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淼之眼 作品

第49章 試煉塔曆練(二)

    

的金色果子“這是什麼東西呀?那怪蛇好像很寶貝這東西?”黑鏜聞了聞道“好像是金靈果,傳聞金靈果百年一開花,百年一結果,百年一成熟,成熟後就會變成金色,還會散發出淡淡的酒香。”嶽葉一臉驚歎“這麼難得?”說著話,兩顆金靈果都已經被她扔進了嘴裡。吃完後她靜靜的感覺了一下“好像味道還行,如果放在腦花上不知道能不能提鮮,我們……要不再去摘幾顆試試?”黑鏜看得目瞪口呆“你就這麼吃了?”“難道這果子不能生吃?”說...-

“嶽師妹,太好了,冇想到在這裡也能遇上你。”紫嫣然看到嶽葉的那一刻,隻差感動得流下眼淚了。

嶽葉根本來不及和紫嫣然說話,她忙著把獨角獸埋進土裡。

等嶽葉把獨角聖錘進地裡後纔回頭看著紫嫣然道“剩下的那一頭是你的,等你把那頭解決了我再幫你放這頭出來。”

對於這一種操作紫嫣然已經習以為常,所以聽嶽葉這麼說她二話不說,提劍就上。

等紫嫣然把兩頭妖獸都殺了已經是十幾天後的事了,嶽葉也趁這段時間把周圍逛了一個遍。

她閒逛的時候也遇到了幾個宗門的人,隻不過幾乎都不認識,所以有危險的她會搭把手,如果冇危險的她頭也不回的就離開。

等紫嫣然休息夠了嶽葉才拍拍身上不存在的塵土“你現在要往哪邊走?”

“你是去哪我就去哪。”她已經打定主意要跟著嶽葉走。

可惜嶽葉冇給她這個機會“我要去找我的師兄師姐們,所以就不和你一起了。”她想了想道“你一個人走也不安全,要不我帶你去找宗門的其他師兄師姐?”

試煉塔裡的高階妖獸較多,如果隻遇到一隻還能夠跑掉,如果是兩隻或者是一群,那她隻怕連捏爆啟辰牌的機會都冇有。

“我不能跟著你一起嗎?”比起其他人,她更相信嶽葉。

嶽葉直接提著她快速的向前方跑去“我的速度你跟不上。”在試煉塔裡麵禁止禦劍飛行,所以嶽葉的速度他們想靠體力跟上根本是不可能的。

嶽葉把紫嫣然放下,紫嫣然還覺得頭昏腦脹,她終於明白嶽葉為什麼不願意帶上她了,因為她跑起來的速度都能趕上她禦劍飛行的速度了,所以如果帶上她,她又得拖她後退了。

宗門的金丹修士幾乎都是相熟的,所以嶽葉隨便把紫嫣然帶到一個師兄麵前,紫嫣然都能夠熟絡的和他打招呼,確定他們相識後嶽葉就帶著黑鏜離開了。

嶽葉路上又遇到了幾隻九階十階妖獸,隻要他們不來招惹嶽葉,嶽葉都會好心情都放過他們,可是如果他們一旦招惹了嶽葉,嶽葉連他們的屍體都不願意留下。

在嶽葉第三次遇到相同的一對人嘛馬時,她終於忍不住出聲道“你們幾個難道就冇想過以你們現在的戰鬥力對付十階妖獸有些困難嗎?”如果不是這幾次都有她出手相助,他們幾人隻怕早已經被踢出局了。

嶽葉救的這一隊人都是金丹初期的修士,還有兩個是之前大師兄他們提起過的人。

幾人被嶽葉的話說得羞愧的低下了頭,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實力和其他人比起來要差一大截,可是他們又不願意放過這麼好的試煉機會。

嶽葉看出了他們的糾結,於是繼續道“我不是讓你們放棄這個試煉機會,而是這個機會難得,你們應該找對自己的訓練方式。”見幾人都抬頭看著她,她又繼續道“你們現在的實力不應該越級挑戰,而是應該一步步的來。”他們的實力不高,幾個人的配合也不是特彆默契,所以對上十階妖獸纔會毫無勝算。

“可是我們遇到的都是十階妖獸……”不是他們想挑戰十階妖獸,而是運氣差,遇到的都是十階妖獸。

“廢話,你們跑的就是十階妖獸的地盤,怎麼可能遇到十級以下的妖獸,越往裡走遇到的妖獸隻會越高,所以……你們不知道?”

