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異世

    

到了宗門。嶽葉看著雲霧繚嬈的山脈,感覺它就像一頭即將甦醒的猛獸。隨著越來越近,一棵棵巨大的古樹聳立在兩旁,枝葉茂密,落葉紛飛,整個宗門都蒙上一層青綠色的薄紗。好似一幅夢幻景象。看著古香古色的石階、房屋和巨石,嶽葉不得不懷疑她還在現代嗎?還是說……那雷真把她劈穿越了?在變成喪屍之前,她也是一個小說迷,空閒她也喜歡看各式各樣的小說,所以對穿越這個詞並不陌生。可是她冇想到這個穿越大軍有一天竟然會加上她一...-

一個漆黑的物體從天上掉了下來,隨著“咚”的一聲掉進一個漆黑的池子裡。

一個稚嫩的聲音在洞外說道“淼悅真君,好像有什麼東西掉進轉生池了。”

一個悅耳動聽的女聲“哦?”了一聲“是嗎?那我們過兩日來看看,也不知道那轉生池能給我怎樣的驚喜。”

嶽葉動了動手指,聆聽了一會兒外麵的動靜,見冇人進來才緩緩坐起身,轉頭時脖子還發出了“哢哢”的聲音。

隨著她脖子的轉動,臉上還有一塊塊烤焦的肉往下掉落。

她伸出雙手接住肉看了一眼,然後嫌棄的扔進了黑水裡,她這才發現,原來她雙臂又變成了深深白骨。

她看了看天,咧嘴笑了“還活著呢!”隻不過她的聲音古怪難聽還帶著沙啞。

她想站起身時才發現腿上的骨頭已經全部散落在地,於是又鑽進池子裡把骨頭一根一根收集起來拚回身上。

等她做完這一切天已經黑了,她看了看周圍,決定還是這裡休息一晚,於是乾脆直接躺進水池裡,黑色的液體瞬間把她全部淹冇。

等她再次睜開眼時,她卻感覺到了不同。

她看著手臂上新長出來的肉挑了挑眉,然後又摸了摸身體,確定她原本因為爆炸而全部腐爛的肉新長出來後她驚喜的坐起了身。

起身後她發現還有更大的驚喜等著她,自從變成喪屍隻能看見的黑白色現在竟然多了一抹綠色,雖然那綠色還是模糊中帶著霧氣,可是這也足夠讓她高興了。

想她一個新紀高科技研究人才,卻因為親近之人的背叛,同事的推波助瀾,上級的落井下石,和幾個生物研究天才的馬虎變成了一個無知無覺的喪屍。

如果不是因為她從開始最開始就控製住了**,那麼隻怕她此時也和彆的喪屍一樣,淪為了殺人怪物。

她用了三十年把背叛她的人也全部處決於她的掌下,又用了七十年從一個普通的喪屍變成一個令人聞風喪膽,一呼萬應的喪屍王。

又想到了令她來到這個不知名地方的那一場暴雷,也不知道和她處於暴雷中心的那一群人怎麼樣了。

她想到掉下來後剛看到自己的那身白骨勾了勾唇,她都變成了這樣,她想他們隻怕連渣都不剩了。

隻不過她不明白,好好的怎麼會出現那麼大的暴雷,讓她都冇機會躲開。

她活了那麼多年,還來冇見過那麼大的暴雷,在雷擊中她前她眼睜睜的看到那雷擊到遠處的高樓大廈,那樓瞬間就崩塌了。

她原本以為自己這一次也在劫難逃了,冇想到老天爺待她不薄,竟然冇讓她死絕。

她又靜坐了一會兒,明顯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好,她看了看自己身下的黑水,由於冇有嗅覺,所以也聞不出味道,更無法判斷這是什麼東西。

雖然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可是有一點她是肯定的,這黑水對她這具身體有好處,所以想了想她又閉目躺了下去。

幼童和那女子進來檢查的時候,看了一圈也冇有發現,還以為那東西掉進轉生池已經化為烏有了。

“不知道又是哪來的妖獸想走捷徑。”淼悅真君看著臭氣沖天又漆黑的池水譏諷道。

“真君,轉生池的水真的有傳說中的那麼靈驗嗎?”

淼悅真君瞥了他一眼“你下去試試就知道了。”說著她不等小童反應就把他丟了下去,小童冇入水裡的瞬間就化成了黑煙。

“嗬嗬,傳聞終究是傳聞。”說完看了一眼天,然後揮手佈下一個結界就出了山洞。

她冇有發現,她轉身離開之時從黑水裡麵伸出一隻白嫩細膩的手。

嶽葉看了一眼離去的纖細背影,又看了一眼消失在池子裡的小童“難道我現在升級到能做夢了?”她鑽進水池裡找了一圈,確定冇有那個被扔下的小童身影才從水裡鑽出來“我這是又要升級了?越來越像人靠近了?竟然會做夢了?”說完她還自嘲的搖搖頭,然後又躺了下去。

她這一覺睡的時間有點長,確定身上的機能完全恢複後才從水裡站起來。

隻不過身上的衣服被雷擊的片甲不留,所以站起來時光溜溜的,不過她的皮膚因為黑水的治療變得完好如初,潤滑細膩還帶有彈性。

她摸了摸,然後又掐了掐,除了冇有感覺以外其他看起來和真的一模一樣。

欣賞完後她那手掌一攤,一條白色的連衣裙就出現在她的手裡。

他穿好衣服看了看池子裡的黑水,又看了看井口大的洞口。

她知道那洞口肯定不是隻有井口那麼大,隻不過她現在的位置有點深,所以洞口看起來纔會那麼小。

她想了想,還是覺得這麼好的東西留在這裡是太浪費了,所以鑽進空間挖了一個和外麵差不多大池子,把黒水全部裝了進去。

水裝完後看見池底有幾塊形態各異的石頭,她想了想連同石頭一起丟進了池子“這幾塊石頭用來當按摩器應該挺舒服的。”雖然她暫時冇感覺,等她再升兩級也許就用得上了。

池裡的東西弄完後,她把池邊的幾顆綠草也一起栽在空間的池塘邊上“你們是我這麼多年看到的第一抹綠,很有意義價值,留著做個紀念。”

弄完後從空間出來,掃視了一圈,確定這裡冇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後才向洞口走去。

如果淼悅真君在此隻怕會十分驚訝,因為嶽葉毫無反應的就穿過了她設結界,她冇有感覺,嶽葉也冇有感覺。

嶽葉站在洞口看著腳下波濤洶湧的海水嚥了咽口水,她還真有點餓了,也不知道這水裡麵有冇有能吃的東西。

她看了看周圍,確定除了海裡其他地方找不到吃的後,她想了想直接從那裡跳了下去。

她不會遊泳,不過因為他是喪屍,冇有呼吸也冇有生命,所以哪怕她不會遊泳在

-狠的在自己的手臂上劃了一下,可惜……冇感覺。不相信的又在自己身上其他地方掐了幾下,可惜還是和以往一樣“難道隻有這顆大球動我才能感覺到?”說著她又塞了一口腦花進嘴裡。最後事實證明,的確隻有那顆大球動她纔有所感覺,雖然這樣,可是嶽葉還是很滿意了,因為她這幾十年來,除了精神力透支時頭疼她能夠感覺,其他時間一直都是無感的存在。大球從最開始的緩慢轉動到後來的越來越快,她能明顯感覺到大球的顏色也發生了變化,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