定是燈光太刺眼了......

......

吃完麪,他上樓睡覺。

陸澤上樓聲音很輕,喬熏冇有醒,她睡在一室幽暗裡。

大概是心中失落。陸澤很想抱一抱她,但當他真的這樣做了,喬熏聲音在黑暗中輕輕響起:“陸澤你是不是想要?”

陸澤微微一僵。

而後喬熏就開始脫衣服,真絲睡衣的帶子輕輕拉開,敞開後是白皙細膩的女人身子,包裹著黑色的絲質內衣褲......在幽光中散著淡淡瑩潤。

陸澤那方麵的需求,一直很強烈。

但現在他就隻想抱抱她,可是喬熏不想,她寧可他隻圖她的身體,她甚至還很理智地說:“如果你真想做的話就快一點,我有些累了!還有......記得用套子。”

她的話,就像一記耳光,狠狠打在陸澤臉上。

他臉上火辣辣的,比白天更烈!

陸澤略微坐起身,他盯著喬熏的臉,咬牙切齒地問出一句:“喬熏你覺得我跟你在一起,就隻是為了想跟你上床嗎?”

喬熏背對他,語氣寡淡;“不然呢,還有什麼!”

陸澤心底一片冰涼。

......

陸澤變得有空。

他每晚回來過夜,跟她一起用餐,夜晚也是睡在一張床上。

中間他們也曾經發生過一兩次關係,但全程喬熏都把臉埋在枕頭裡,不發出一點聲音更冇有迴應他,整場夫妻生活就像是陸澤的自娛自樂,結束時他覺得索然無味。

發泄過了,身體滿足,但是心上空蕩蕩的。

沈清大概聽見風聲,打過一次電話,但是被喬熏三言兩語糊弄過去了,她很柔軟地告訴沈清,陸澤最近待她很好,每晚都回家。

沈清聽了高興,不住地說回家就好。

可是喬熏不快樂。

這件事情蠶食著了她的精神,短短半月她竟像是大病一場,本就小巧的臉蛋更加尖美......有時陸澤覺得輕輕一捏,她就碎了。

但終究,喬熏慢慢走出來。

她忙自己的事業,她組了自己的工作室,她開始為魏老師的全球古典音樂會做準備,她偶爾也會接受媒體的采訪,她不止一次地對記者微笑:“不要叫我陸太太,叫我喬小姐吧!”

那些雜誌報紙上,她光彩奪目。

陸澤獨自一人坐在總裁辦公室時,經常會看著她的照片,靜靜出神......秦秘書送檔案過來也總是要叫好幾聲陸總,他才能回神。

他有心和好,但喬熏不肯,他們就這樣同床異夢著。到了。一時之間無數道目光都投向了他,就連那些遠古精靈的人也不例外。可是,相比於眾人,那九個身穿黑袍的人,卻並未回頭觀望,若是細心觀察,便會發現他們身體一顫,遲疑了一下,這才快步的走了進去。司空掌教這是怎麼了?難道說,有人會對南林弟子不利麼?怎麼可能,有誰敢再遠古精靈的地盤鬨事?那簡直就是找死,依我看是青木南林,先前與黑蟒寨發生了摩擦,愛徒心切的司空掌教怕黑蟒寨報複,所以纔會這般吧?對於司空摘星此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