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6章 銀礫之門:改火葬吧

    

候多了一個人影。她搭在門框上的手緊了緊卻並冇有下一步動作。直到身後那個人拿出了一把榔頭。“我說你們都有鬼了,怎麼還搞物理攻擊這一套啊……”說話間她猛地將門推開借勢矮身躲過了老闆來勢洶洶的一擊。隨後趁著老闆被慣性帶的向前撲倒的時,吳逐清腳下一勾將他絆個踉蹌,轉身繞至他背後狠狠補上一腳。老闆整個人趴在地上,吳逐清一隻腳踩在他的頭上,那紙做的燈籠崩開露出一張熔化得一塌糊塗的臉來。她好整以暇地撿起老闆剛剛...-

【玩家林尋燁使用了丙級道具:返校的行李箱】

【該道具為消耗性道具,可以將指定物品收納進行李箱中,物品數量越多消耗耐久越快。】

【請儘情的把所有想裝的東西都塞進來吧,隻要能合上蓋子,就統統可以帶走。】

漆黑的房間內,隨著行李箱吧嗒一聲被打開,所有的老鼠都被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塞進了這個30寸的行李箱中。眼見蓋子顫顫巍巍地有些合不上,林尋燁整個人壓了上去,彭的一聲將行李箱的蓋子壓住。

果然,外邊的老鼠被收進行李箱中並冇有死亡,那些洞裡也冇有再鑽出新的老鼠。

林尋燁壓在箱子上不敢站起來,感受著箱子裡不斷衝撞的力度:“得想個解決辦法,這些老鼠太多了。行李箱的耐久掉的太快,最多堅持十分鐘。”

而吳逐清已在箱子合攏的一瞬間,將長刀插入地下,偏頭示意林尋燁帶著箱子站到自己身後,她發動了自己的技能。

技能書的價格實在過於高昂,在格鬥場摸爬滾打一個月贏來的積分除去買道具書之外,便隻夠給自己裝備這一個技能。

【玩家吳逐清使用個人技能】

【技能效果:對指定方向造成範圍最大半徑100米的空間爆破,冷卻時間一小時。】

隨著刀鋒的陣陣嗡鳴,無數裂痕自長刀周圍迅速向著前方無數大小土包蔓延開去。漆黑的房間裡隻有地麵不斷開裂和土石滾落的聲音。

範圍並冇有擴展到極限,開裂之聲便已漸漸停止,門內所有被土包占據的空間已被全部囊括。

“破!”

隨著她話音落下,爆炸聲驟然響起。

房間內仍是一片漆黑,但隻聽這震耳欲聾的轟鳴以及無數被揚至半空中的土石砸落到地麵的聲響,便也能對前方發生的情景猜測出個**不離十。

林尋燁在她身後,支起了一把帶有防禦效果的傘。聽著沙土如雨打在傘麵上,想來那一片令人頭皮發麻的孔洞土包已經被揚的渣子都不剩。

待房間裡再次重歸寂靜,吳逐清將冷卻好的燈球重新掛起。

絢麗燈光之下是無數躺在土坑之中的森森白骨。

“看來這裡是一片亂墳崗,這些老鼠都是從這些墳墓之中爬出來的。”林尋燁收起那把傘,蹲到最近的一個土坑上,仔細打量著坑中的白骨。

這些白骨上都帶著密密麻麻的齒痕,這些老鼠躲在墳包裡的時候拿什麼當食物,便也不言而喻了。

吳逐清同樣蹲在屍骨旁邊用刀尖挑起白骨上一根類似臍帶的東西:“不止,它們應當是寄生在這白骨上的。”

兩人向裡略走了幾步,幾乎每一具白骨上都是如此。甚至有些附著在白骨上的臍帶一端還有著仍未成型的幼鼠。這時一塊落在白骨旁邊的東西吸引了林尋燁的注意,他將那東西撿起來抹去上麵的泥土。

是一塊鐵質徽章。

“這是什麼?”此時屋裡並不算明亮,吳逐清有些看不清他手裡那徽章的全貌。林尋燁將徽章遞過去:“格鬥場的徽章。”

格鬥場會在某些特殊的比賽中為贏家定製徽章留作紀念,這些徽章往往會被玩家鑲嵌自己的通訊器上作為榮譽的象征。這東西落在這裡,很有可能它的主人曾經來過,甚至就躺在這片土地中。

大概是感到棲身之處被毀,行李箱裡的老鼠掙紮愈發凶猛。林尋燁再次回去壓住行李箱:“怎麼辦?這些老鼠應當就是靠這些屍骨重複重新整理的。”

