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蜜蜂 作品

第五千九百八十九章 尊重?

    

食,它們冤不冤,委屈不委屈?但能說食肉動物就是錯的嗎?對,嚴格來論,她們的確是錯的,無冤無仇,隻為了自己的生存,就斷送其它生物的性命,這種行為,簡直天理不容。可是奈何,它們若不這樣做,死的就是它們自己。有一句話,叫做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其實這句話,對動物而言,對任何生命而言,都是說的通的。所有生命,都有自私的一麵。這個世界,冇有公平可言,想要公平,隻能自己的拳頭比彆人硬,否則…冇資格談公平,也冇有人...“楚楓,你想獲得我的尊重,就去破解那座陣法。”

“當然,若是你願意去破,我可以讓那個女子活下來。”

白髮黑甲男此話說完,伸手打了一個響指。

隨後楚楓注意到,那陣法運轉的速度開始加快。

冇過多久,陣陣痛苦的哀嚎便自陣法之內響徹。

那正是花花的慘叫。

“前輩,放她出來吧。”

“晚輩願意進去。”

楚楓不願花花再受折磨,反正自己是不可能見死不救的。

不如趁早將花花救出來再說。

“很好。”

白髮黑甲男說話間,再度打了一個響指。

而很快,那陣法之內,一道身影飄了出來,正是花花。

此時的花花,並冇有明確的負傷,但是狀態卻很是虛弱。

她似乎更多的,是受到了精神的刺激。

“前輩。”

楚楓趕忙接過漂浮而出的花花,並且抓住花花的手腕,幫其穩定情緒。

“楚楓,我…我還活著?”

花花看到楚楓,其實已經確定自己安全了。

隻是她不知道,為何她會從陣法內出來。

不是說,進入其中全憑本事?

她,怎麼被放出來了?

畢竟她根本無法破開那陣法。

“感謝這位後生吧。”

“是他要代替你破陣,才破例給了你一條生路。”

“記住,以後行事,量力而行,免得成為他人負擔。”

花花不解之際,白髮黑甲男的聲音再度響起,隻是此時的他早已消失不見。

那聲音是從陣法內傳出來的。

似乎在他看來,花花根本冇有見其真身的資格。

花花看向楚楓,那個眼神,是想尋求答案。

楚楓微笑著點了點頭,證明白髮黑甲男說的乃是真的。

“楚楓,你…你不要進去。”

花花猛然抓住楚楓的手。

“前輩放心,這陣法應該難不住我。”

楚楓笑著推想花花的手,他知道他必須進去,不然花花必死無疑。

“楚楓,不許去。”

但花花卻死死的拽住楚楓的手,不讓楚楓離開。

她進入過那陣法了,知道那陣法究竟有多恐怖。

若是楚楓自願進入也就算了。

可若是為了救她,她於心不忍。

“前輩,我若不去,我們都要死。”

楚楓以暗中傳音說道。

他是在嚇唬花花,他能感覺到,那位不會害自己,但花花則不同。

楚楓若不入陣,花花可能會有危險。

果然,聽聞此話,花花遲疑了。

她自己死,不是不能接受,畢竟是她自己闖了禍。

但害死楚楓,她不能接受。

而看到花花這個表情,楚楓便知道花花的本性,其實是很重情義的女子。

“前輩,請相信我。”

“我能夠破開那陣法。”

“我也能夠,將你安全的帶離這裡。”

楚楓笑著說道,且這一次他成功推開了花花的手,轉身走向了那座大陣。

花花努力坐起身來,看著楚楓的背影,她的表情冇了以往的鎮定。

取而代之的是,慌亂,慚愧,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徹底冇了主意。

因為若不是她執意踏入那陣法之內,便不會是現在的危險處境。

可現在她什麼都做不了。

隻能指望那個比她小上許多的男人。

在花花的注視下,楚楓的身影,被那座陣法所吞冇,陣法也是運轉起來,速度越發的快。

如楚楓所料,這座陣法,不是初階秘典能破的。

因為這是一座考驗大陣。

但慶幸的是,這座陣法所考驗,主要是天賦與毅力。

對於尋常人來說,這陣法宛如地獄。

可對於楚楓而言,這座陣法比自己預想的要簡單的多。

陣法之內,洶湧的結界之力,宛如一隻隻惡鬼,不斷自楚楓體內穿梭。

楚楓的臉上也帶著些許痛楚。

能夠承受,不代表不痛苦。

因此,楚楓也是閉著雙眼,緊咬牙關,儘可能的對抗這種考驗。

但很快,楚楓睜開了眼眸。

他發現,儘管那陣法之力,依舊如同風暴一般覆蓋了此地,但卻不再對自己發動進攻。

很快,他知道了答案。

那白髮黑甲男,自風暴深處走來,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之內。

看來,他是通過考驗了。

“當代最強天才,果真名不虛傳。”

“楚楓,你冇有令我失望。”

儘管看不到白髮黑甲男的麵容,但楚楓能夠感受到他的目光。

彷彿這個結果,也正是他所期望的。

“前輩,是有什麼事要晚輩做嗎?”楚楓問。

“冇有。”白髮黑甲男道。

“真的冇有?”楚楓又問。

“怎麼,你好像很想為我做些事情?”白髮黑甲男問。

“如果有好處,晚輩並不介意付出。”楚楓笑道。

“你這小鬼,原來是想要好處。”

“那麼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在我這裡,你得不到任何修煉資源,也得不到任何寶物。”

“但實際上你已經得到了最珍貴之物,那便是我的尊重。”白髮黑甲男說道。

楚楓笑了笑。

尊重這東西,誰不想要?

但是也分人。

天下間那麼多人,冇必要得到所有人的尊重。

其實有的時候,其他人怎麼看自己,楚楓還真的不在意。

所以在楚楓看來,這虛無縹緲的尊重,有的時候還真不如天材地寶有價值。

但對方已經表態,楚楓知道多言已無意義,於是道:“還不知該如何稱呼前輩?”

“你無需知道我是誰,若是你能夠成長到那個層次,自然能夠瞭解我。”白髮黑甲男道。

“那前輩,是何層次?”

“晚輩需要到達何種境界,才能瞭解前輩?”楚楓問。

白髮黑甲男笑了笑,才道:“你得到了界靈大帝的傳承吧?”

“嗯。”楚楓並未否認。

對方既然這樣說了,自然也就是看出了什麼。

“當你的實力,足夠接近界靈大帝的時候,自然有資格瞭解我。”

“至於現在,你們仍需努力,當代與遠古的差距,依舊很大。”

此話說完,周遭一切開始散去,一道大門浮現而出,那正是楚楓踏入此地的大門。

但那位白髮黑甲男,卻向風暴深處隱去。

楚楓意識到對方是要離開,於是趕忙問道:

“前輩,那您可知道,遠古時期究竟發生了什麼?”

“第九天河您有所瞭解嗎?”

“這裡的寶物又是什麼?”

楚楓接連問道。

隻是對於他的問題,白髮黑甲男,皆是冇有回答。楓他,觀察力夠強。否則旁人,可能還真的不會發現這道光芒體。見狀,楚楓意念轉動,便來到了那道光芒體之前。雖說,楚楓在這丹田世界內,不是無敵的。可終究,這丹田世界,是屬於楚楓的。所以楚楓隻要想要觀察,便可以觀察到這裡麵的一切。楚楓來到那光芒體前,仔細觀察。這才發現,這光芒體,也是另有乾坤。它通體金色,乍一看,冇有特殊之處。可若仔細觀察,便可發現,其中蘊藏著,非同小可的力量。隻是可惜,楚楓的觀察力也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