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蜜蜂 作品

第五千九百九十一章 壁畫中的強大

    

無比。此時此刻,哪怕是站在奇兵戰車之中,楚楓也能夠聽到,那水浪聲,狂風聲,這樣的海域,絕對不是凡人能夠生存的,而這樣的海域,顯然就是那東方海域。東方海域,無邊無際,在這片海域之上的,隻有島嶼,但是這裡的島嶼,都要比九州大陸大上數倍不止。東方海域,深不見底,據說在這海底之中,生存著巨大而凶猛的海獸,甚至還有強大的妖獸種族長年生存在海底深處。同樣的,這海底之中,也有著遺蹟無數,寶藏更是數不勝數。薑無殤...摘星道長,這一路都表情嚴肅。

顯然,他在擔心著什麼。

直到進入傳送陣法,且確定離開那方星域,這纔開口:

“你們應該是見到,那座移動宮殿的主人了。”

他的這個嚴肅且緊張的反應,也讓楚楓三人意識到,那移動宮殿主人的危險性。

但仔細想來也正常,那移動宮殿這個時代無人能夠撼動。

那其主人,怎會不強?

“楚楓,你破開陣法,那位可與你有說過什麼?”摘星道長問。

“隻能確定,他是遠古時期的存在,但其他的皆不知曉。”楚楓說道。

“那他,有現身嗎?”摘星道長問。

“有。”楚楓並未隱瞞。

楚楓是覺得,那位既然現身,就不怕楚楓說出去。

而之所以不在花花麵前現身,純粹是覺得花花冇資格見他。

於是楚楓將那位的容貌,告訴了摘星道長。

“白髮黑甲?”

可是聽聞楚楓的形容,摘星道長卻是臉色大變,隨後更是以手為筆,勾勒出一個人。

這個人也是看不清五官,因為身體散發光芒,但身上也穿著一件黑色鎧甲。

這與楚楓所見之人,可謂十分相像。

“前輩,您見過那位?”楚楓趕忙問。

可楚楓這樣一問,卻引得摘星道長,表情更為緊張。

楚楓這一問,幾乎便是告訴他,他所勾勒之人,正是楚楓所見之人。

“並未見過,但曾在一座遠古遺蹟內,見過一幅極大的壁畫。”

“壁畫內,便有此人。”摘星道長道。

“那父親,你對他可有更多瞭解?”此時,花花不由問道。

“咳咳……”可她此話一出,摘星道長卻不由輕咳兩聲,旋即道:“不是說了,叫我師尊嗎?”

話罷,摘星道長又看向楚楓:“花花,乃是老夫的養女。”

原來,他是怕楚楓誤會。

“晚輩知道。”楚楓道。

“哎呀,楚楓不是外人的父親。”花花道。

摘星道長無奈的撇了花花一眼。

其實平日私下裡,花花也是叫他師尊。

因為從小到大,他都告訴花花稱他為師尊。

直到有一日,花花不知從哪裡聽了到了,恩師如父這句話,所以便說其實摘星道長也是她的父親。

摘星道長倒也認可了。

畢竟他知道花花的身世,花花無父無母,且花花的確是他從小養大的。

但他並不喜歡被稱為父親,因為他一直都是將花花當做弟子看待的。

不過小女生的心裡,他自然也懂。

花花從小到大冇有親人,他是花花唯一的親人,花花不過是想在好友麵前,證明自己是有父親的。

畢竟師尊與父親,其實說到底還是有區彆的。

“關於那位,便隻在那幅壁畫上見過,大那幅壁畫上所展現的能力若是真的,便未免有些恐怖了。”

摘星道長道。

此刻,楚楓等人都不發言,但卻緊緊注視著摘星道長。

摘星道長,也看出了楚楓三人的期待,於是繼續道:

“其實他的能力,並未直接展現,但厲害就厲害在,他立於一條黑龍之上。”

“而那條黑龍之大,彷彿隻要它張開嘴巴,一方上界都可輕鬆吞入口中。”

nbsp;“我去那麼大,那豈不是一爪子就能拍碎一顆星辰,尾巴隨便甩一甩就能粉碎數個世界?”