知道這些被老鼠啃食寄生的屍骨中可能也有和他們一樣的玩家,兩人都有些沉默。

吳逐清從係統裡兌換出幾大桶助燃劑:“那就給他們……改火葬吧。”

白骨化灰,也算是最終有個結果,不必再繼續被當做怪物的食物與溫床。

兩人將助燃劑甩向那累累白骨,吳逐清揮刀斬去,幾桶助燃劑便在半空中爆開,灑下底下屍骨。

見林尋燁將已將那傘取出備好,吳逐清橫刀而立,兩指抹過刀鋒,手指過出刀鋒之上火焰熊熊。

長刀在半空中連揮數下,道道彎月般火焰長弧撲向那一地屍骨,兩者相接的瞬間烈火自白骨上乍然盛放。林尋燁上前兩步,將傘舉過她的頭頂,替她擋住了那撲麵而來的熱浪。

一旁的行李箱中也冒出陣陣黑煙,一陣劇烈掙紮之後,重歸平靜。

【恭喜玩家吳逐清、林尋燁通關銀礫之門:寄屍鼠】

係統提示音響起,二人背後的門也隨之打開,門外是已經等候多時的鐘悅風和方硯。

……

四人再次在大廳之中碰頭,雖然彼此身上都多多少少有些損傷,但好在都並無大礙。

互相交流了一下門後的內容,對於方硯照顧孩子的能力兩人也是頗為驚奇。尤其是林尋燁繞著方硯一邊不斷髮出嘖嘖嘖的聲音一邊轉圈,被方硯一巴掌拍在腦門上這才消停。

“我們這扇門因為硯哥過得很容易,隻在最後幼兒園即將倒塌的時候使用了一次防禦型道具。”

鐘悅風回憶起門後的內容還有些難過,那孩子是在休息日偷偷跑進了幼兒園,卻不想遇上了教學樓坍塌,再也冇能出來。

此時陸陸續續有玩家從門後出來,看身上情形想必也是受了些傷。但所有打開的門後,走出來的都是兩名玩家,那些幾個人一起進入的門,卻冇有一扇打開。

最後一扇門打開又合上,係統的聲音纔再次響起:

【恭喜各位玩家完成今日的挑戰,請完成挑戰的玩家領取今晚安全屋的鑰匙。】

身後那扇黑門上掛著的小燈來回晃了晃,一點星火飄逸而出落地變作一把小銅鑰匙。幾人將鑰匙收好,便聽見係統又道:

【安全屋在玩家剛纔通關的銀礫之門後,請所有玩家在入夜之後進入安全屋中。】

【距離入夜還有4小時。】

宣佈完時間之後,係統再次安靜下去,倒計時牌再一次兢兢業業地上崗工作。

四人決定先看看這所謂的安全屋,想到昨天那間毛坯房,如果今天那一片被燒光的亂墳崗也能被稱為安全屋的話,實在是很難想象入夜之後的大廳裡會有多危險。

可出人意料的是,門後的景象大改,就是一個標準的酒店標間,而且看起來還頗為豪華,吳逐清對比了一下,比自己第一個副本裡那個小破旅店實在是強了百倍。

但唯一的問題是,每個人隻能進入自己通關的那扇門後。

“有點麻煩。”吳逐清再次嘗試進入鐘悅風他們那扇門後:“如果是這樣的話,晚上發生什麼情況,我們四個未必能及時照應。”

還有一點她冇有明說,今天尚且是兩人一組,如果明天一人一扇門的話,入夜之後,就必須一人一間房,一旦發生危險,房間內的人未必能夠從房內出來,而隊友也無法及時支援。

林尋燁點點頭,明顯也是想到了這一層:“今夜先遵照規定,如果明天情況有變的話我們再想想其他辦法。目前我們最要緊的事是和其他玩家交換資訊。”

係統剛纔說,他們完成了今天的挑戰,那聽起來明天還是要繼續進入這些門後,如果能多瞭解一些其他門後的訊息,絕對是有利的。幾人商量了一下,分頭向附近的玩家走去。

-躲到天亮。對,男廁所。二樓辦公區,有個專門修修的男廁所。辦公室裡禁菸,他們偶爾兒會去那兒過過癮。王華一定不知道那裡。他這樣想著便悄悄在黑暗中摸索著,爬向那裡。現在他真正像一條扭曲的蟲,見不得光,黑暗裡偶爾響起的聲響便可以讓他瑟瑟發抖。終於躲進了廁所,他奮力爬進最後一個隔間。膝蓋處傳來的劇痛讓他眼前一陣一陣的發黑,手機早不知道丟到了哪裡去。他靠在冰冷的瓷磚上,心裡是止不住的後悔。當初就不該招惹這個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