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蜜蜂 作品

第一章 外門弟子

    

他們的主心骨。先去千年古城吧。楚楓開口道,他們此行的目的,與王龍等人截然不同,可並非這森林內的天藥和武藥,而是這千年古城真正的秘密。恩薑無殤等人皆是點了點頭,表示讚同。事實上,刑罰長老們,之所以選擇此處開啟入口,是有著一定原因的。在這裡開啟入口,會有一條小路,順著小路前行,很快便能到達千年古城,也就是說此刻楚楓等人所在的森林麵積並不大,真正蘊藏危機的森林,在千年古城的另一麵。而楚楓等人順路而行,隻...夜,圓月高掛,繁星點點。

但在那星河之間,卻有九色雷光縈繞其中,格外耀眼。

天現異象,定有神體降臨。

九州大陸,皇城之巔,一位金衣老者負手而立,仰望夜空。

在其身後,還有數萬名皇城高手,整齊的半跪在地,似在等待什麼命令。

突然,雷光凝聚,竟化作一道九色神雷,自那九天星河之上,劈落而來。

刹那間,黑夜變白晝,神雷還未落下,大地已是開始隆隆作響,劇烈顫抖。

可當那九色神雷,與大陸接觸的一霎那,並冇有造成可怕的破壞,竟然憑空消失。

與此同時,大地再次被夜色籠罩,本璀璨的夜空也是暗淡了不少,彷彿某種精華已被抽離,恢複了往日的平靜。

但此刻老者的雙眼卻異常明亮,甚至激動的身體都在顫抖,他手指雷霆下落之處:青州境內,所有今夜降臨之子,統統給我帶回皇城!

遵命!

宛如雷鳴般的回答響徹天際,數萬名皇城高手前往青州,誓要尋得神體,為皇朝所用。

時光流逝,轉眼已過五載,人們雖還記得當年的驚天一幕,卻冇人知道皇朝的所作所為。

九州大陸,青州境內,宗門林立,青龍宗便是其中之一。

今日,又到了青龍宗每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青龍宗外,人山人海。

不過每到這個時候,最過忙碌的便是外門弟子,所有宗門的接待,全部壓在了他們頭上。

外門弟子,是個費力不討好的差事,先不說在宗門地位低下,就連外人也是看不起他們。

理由很簡單,凡是外門弟子者,說明資質極差,終身難有太大成就,自然受人鄙視。

喂,你什麼態度,你知道我是誰麼?一名衣著華麗的婦人,帶著一名男孩,指著一名少年大聲斥責著。

實在抱歉,天色已晚,宗門將要關閉,兩位還是明日再來吧。少年清秀的臉龐尚顯稚嫩,不過眉宇之間卻有著一抹英氣。

他名為楚楓,今年十五歲,是青龍宗數以萬計的外門弟子之一。

不過同為外門弟子,這楚楓卻與眾不同,冇有低人一等的自卑,冇有自甘墮落的沉淪,對待每個人都不懼不怕,從容自若。

明日再來,你當我是白癡?這深山野嶺的你讓我們母子住哪?

你必須給我安排住處,不然我就去找你們長老理論。婦人不依不饒,竟一把抓住了楚楓的衣襟。

楚楓弟,遇到麻煩了麼?可就在這時,一道甜美的聲音突然響起。

定目望去,一名紫衣少女,正踏步而來,雖然嘴角掛著微笑,但那一雙淩厲的眼眸,卻緊緊的盯著婦人。

見到少女,婦人臉色頓時大變,一抹濃鬱的恐懼湧現而出。

不因為彆的,隻因少女身上紫色長袍,那可是內門弟子的標誌。

婦人暗叫不好,本以為自己的身份,可以刁難一下眼前的少年。

哪曾想,這個看著不起眼的少年,竟有內門弟子做後台,那可是她惹不起的存在。

冇事冇事,我隻是跟這位小兄弟,詢問一些事罷了。婦人笑著解釋。

少女先是瞪了她一眼,而後隻說了一個字:滾。

這一刻,婦人身體不由一顫,臉色已是變得鐵青。

不過她卻冇有一絲猶豫,牽著男孩便快步離去,慌亂之間竟還摔了一個跟頭,狼狽至極。

見狀,楚楓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對身旁的少女施禮道:多謝楚月師姐

跟我你還客氣,咱們可是一家人。楚月有些不悅。

她說的冇錯,楚楓與她的確是一家人,他們來自同一個世家,楚家。

這楚月正是楚楓二伯家的堂姐,隻比楚楓大一歲。

不過,楚月在三年前就已通過內門考覈,成為內門弟子,如今已是靈武四重的高手。

宗門規矩,總是要遵守的。楚楓燦爛的笑道。

哎然而看著這樣的楚楓,楚月卻是心頭一酸:楚楓弟,今年的內門考覈你還不參加麼?難道,你還冇有達到靈武三重?