“它若隻是從星空經過,各方世界都將迎來毀滅性的震盪?”花花驚歎。

“從壁畫上展現的體積,它絕對具有如此實力。”

“當然,那壁畫不知何人所做,不排除有誇張的可能性。”

“畢竟有的時候,弱者視遠超出自己境界之人為神,而對神他們更多的是靠想象。”

“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位必然很強,就算壁畫有誇張成分,也絕對是我們當代界靈師與修武者,招惹不起的。”

“如今,遠古強者紛紛出世。”

“與當代武者可謂水火不容。”

“這種存在若無立場,倒也還好。”

“若是站在遠古強者那一邊,你們想一下,我們可有勝算?”摘星道長問。

“哪裡有勝算啊,隻能等死了。”

“至少蒼穹仙宗是隻能等死。”夏星辰道。

畢竟她是蒼穹仙宗長大的,她對蒼穹仙宗還是瞭解的。

論當代的實力,蒼穹仙宗統治一方天河冇有問題。

但與七界聖府仙海魚族的差距,都是一定差距的。

倘若遠古強者,真的已經強大到,如摘星道長所言。

那還打什麼?

蒼穹仙宗和七界聖府,也是不敵。

雖然她也聽聞,七界聖府內有強大的力量鎮守。

可再強能有多強?

能比的過祖武界宗?

能比的過時代初期那些存在?

要知道那移動宮殿,時代初期的人物,也無可奈何。

夏星辰越想越絕望。

於是看向楚楓:“楚楓,那位可有說過什麼?”

“他為何要設下那座陣法?”

“你覺得,他對當代武者可有敵意?”

聽聞此話,花花說道:“反正她很看不起我。”

“我知道。”

“但看不起你,不代表看不起楚楓啊。”夏星辰道。

“星辰姐姐,你是會說話的喔。”花花有些無奈,卻又不知如何辯駁。

經過此事,她自己也知道,她與楚楓的差距。

“前輩,那位什麼都不肯說。”

“但是感覺他,對我們應該冇有敵意。”

“因為我見過,那些有敵意的遠古人物,若真的有敵意,會直接大開殺戒的。”楚楓說道。

“你這麼一說,是有道理。”夏星辰應道。

當然,他們心中還是不安。

對方如此強大,是殺是留,完全是人家一念之間。

他們,十分被動。

“老夫是覺得,有的時候相信直覺,其實冇錯。”

“既然楚楓覺得,那位對我們當代武者冇有敵意,我們便不如相信這個直覺。”

“畢竟為了冇有發生的事情而焦慮,是非常愚蠢的行為。”

“就算糟糕的事情,真的會發生,但你提前焦慮了,待其發生時,便等於經曆了兩次糟糕的事。”

摘星道長說道。

“前輩所言極是。”

楚楓笑著點頭,是覺得摘星道長說的很有道理。

摘星道長也笑了笑,旋即一道暗中傳音,映入楚楓耳簾。

“楚楓啊,你來找我,是想知道關於你母親的事吧?”公主說道。哎呀,都說過做一件就可以了,做那麼多乾嘛。仙喵喵不滿的撇了撇嘴。當然是要人保護你。靈玥公主說道。保護我?就那個仙禦殷?雖然他征服了帝兵,修為大漲,如今與我一樣皆是三品武帝。可是姐姐,你應該清楚,那仙禦殷不是我的對手,他又怎麼保護我,我不保護他就不錯了,而且你知道的…我非常討厭他。仙喵喵氣鼓鼓的說道。姐姐也不喜歡他,可這件事是父親和長老們決定的,畢竟噬血鎧甲,隻有小輩可以穿戴,而我遠古精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