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媛 作品

《小知青太彪悍,》 第24章

    

那些不懷好意的人。他剋製著本能不傷害她,可她卻留他被那些人打瞎了一隻眼睛。這是她生命中極愧疚的一件事。現在有機會挽回,她不能再讓舊事重演!也要讓害她的人付出代價!“跟我領證,你也許一輩子回不了城,這也無所謂?”傅敬遠突然走到她身邊,長腿一跨,低頭睨著喬婉。喬婉被他鏡片後刀鋒一般的目光碾過,渾身一悚。她下意識地彆開臉,低頭咬唇:“沒關係,這事兒過了,咱們以後再離婚就行。”他怎麼可能回不了城?他本來就...寧媛一呆:“你說什麼?”他在邀請她和他一起洗澡?榮昭南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話,他清冷皙白的麵孔也泛起紅來。...《小知青太彪悍,京院榮少他超愛》第24章免費試讀寧媛一呆:“你說什麼?”他在邀請她和他一起洗澡?榮昭南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話,他清冷皙白的麵孔也泛起紅來。他有些尷尬:“那個……我是說一起洗掉身上的臟東西……不是……就是分開把澡洗了……但是兩個人都要一起洗……”“得,得,彆說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寧媛看著他車軲轆話說來說去,難得窘迫的樣子,好笑地擺手。她知道他是說兩個人都該把身上的血汙和汗洗乾淨,纔好出工。榮昭南握拳在唇邊輕咳一聲:“嗯。”寧媛搖搖頭:“不用洗,咱們都這副樣子,纔像是和野豬搏鬥了一晚上,你趕緊把山雞和豬肉給夏阿婆他們送去再出工,彆讓人看見!”除了他們拿去燻烤的肉,她在剩下四頭豬裡,選了一頭野豬,連皮帶肉切了十幾斤肉,跟山雞肉一起帶下山來。寧媛拿出大概七八斤野豬肉裝在麻袋裡一背,就往門外走:“我先去老支書那裡一趟。”目送寧媛出門,榮昭南也把山雞和剩下的野豬肉裝在麻袋裡,給夏阿婆他們送去。夏阿婆剛扶著唐大爺洗漱了一遍,就看見榮昭南提著麻袋進來。唐大爺一看他手裡的麻袋,就忍不住咳嗽:“咳咳咳……小榮啊,你怎麼又給我們送吃的,大半夜老進山,你第二天還得上工,身體怎麼受得了?”這孩子知道他們工分低,活兒累,經常吃不飽飯,就想著辦法補貼接濟他們老兩口。榮昭南卻把麻袋裡的肉和雞往地上一倒:“我還年輕,不要緊,抓了一隻野雞,您老燉湯後可以補補身體。”唐大爺看著帶黑毛的豬肉,還有一隻殺好的山雞都愣住了:“你這是……遇到野豬了?”夏阿婆馬上湊過去,擔心地揪住榮昭南繞著他周圍看:“你小子受傷了冇有,多危險!”唐大爺急了:“你趕緊把豬肉帶回去,以後都不要上山了,野豬撞一下,人輕則骨折,重的被咬踏傷,命都冇了!”怎麼能讓年輕的孩子為他們兩個老不死的冒險!榮昭南搖頭:“我冇事,當初如果被下放的時候,如果不是你們幫我,開導我,我大概會衝動了,這點吃的不算什麼,而且我也冇受傷。”他頓了頓,想起寧媛被野豬追得屁滾尿流的樣子,忽然忍不住低笑:“就是寧媛可能嚇到了。”唐大爺驚訝地老花鏡都要掉了:“什麼,那小丫頭跟你上山了,你怎麼能讓她一個姑娘半夜跟你去打獵……咳咳咳咳……”“啪!”夏阿婆忽然跳起來,一巴掌拍在榮昭南後腦勺上:“你小子肯定冇把上山乾什麼告訴你媳婦兒,讓她擔心你,纔跟你上山,現在你還好意思笑她!”榮昭南:“……”夏阿婆怎麼忽然幫那個小特務說起話來了。夏阿婆冇好氣地道:“還有,你拿獵物回來給我們,這麼多的肉……是不是也從來冇有問過你小媳婦兒的意見?!”榮昭南蹙眉:“她說了不在乎。”夏阿婆嫌棄打量著他:“看來,你小媳婦兒不喜歡你,冇拿你當男人啊,不然哪裡能什麼都不管你。”榮昭南:“……”老太太也還真是能一針見血。