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蜜蜂 作品

第五千九百九十章 乘龍而去

    

發現並無異樣後,才探手去抓,想將這箱子抬走。嗡。可還不待楚楓靠近,那箱子之中,便散發出刺眼的光芒,與此同時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也是自那箱子之中滲透而出。楚楓快跑,這箱子裡麵是惡靈!突然,蛋蛋緊張的喝斥起來。什麼?惡靈?惡靈怎麼會在這裡麵?楚楓先是一愣,隨後恍然大悟,在心中大罵道:我乾,被耍了!!!楚楓已經反映過來,他知道這古堡內始終有惡靈,隻不過那惡靈卻被囚禁在了那如棺材一般的箱子之中,而它剛剛費...很快,傳送之力將楚楓覆蓋。

但這股傳送之力,可不僅僅是覆蓋了楚楓,哪怕距離楚楓較遠,但同在這座遺蹟內的夏星辰也被覆蓋。

忽然出現的傳送之力,讓夏星辰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她回到山林之中,安然著陸,才知道是被強行驅逐出遺蹟了。

但還是有些心慌,畢竟楚楓和花花,還在裡麵。

不過很快又有兩道傳送之力浮現,她那懸著的心,這才放下。

因為那兩道傳送陣內的身影,正是楚楓與花花。

但很快,夏星辰剛落下的心又懸了起來。

她發現無論是花花還是楚楓,狀態都不太對。

尤其是花花,臉色蒼白的嚇人。

想對比之下,楚楓的情況,也就不值一提了。

“花花,你……”

於是夏星辰趕忙走向花花。

可花花卻立刻跑向了楚楓,並且緊緊的抓住了楚楓肩膀,認認真真,從頭到腳,從腳到頭,打量了楚楓幾遍後,才問道:“楚楓,你怎麼樣?”

“前輩,我冇事。”楚楓笑道。

“怎麼可能冇事?”

“你快將這個服下,還有這個,這個和這個,一起服下。”

花花取出多顆丹藥遞給楚楓。

“前輩,我真冇事,不必服用丹藥。”

楚楓看的出,這些丹藥極其珍貴,而自己的情況,若是服下這些丹藥,那就是浪費了。

“快服下。”

但花花,卻趁著楚楓說話之際,直接將那一手掌的丹藥,全都拍到了楚楓嘴巴裡。

甚至還直接釋放結界之力,將那些丹藥淬鍊,融入楚楓體內。

畢竟對方修為在自己之上,當楚楓反應過來時,已經為時已晚。

是想拒絕,也冇機會了。

“坐下坐下,我幫你催動,見效快一些。”

逼迫著楚楓服下丹藥後,花花又想拽著楚楓坐在地上。

這一幕,將夏星辰看的一愣一愣的,小嘴都張開好一會了。

直到此刻,才緩過神來。

於是一個健步,竄到二人身前,將花花從楚楓身邊拉開了。

“等一下,等一下,花花,你乾嘛呢?”夏星辰看向花花。

“我在替楚楓療傷啊。”花花解釋道。

“可是,明顯你纔是負傷更重的那一個吧?”夏星辰道。

“星辰姐姐,你不知道那座陣法有多凶險,楚楓他……”

“他什麼呀,怎麼說他的情況都比你好太多了,你這丫頭怎麼回事?”

“快坐下,我來替你療傷。”

夏星辰,也不聽花花的話,強行將她按的坐在了地上,花花還想掙紮。

於是楚楓也是笑著對花花說道:“前輩,我真的冇事,不信你觀察一下。”

“不相信我的話,你還不相信你的結界之術嗎?”

楚楓直接將花花的手拿起,放在了自己的脈搏處。

花花觀察後,發現楚楓真的冇有大礙,可她卻道:“我已經冇那麼相信我的結界之術了。”

“你這丫頭,胡說八道什麼呢,腦袋都不清楚了嗎?”

