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8章 銀礫之門:蟑螂很擔心你

    

現實世界後,可以……可以給她打個電話嗎?”她到底把話說了出來,才發現好像並冇有那麼難。吳逐清等她把話說完才點點頭:“當然可以,你有什麼想讓我轉達的話可以一起寫下來給我。”她認真的將字條收進遊戲揹包,鐘悅風這個性格總要慢慢引導,急是急不來的。待她下線的時候,鐘悅風到底給她遞了一張小小的便簽。回到家裡,吳逐清照例對著主臥喊了一聲:“我回來啦!”隨後點開了自己的訊息介麵,林尋燁介紹的這幾個販賣訊息的玩家...-

房間裡的林尋燁明顯有些侷促,眼神胡亂飄著不知道該落在哪裡。

倒是吳逐清大大方方地問他要不要先挑床鋪,見他拒絕這才先選了靠窗的床位。大概是看林尋燁實在拘束,還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道:

“副本裡麵就不講究那麼多了,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說完溜溜達達地走進浴室去洗澡,待水聲響起林尋燁才後知後覺的臉紅起來,對方這話說的坦坦蕩蕩,反倒襯的自己像個扭扭捏捏的小媳婦。不過想想如果是在她麵前這樣的話,好像也不是不行……

被自己的想法唬了一跳,他猛地甩甩頭將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甩出去,撓了撓有些發燙的臉。卻在此時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

像是一團粘稠至極的液體一點點從門上滑落,他走向門口,順著貓眼向外看去。

方硯和鐘悅風屋內氛圍倒是十分自然,兩人坐在桌前仍在分析這個副本的種種可疑之處。

原本正在例舉道具種類的鐘悅風突然停頓了下來,方硯望向她卻發現鐘悅風整個人彷彿被按下了定格鍵。

“怎麼了?”方硯等待了一會看她依舊是怔怔坐在原地這纔出言問到,卻不想他話剛出口,方纔還靜止的人猛地從座位上彈起來衝向門口,手中出現一個半透明的罩子將房門緊緊攏住。

【玩家鐘悅風使用丙道具:童年的泡泡膠】

【該道具為消耗型道具,在耐久耗儘前可以保護指定對象免疫傷害】

【冇有那麼容易破的泡泡,多玩一會兒吧。】

下一秒門縫裡滲進來不少粘稠的黃綠色液體,攏在門上的泡泡遇上了這液體不斷髮出咕唧咕唧的聲音。那粘稠液體一點點消失在這聲音中,看起來就像是被這泡泡吃下去了一樣。

滲進來的最後一點液體消失,門外重新安靜下來。

鐘悅風卻依然是很警惕的模樣緊緊盯著門口,她因為被副本同化的影響對副本裡的危險總是十分敏銳。

方硯在她衝過去的時候便將陶塤握在手中,隻是一時不知具體情況,冇有貿然發出聲音。

鐘悅風向方硯做了個還冇走的口型,兩人便和門外未知的東西隔著一扇門對峙著。

在趴到貓眼上的時候林尋燁有些意外,不是因為看到了什麼,而是因為什麼都冇看到。

貓眼外仍然是炫目的燈光,隱隱還能看見離這裡最近的那扇門。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他有些納悶但也冇莽撞到直接打開門一探究竟。

那黏膩的滑動聲依舊在門外響起,可能是因為靠太近的緣故,讓林尋燁有一種這東西從自己臉上滑過的錯覺。

僵持了一陣子,又補了一個防禦型的道具,鐘悅風這才感受到門外那東西才極為不甘的離開。

她輕輕撥出一口氣,活動了一下因為過分緊繃而有些痠痛的身體:“那東西走了。”她的聲音依舊很輕,怕引得那東西再來光顧。

兩個道具此刻都因為耐久被耗儘而消失了。方硯低聲問道:“那是什麼?”

鐘悅風努力地從腦海裡蒐羅詞句描述自己剛纔模糊的感受:“體積很大,似乎是在地上蠕動著前進。剛纔路過門口的時候並冇有很強的攻擊欲,而是……食慾?”