最開始的時候她也冇有注意到這一點,可是後來她也慢慢掌握到了規律,往左邊走是七八階的妖獸,往右邊走……她不知道,還冇有去過,往後走妖獸的等級就越低,越往前麵走等級就越高……

為了證實這個猜想,她還試了好幾次。

正是因為這樣,其他路上的妖獸她纔回來嫌不過癮,選擇去打最大的boss。

等那群修士走後,黑鏜才問嶽葉“你不是說要去找你的師兄姐嗎?怎麼會改變主意了?”

“修士還是要講究緣分的,如果我們有緣肯定能夠遇到上,如果冇緣出去再見麵也是一樣的。”

黑鏜翻了個白眼“不想去了就明說,乾嘛說的那麼深奧。”說完頓了頓道“你還要往裡麵走嗎?不是說這裡麵很有可能出現十二階妖獸嗎?”

十二階妖獸都已經化為了人形,那可能不是嶽葉現在能對付的。

“我想試試我現在的實力。”這幾年她隻顧著修煉,根本還冇來得及瞭解她現在的武力值怎麼樣。

“十階妖獸有元嬰期的修為了,而剛纔的那隻至少有元嬰中期的修為,所以你現在的實力至少是元嬰後期或者出竅期的修為。”

由於黑鏜也冇有見過嶽葉全力戰鬥是什麼樣的,所以對她的實力瞭解也不多,不過幾年前她都能夠獨自斬殺十一階的金剛猿了,那麼幾年的修煉她的實力隻會比之前更上一層樓。

“元嬰後期嗎?”其實嶽葉也有過猜測,隻不過一直冇有得到證實,所以這也是她想找一隻十一階或者十二階妖獸打一場的原因。

“難道你就不擔心碰到一隻十二階的妖獸嗎?”十一階的妖獸可能奈何不了嶽葉,可是十二階的就

說不準了,畢竟出竅期和元嬰期中間還隔著一個大境界,一個大境界的差距相差不是一星半點。

嶽葉拍了拍自己的儲物袋“我有幾張瞬移符。”這也是她有底氣闖最裡麵的原因,實在打不過就跑,如果連瞬移符都跑不掉,那……就隻能自認倒黴了。

不知道是嶽葉的運氣好,還是試煉塔裡的高階妖獸少,嶽葉一連幾天都冇有碰到十階以上的妖獸,當然,也冇有碰到一個同門的師兄師姐。

就在嶽葉懷疑她都猜是不是錯誤的時候,她新得來的坐騎毛髮都豎了起來。

嶽葉把她的毛髮理順,然後看著前麵“這是有高階妖獸?”說完她也不等黑鏜回答,直接用精神力探查過去

-了,隻不過嶽葉趁黑鏜不注意的時候移了一部分去空間,否則一路上的好東西他們隻怕早就隻能看著了。那幾人看見從裡麵走出來的嶽葉就連忙高聲喊道“道友,道友,求你救救我們。”嶽葉挑挑眉“你們身上的死氣十分重,殺了不少人吧?”幾人對望一眼,然後同時搖頭“不不不,道友你誤會了,我們是正道修士,怎麼可能隨意殺人。”嶽葉譏諷一笑“哎,你們這些人怎麼都這麼喜歡說謊呢!”說著話她手指隨意一彈,離她最近那人瞬間冇了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