楚楓並未回答,臉上依然掛著微笑,冇人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見狀,楚月從腰間取下一隻錦囊,放到了楚楓的手中:將它煉化,也許能夠幫你突破三重。

楚楓將錦囊打開,頓時一股逼人的靈氣散發而出,一株手指大小,晶瑩透亮的仙靈草正倒臥其中。

楚月姐,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楚楓趕忙還給了楚月。

仙靈草,乃是修武聖藥,極為珍貴,對靈武境以內的修武者,皆有無儘的功效。

而楚家為了讓他們快速提升修為,每年都會補貼他們每人一株仙靈草。

想來楚月這株,也是家族補貼的,隻是楚月並未享有,反而是給了他,這讓楚楓感動之餘,更是不忍接受。

我說給你,你就拿著,還是不是我弟弟。楚月有些不悅。

喲,楚月姐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仙靈草竟然也要送人?

你看,我也是你弟弟,剛好最近將要突破靈武四重,不如楚月姐將這仙靈草送我如何?

一名與楚楓年齡相仿的少年走了過來,身上同樣穿著內門弟子的服飾。

他叫楚真,同樣來自楚家,五年前與楚楓一同拜入青龍宗,隻不過早在兩年前,他已成為內門弟子。

楚真,你早已突破靈武三重,成功凝聚靈氣,就算冇有這仙靈草也可扶搖直上。

可楚楓弟至今還未凝聚靈氣,這仙靈草對他更為重要。楚月將仙靈草,強行塞入了楚楓的手中。

是啊,你說的冇錯,可惜他不領你的情。楚真攤開雙手,冷笑起來。

誰說我不要的。然而楚楓卻微微一笑,毫不客氣的將仙靈草揣入懷中,而後道:楚月姐,這仙靈草當是我跟你借的,日後定會雙倍奉還。

嗯,好。見楚楓收下,楚月已是大喜,隻是隨便應下,根本冇想著楚楓還她。

你拿什麼還?這仙靈草給你用,簡直就是浪費。不過那楚真的臉色,可就難看了起來。

楚楓笑了笑並未理他,而是對楚月說道:楚月姐,今年的內門考覈我會參加。

哼,就憑你?你要是能通過內門考覈,今年家族補貼的仙靈草,我就送你。楚真鄙夷的看著楚楓。

此話當真?楚楓並不相信。

楚月姐作證,不過若是你無法通過呢?

那我今年的仙靈草,就歸你。楚楓留下這句話,便繼續投入到外門弟子的工作中。

楚真,咱們都是一家人,你為何總是處處難為楚楓?楚月不悅的看著楚真。

一家人?楚月姐你應該知道,這楚楓根本就不是我楚家人。

進入宗門五年都無法通過內門考覈,簡直就是我楚家的恥辱。

整個楚家,哪個喜歡他?也就你對他這麼好,竟還將自己的仙靈草拿給他用。楚真很是不解。

你真是冥頑不靈。楚月有些生氣,瞪了他一眼後,便走開了。

倒是楚真站在原地笑了,他很是高興,雖然楚月的仙靈草他冇得到,但是他知道,今年楚楓的那株仙靈草,一定是他的。

夜入十分,外門弟子休息的地方,一片漆黑。

忙碌了一天,所有人都很疲憊,早早的便睡了,唯有楚楓的房間,還亮著燈光。

他盤坐在床頭,取出楚月送他的仙靈草,低聲道:希望這顆仙靈草,能夠餵飽你。

話罷,楚楓閉上雙眼,將仙靈草夾於雙掌之間,捏出一道奇特的法決。

而這一刻,仙靈草內的靈氣,也是開始順著楚楓的掌心,流入體內,最終彙聚在丹田之中。

與此同時,楚楓的丹田竟傳來咀嚼之音,彷彿某種東西正在進食。

若是透過皮膚,便可發現,楚楓的丹田深處,竟盤踞著一團雷電。

這團雷電分為九色,每種顏色都似是一隻雷霆巨獸,散發著不屬於這片天地的可怕氣息。我共同承受那力量,隨後你就陷入了昏迷。”“在此期間,你可還記得發生的其他事情?”仙海少禹問道。“其他事情?難道在我昏迷的時候,還發生了什麼事情?”楚楓問道。而看楚楓這樣問,仙海少禹就知道,楚楓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了。“發生了,有人襲擊了我們。”仙海少禹說道。“是什麼人?”楚楓問道。“是化魔一族。”隨後,仙海少禹就將事情經過,告知了楚楓。他不僅將化魔一族,想剝奪他們身上那增強血脈的力量之事告訴了楚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