門外的東西似乎並不打算攻擊兩人,而是迫切的想進來吃掉點什麼,那種渴望和燒心燒肺的饑餓感纔是讓她怔住的原因。

因為被副本同化的緣故她早就不知道餓是什麼感覺了,突然重新感覺到難免令她驚奇。

“食慾……”方硯輕輕重複了一遍,也有些費解的樣子。

直到吳逐清從浴室出來林尋燁也冇有看到任何異象,他有些疑惑地將剛纔的發現告訴吳逐清,可兩人依舊冇有發現任何異象。

吳逐清打開了通訊器給鐘悅風發了條訊息,詢問她那裡是否有特殊情況,卻發現訊息發不出去。

之前在大廳裡和其他玩家交流資訊的時候,幾人還用通訊器交流過。

如今進入了房間,訊息卻發不出去了。林尋燁撥出自己的操作麵板試了試,也是一樣的情況。

二人嘗試使用其他功能,除了世界頻道和區服頻道同其他副本一樣上了鎖之外,剩下的功能都可以正常使用。

收起通訊器,吳逐清若有所思地回憶今天發生的事:“看來這個副本,隻允許我們在通關門後關卡的那一段時間互相交流資訊。你之前進的本有過類似的情況嗎?”

被她這麼一問林尋燁也認真思考起來:“除了所有副本都會遮蔽世界頻道和區服頻道外,大部分副本都不會限製隊友之間的交流。”

“有時候會限製也是一進本就直接遮蔽這個功能,很少會有開一陣關一陣的。”

在房間裡訊息就會被遮蔽這對玩家來說可不是什麼好訊息,如果真的像吳逐清猜的那樣,等到一人一個房間的時候溝通確實成了問題。

“你看,我們這樣行不行……”林尋燁將自己的操作麵板打開,點開他的個人介麵後將頭像換成了一個“蟑螂很擔心你”的

表情包:“如果硯哥他們也給我們發訊息,就會看到這個。”

吳逐清一時不知道該誇他腦袋轉的快還是該感歎這個人豐富的表情包庫存:“倒也是個辦法,不過你確定硯哥他們能明白你的意思?”

嘴上這麼說著,她也點開自己的個人介麵將那個默認的微笑黃豆換成了一個被抓住後頸的貓貓,配文是“啥情況?”

兩人一拍即合,頂著這頭像試圖給另一個房間的同伴傳遞訊息。

不多時先是鐘悅風的頭像重新整理成一個配文“哥做事你放心,over”的對講機熊貓人。

隨後是方硯的頭像換成了一朵盛放的牡丹,上麵用彩色加粗字體寫著:“早安,午安,晚安,一切都平安。”

見這辦法可行,幾人又艱難地用頭像你來我往的溝通了一會,這纔將麵板收起,林尋燁看了一眼在鐘悅風的提示下堵好的房門,確認屋裡冇有異樣後才重新躺回了床上。

他躺在床上有些睡不著,卻又不敢來回翻身,怕擾了旁邊床上吳逐清的好夢,隻能望著眼前的牆壁一毫米一毫米地挪動自己的身體。

“睡不著?”

聽見吳逐清的聲音,他的動作僵硬了一下:“我把你吵醒了嗎?”林尋燁有些後悔,早知道就該把自己釘在原地。

吳逐清的聲音卻很清醒,並不像被吵醒的樣子:“冇有,我本來也冇睡著。”她的腦子裡一直轉著那幾個疑點,卻總是冇有頭緒。這讓她心裡湧起一陣又一陣的焦躁。

乙級副本對於玩家的負麵影響比她想象的還要大。

“噠”的一聲,床頭櫃上被人放下了什麼東西。她轉頭看去,就見是一盒鐵皮罐子裝的薄荷糖。

“你嚐嚐?能清除一部分debuff的。”

林尋燁笑著將糖盒又往過推了推:“我備了好多,乙級副本對玩家的影響是一直疊加的。但是多進幾次的話就會有一定的抵抗力了。”

“我第一次進乙級副本的時候,差點直接精神值歸零。”他說話的時候眼睛眨呀眨的,倒看不出有什麼心有餘悸的感覺。

從盒子裡摸出一塊糖塞進嘴裡,清新的薄荷氣猶如一捧清泉瞬間將她心頭的無名火澆熄。從進入副本開始她還是第一次感到如此平靜,對上林尋燁的笑臉,心情也好了不少。

“說的好輕鬆,你不害怕嗎?”

-,吳隊長那我就直說了。我們想要用這條訊息,向你們換五樣道具。”五樣道具已經不算少,何況這並不是獨家的資訊。對方分明是看自己冇有經驗,準備拿自己當冤大頭。吳逐清思及此處,滿臉誠懇地伸出一根手指:“我們最多隻出得起一樣。”“這條訊息雖然不算獨家,可是另外三支隊伍也不會輕易把訊息賣出來的。”被對方砍價直接砍到腳脖子,周舟卻並不惱火聲音依舊懶洋洋的。她伸手指向大廳一側,那裡顯然已經開始競價:“你要知道,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