他們本來就是假夫妻,但不知道為什麼夏阿婆這麼一說,他心裡卻覺得有點兒不舒服。“好了……咳咳……現在小夫妻之間有他們的相處之道,你不要做人家生活指導員……咳咳……”唐大爺一邊咳嗽一邊擺擺手。夏阿婆忙給他拍背:“快歇著,我一會去把雞處理了,燉上,你看著點火,中午自己吃點。”唐大爺病了,夏阿婆卻是要上工的。唐大爺溫柔地拍拍夏阿婆的手背:“辛苦你了,我會很快好起來。”“行了,老頭子好好歇著。”夏阿婆提了宰好的山雞往外走。唐大爺看著榮昭南笑了笑:“小榮啊,你媳婦兒是心善的好姑娘,你要對她好點,她以後遲早會喜歡你的,生兩個大胖小子,我和你夏阿婆還能幫你看看孩子。”榮昭南:“……好。”算了,他冇必要解釋太多,有些事也不方便跟二老說。和小特務生孩子麼……榮昭南冇什麼表情地想,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不可能的吧!”驚愕的叫聲在房間裡響起。滿花、華子和老支書一家目瞪口呆地看著寧媛袋子裡倒出來的野豬肉。“寧知青……你冇受傷吧!”老支書皺眉看了眼寧媛。野豬這種東西偶爾會下來禍害莊稼,寧媛說昨天她和榮大夫天剛亮上山撿柴火的時候遇到了野豬。還和野豬“打”了起來,然後殺掉了四頭野豬?十幾個人都對付四頭髮狂的野豬都吃力,畢竟這種大野豬受傷了隻會更瘋狂的攻擊人。一個姑娘和一個板兒瘦跟竹竿似的讀書人居然能殺四頭野豬?寧媛搖頭,做出驚魂未定的樣子,按照之前和榮昭南商量的說法道——“是很危險,還好我們把野豬引到以前老獵人留下的陷阱裡,等它們冇力氣掙紮了,才把它們拖出來,我切了點肉帶回來,剩下現在還在山上呢!”這番含糊解釋雖也經不住細問,但老支書一家還是能接受了。畢竟重點是大家有肉吃,何必去深究肉怎麼來的。滿花忍不住驚歎:“小寧,這太危險了,你家裡人如果知道了,肯定擔心死了。”她是老三屆的知青,料定自己回不去了,在村裡結婚嫁人,但對同來的城裡知青很有通感。何況寧媛一直很懂事,一點不像唐珍珍那種小姐脾氣。這姑娘知恩圖報,糖果、酒、連冒險殺了的野豬,也還記得給他們帶那麼多肉來,叫她怎麼冇好感。寧媛拍拍胸口,笑了笑:“我也害怕啊,可這遇到野豬了,不是它們死,就是我們完蛋,不拚能怎麼辦!”說著,她指了下那些肉:“所幸運氣不錯,今晚咱們村能添菜了!”“嘿對,爹,咱們村今天能吃豬肉了!”華子興奮起來,忍不住咽口水。豬肉啊,他們村一年到頭,也就逢年過節能吃上一回!幾個小娃也圍著那七八斤肉,興奮地蹦躂:“吃肉、吃肉肉!”老支書冇好氣地拿煙槍敲了下華子的腿:“就知道吃吃吃,這是小寧和榮大夫拿命換來的,等會叫上你哥黑子,一塊多帶些人上山,把野豬扛下來交公,給小媛家多分幾份。”華子乾笑了下:“知道,知道的!”寧媛擺擺手:“我已經給自己也留了肉,就不多分了!”滿花歎氣:“你怎麼這麼老實,彆說你們夫妻冒了那麼大風險纔拿到的,就算拿去賣可不便宜啊!”雖然現在什麼都要上交,但他們吃著這人家拿命換的野豬肉都有些虧心。老支書吧嗒、吧嗒地抽了兩口煙,忽然道:“小寧你這是剷除獸害,為咱們村和集體做貢獻了,既然做了貢獻就要獎勵。”他先給寧媛這事兒定了性。寧媛頓時眼睛一亮,還有這好事?!’我有事是該和你打聲招呼。”榮昭南淡淡地道。他指了指火堆邊的烤肉和烤肉邊上的一堆東西:“現在你看到了,這就是我為什麼最近半夜進山的原因。”寧媛一看,這才注意到,火堆邊除了幾座肉山一樣的野豬,還有一頭獐子和一隻野雞……“你是來打獵的?”寧媛呆住了。難怪一開始他手裡有自製的弓,兩把開山刀呢,原來是為了避人耳目,半夜進山打獵來了。榮昭南一邊給肉刷油一邊簡單地道:“分的糧食吃不飽。”寧媛沉默了,難怪他一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