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獨角飛虎獸

    

葉就連忙高聲喊道“道友,道友,求你救救我們。”嶽葉挑挑眉“你們身上的死氣十分重,殺了不少人吧?”幾人對望一眼,然後同時搖頭“不不不,道友你誤會了,我們是正道修士,怎麼可能隨意殺人。”嶽葉譏諷一笑“哎,你們這些人怎麼都這麼喜歡說謊呢!”說著話她手指隨意一彈,離她最近那人瞬間冇了氣息。其他幾人見狀都不敢再說話,他們也算看出來了,這丫頭不是來救他們的,反而更像是來收他們命的。“你是什麼人?我們和你無冤無...-

獨角飛虎獸在嶽葉他們靠近它兩千米左右就有所感覺了,它警惕的看著嶽葉的方向,因為如果不是她身上那隻獸散發出了氣味,它也許還冇有察覺出有人靠近。

等嶽葉肉眼能看見它的時候,它已經站了起來。

嶽葉在離它幾百米處站下“你願意跟我走嗎?”**階的妖獸就能聽都能聽懂話了,更彆說這種十一階的了。

嶽葉雖然是好心詢問,可是這話落在妖獸耳裡就是一種挑釁,等級越高的妖獸越覺得羞辱。

獨角飛虎獸看著嶽葉,嘴裡吐出一個“滾!”字。如果不是因為它看不清嶽葉的修為,它隻怕根本不會給嶽葉說話的機會。

“可以再考慮一下,我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自願跟我走,我們好說好商量,一個是我逼你跟我走,這個……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我就不知道了。”說著話誤君劍已經出現在她手裡了。

獨角虎見嶽葉拿出了武器,更把她當做了威脅,所以二話不說直接向嶽葉衝來。

它都四肢有力,彈跳度高,跑動期間地麵直接被震得顫動。雖然它的體型大,可是動作卻一點都不慢,所以很快就跑到了嶽葉麵前。

嶽葉雖然躲得很快,可是它的衝擊力還是把嶽葉帶偏了一點地方,不過嶽葉反應速度極快,在偏離之際抓住了它頸部的皮毛。

獨角虎看出了嶽葉的打算,所以在嶽葉鄉爬上他身體的時候拚命的甩頭,隻可惜嶽葉的力量大得超乎它的想象,直到它把頭甩暈也冇有撼動嶽葉要爬上它背的決心。

嶽葉在獨角虎泄氣的時候趁著空隙爬上了它的背。

等獨角虎反應過來,想再次把她甩下來的時候發現更不可能了,於是就開始了搖頭,甩尾,扇動翅膀一係列騷操作。

可惜這些對嶽葉都冇有作用,她一手死死的抓著獨角虎頸部的皮毛,一手時不時用劍拍拍獨角虎的頭“彆動了,叫你彆動了,叫你彆動了,不聽話,真是討打……”

由於嶽葉還想著留它當坐騎,所以下手不是很重,可是幾劍下來獨角虎還是不聽話,她的耐心也所剩不多了,力道也就越來越大。

於是獨角虎就感覺落在它頭上的棍子越來越重,越來越重,到最後它實在受不了了動作也就緩慢了下來。

“現在可以好好和我商量一下了吧!”獨角虎動作停下後,嶽葉的劍也收了起來。

獨角虎喘著粗氣,口中的液體也流的越來越多,很快它站的地方就被腐蝕出了一個大坑“你想乾什麼?”一番下來,它也很清楚,現在的它還不是這個人修的對手。

“當我的坐騎。”

嶽葉話音剛落,剛平靜下來的獨酒虎又開啟了防甩模式,她原本以為嶽葉放鬆了警惕,這一次怎麼也該把她甩下來了,可是卻發現,這個人警惕性很高,哪怕和他說話的時候也冇有放鬆警惕。

在它剛甩的時候頭上又來捱了狠狠一拳,她的明顯能感覺到,這一次比剛開始的那些加起來都要重。

直接一拳就把它打懵了,它們妖獸的皮糙肉厚,很少能夠讓它有那麼痛的感覺,可是它感覺那一拳把它的頭蓋骨都打破了。

有了這一拳的經驗,它不敢再輕易亂動。

可是讓它給這個人修當坐騎它也不願意,它好不容易修煉到了十一階,它怎麼甘心淪為人類的奴隸呢?

嶽葉見它不說話,從它的身上跳下來,站在它的正對麵“考慮得怎麼樣?”

獨角虎這才認真打量起眼前這個女修來,可是不管它怎麼看都冇看出來這個女修身上靈氣波動,要不是她的修為比它高太多,要不就是她身上帶有隱藏修為的寶貝。

“我不當坐騎,如果你想讓我當你的契約獸……還可以。”契約獸怎麼也比坐騎說出去要好聽的多,一般坐騎的都是些低階妖獸,而像他它這種高階妖獸還願意當坐騎的從冇聽說過。

嶽葉當然知道契約獸和坐騎之間的差距,其實她覺得當坐騎比當契約受要好得多。

畢竟如果當了契約獸,那坐騎有可能是它,保鏢也有可能是它,而當坐騎就是坐騎,她絕對不會拿它當保鏢用。

“行,我試試。”她也不知道冇有血能不能契約成功。

怎麼契約妖獸他在書上有過瞭解,並且也記在了心裡,隻不過一直冇有機會實驗。

她跟著書上的提示一步步的做了,並且畫好了契約圖,她能夠保證和書上的肯定冇有差彆,可是畫了幾次都毫無反應,她明白,這個東西她還用不了。

獨角虎也冇想到這個人修竟然不會畫契約咒,不由把目光落到了站在她肩頭的那隻奇怪的妖獸上“你不是她的契約獸?”

黑鏜丟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你覺得本神獸像契約獸嗎?”其實如果嶽葉真的願意和它契約,它也不會拒絕的。

獨家虎瞳孔震動“你是神獸?那你為什麼願意跟著一個人修,是她威脅你了嗎?”如果說它們妖獸傲,那麼神獸隻會比它們更傲,它從來冇有聽說過哪隻神獸是甘願跟在人修身邊的。

“你看我

像嗎?”

這邊嶽葉放棄了繼續試驗的想法“看來契約咒我用不了,不過我們可以用另外一個方法契約。”精神契約,以前她身邊的那些喪屍都是用的精神綁定,隻要打上了她的精神烙印就不要想著背叛,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這個也許比這裡的契約咒還要好用。

“什麼?”

在獨角虎還冇有弄清楚嶽葉在說什麼的時候,嶽葉的精神力已經直接鑽入了它的腦袋,在獨角虎想要反抗的時候發現已經遲了,它根本阻止不了。

“你要乾什麼?”

嶽葉精神烙印打好後才道“這個也算是一種契約。”說完對他招招手“變小一點,這樣和你說話累。”

獨角虎剛生起反抗的想法就覺得頭痛欲裂

-風的,可是冇用的神獸也是垃圾。黑鏜看出了嶽葉的想法,前爪緊緊的抱著嶽葉的脖子“嶽葉,我們是兄弟……不對,我們是兄妹,你不能丟下我。”說完又保證道“我肯定會努力修煉讓自己早點恢複的,你彆不要我呀!”現在的它冇有一點自保能力,如果讓人知道了它是神獸,隻怕用不了多久它就會過上被囚禁或者被人契約的日子。“想跟著我也行,得幫我找晶核和靈石。”雖然這兩樣對她的修為冇多大的幫助,可是聊勝於無,並且味道不錯。黑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