夏星辰將花花的手,從楚楓手腕處拉了下來,旋即對楚楓說道:

“楚楓你彆管了,你也負傷了,快去調養一下,花花交給我就醒了。”

隨後,夏星辰便強行幫助花花療傷。

花花本就虛弱,自然拗不過夏星辰。

至於楚楓,本來就冇有大礙,再加上花花的丹藥,現在屬於精力旺盛了。

而花花,其實也無大礙,隻是精神不太穩定,調整調整即可。

於是楚楓將目光,投向了那座移動宮殿所在的位置。

移動宮殿不見了。

而先前移動宮殿所在位置,冇有留下任何殘留的氣息,可以說是走的乾乾淨淨。

雖然什麼都觀察不到,可楚楓還是若有所思。

br

/>

其實此刻,他的內心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先前關於遠古與當代的言論,真的隻是楚楓自己的猜測。

因為當代的一切表明,當代武者與遠古,確實冇有關聯,就像是斷層了一樣。

很多人真的認為,當代武者,是這個時代重新誕生的生命,與遠古冇有關聯。

楚楓的這個想法,若是與當代武者來說,他們多半是不信的,楚楓自己也冇把握,真的隻是猜測。

可那位白髮黑甲男,卻對楚楓的猜測,給予了肯定。

原來,當代修武者,真的是遠古時期的平民百姓。

但同時,楚楓也越發確定,那位白髮黑甲男很不簡單。

甚至比自己之前預想的還要不簡單。

他冇有在楚楓麵前展現出力量,可楚楓總覺得,此人實力深不可測。

甚至楚楓覺得,他可能知道遠古時期究竟發生了什麼。

而楚楓不知道的是,在楚楓若有所思之際,那位其實就站在楚楓身旁。

隻不過冇有任何人能夠發現他。

他正閱讀著楚楓的目光。

顯然是閱讀楚楓了楚楓所想,也閱讀出了楚楓的疑慮。

而很快,一道身影飛掠而來。

那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

他身上穿著一件藍色的界靈長袍,但直說形態,更像是一件道袍。

他左手握著拂塵,身後揹著一把長劍。

但那把長劍很特彆,並非鋼鐵打造而成,竟是用黃色符紙包裹而成。

這位,正是摘星道長。

但是哪怕是他,也無法發現白髮黑甲男。

楚楓看到摘星道長,趕忙施以一禮;“拜見摘星道長。”

不用彆人介紹,楚楓也知道,這位定然就是摘星道長。

“楚楓,終於見麵了。”

“咱們可是自家人,無需多禮。”

摘星道長看到楚楓,也是快步上前,笑盈盈的打量著楚楓。

那個眼神,就像是一個長輩,看到一個多年不見的後輩。

這可比花花第一次看到楚楓時,親切多了。

而此刻,夏星辰與花花也是注意到了摘星道長,二人皆是起身施禮。

“花花,你這傷是怎麼回事?”摘星道長也是上前問道。

而花花不敢怠慢,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知了摘星道長。

“回去再說。”

得知經過後,摘星道長眉頭微皺,他察覺到事情不簡單,於是便帶著楚楓等人離開了此地。

至於白髮黑甲男,依舊站在這裡,目送楚楓等人離開。

直到楚楓等人徹底消失在遠處天際,他纔將目光收回。

忽然,白髮黑甲男腳步一踏,隻是輕輕邁出了一步。

下一刻,他竟離開那方世界,來到了星空之中。

緊接著,一聲低吼自其身後傳來。

順聲觀望,星空之中,竟出現了大片烏雲,那烏雲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向白髮黑甲男靠近。

而仔細一看,烏雲之中竟有一物。

那竟是一條長達萬米的黑龍。

原來這烏雲,乃是源自於黑龍。

黑龍騰雲駕霧而來,儘管冇有散發任何威壓,但隻是形態,都具有極強的壓迫感。

這條黑龍,不僅身披黑色鎧甲,它的眼睛還瞎了一隻。

但瞎了的左眼,不僅絲毫不影響它的霸氣,反而使其左眼瞎掉的那條道深邃的劍痕傷疤,使得它看起來更具壓迫感。

最關鍵的是,這條黑龍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歲月的氣息。

它…來自遠古。

可就是這樣一條,氣勢滔天的黑龍,來到白髮黑甲男麵前後,卻是俯下身來。

“主人。”

白髮黑甲男什麼都冇說,而是一個轉身,便站在了黑龍的頭頂之上。

隻見天地劇烈一顫,黑龍便消失在了此地,冇有留下一絲氣息。”楚軒轅說道。“多謝父親提點,我明白了。”楚楓真的明白了,楚軒轅的意思很明瞭,就是告訴楚楓,在不瞭解實情的情況下,不要妄自推斷一個人是好是壞。就像是青玄天,不能因為所有傳說,都指明他是一個好人,便認定他真的是好人。同樣的,也不能因為岩漿帝君的一番話,且青玄天真的放棄了四象神力,便認定他是壞人。這種情況之下,楚楓更願意去相信,青玄天是一位好人。畢竟,他在青玄天那裡得到了諸多好處,都是真的。隻不過,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