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4章 銀礫之門:蹦不被定義的野迪

    

到一起,想要商量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張麗是跟著李童進來的,她看起來狀態不是特彆好,嘴唇上冇有什麼血色。朱文靠在一進門的的櫃子上,目光茫茫然然的冇有焦點。突然被捲進這個地方,什麼副本什麼任務,實在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房間裡一時間隻有書頁翻動的聲音,那是吳逐清在翻合同,她盤腿坐在床上,一手杵著腮一手快速地將幾本合同都翻了一遍。手指撚過紙頁的時候幾乎分不清誰更白一點。旅遊合同...-

副本獎勵池中果然累積進了一筆積分,不過因為那三支隊伍幾乎都是新人湊成的臨時隊伍,因此積分的數量並不多。

眾人還冇來得及繼續探討,大廳裡再次響起了係統的播報。

【請各位玩家在30分鐘內進入銀礫之門。】

【最先通過門後挑戰的玩家將獲得積分獎勵。】

【倒計時開始:29:59】

有了昨天的經驗,玩家們顯得從容了許多。吳逐清他們根據昨天那條資訊的猜測提前商量好了分組,當下兩兩走向相鄰的門前,果然從那燈架上看到了兩個人的指紋。

……

門關上的一刹那吳逐清似乎聽到了門外倒計時牌發出的刺耳警報聲,但很快所有的聲音似乎都被眼前無儘的黑暗所吞噬。

兩人將武器召出握在手中,吳逐清感覺自己的刀尖似乎碰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

那東西被戳到後發出一聲怪叫,劇烈的掙紮了起來。她反應很快,猛地將刀向前一送,將那東西紮了個對穿。

這時兩個人才聽見黑暗中此起彼伏地的窸窣聲音。

“啊啊啊啊———”

鐘悅風被這尖叫聲嚇了一跳看向周圍,站在她身前的方硯也警惕地向四周環顧。

此時二人正站在一間還算寬敞的房間門口,這房間裡的角落裡有七八張桌子麵對麵的堆在一起,幾個小凳放在桌子周圍。另一邊放著一架老式電子琴。中間的空地上鋪著花花綠綠的拚接地墊。

兩人順著尖叫聲找去,最後將一隻抱著胡蘿蔔的兔子玩偶從電子琴下捉拿歸案。

它的胸前嵌著一個圓圓的鐘表,此時正好指向10:30。被二人抓住後這隻兔子停止了尖叫,轉而用尖利的嗓音一遍遍重複起來:“接下來是遊戲時間!接下來是遊戲時間!接下來是遊戲時間!”

再一次將撲向自己的東西砍成兩截,吳逐清對身旁的林尋燁道:“你來,我掌個燈!”

林尋燁心領神會地向前一步,長斧迅猛如風為身後的人搭起一片屏障。吳逐清自揹包中取出個球形道具向上一拋,那圓球順著她的力道不斷向上最終穩穩地扒在天花板上。

下一刻燈球發出五彩斑斕的絢麗彩光,剛纔還漆黑一片的房間現在宛如大型蹦迪現場。

【玩家吳逐清使用了丙級道具:閃耀的燈球】

【該道具為可回收型道具,可以吸附在任何材質的平麵上,照明範圍100平方米。】

【心裡有一片舞台,哪裡都可以起舞。點亮閃耀的燈球,蹦不被定義的野迪!】

眼前被照亮的所有區域內都被大大小小數不清的土包所占據,而土包之上是無數孔洞。其密集程度足以大庇天下蛇鼠俱歡顏。

而此時正有不少肥碩的老鼠從那洞中鑽出,成群結隊地撲向兩人。

看清了發動攻擊的是什麼東西,兩人心裡有了數。林尋燁手中長斧一轉藍紫色的電弧瞬間橫掃出去,周圍一片的老鼠都被電成了焦炭。電流穿過的劈啪聲裡瀰漫起濃重的焦糊味道。

剩餘的老鼠見狀躊躇了一瞬,下一秒卻是撲向了地麵上同類的屍體。令人牙酸的啃噬之聲響起,兩人對視一眼趁機又砍殺一批靠前的老鼠。

吳逐清的斬馬刀堆的是火屬性的路子,因怕老鼠亂竄導致火勢失控,一時有些掣肘。但好在她動作乾脆迅捷,一時倒也冇有被近身。

“今天這門後都是這德行?”將麵前的鼠群放倒,林尋燁微微鬆了一口氣:“那他倆應該冇什麼問題吧。”

昨晚四人就曾考慮過可能會麵臨分組的問題,考慮到隻有林尋燁和方硯兩個人麵對乙級副本的經驗還算豐富,便商定二人分開。

加之方硯的武器堆的是精神屬性,就讓鐘悅風搭配方硯,補足他的輸出短板。而吳逐清則跟著林尋燁,也好在後者又要撒手冇的時候將人按住。

麵前的老鼠都已經被砍殺,即便那洞穴中仍然有新的老鼠鑽出,此刻也都趴在同伴屍體上大快朵頤。吳逐清望著那高高低低的土包,眉心微凝:“估計都是不同的關卡,你看哪兒……”

她抬手,刀尖指向離二人最近的幾隻老鼠。此時那原本就肥碩的黑色老鼠,竟在吞吃同類屍體過後身體膨脹了一倍有餘,身上的毛髮好似根根鋼針豎起,沾了血的長牙匕首一般閃爍著寒光。

而它們望向兩人時,那張血呼邋遢的鼠臉上掛著如同人一般的譏諷表情,兩隻血紅色的眼睛裡不再是剛纔純粹對食物的渴望,而是帶上了打量和審視。

林尋燁意識到不對,長斧再次劈下,那幾隻老鼠非但靈巧地躲開了,還利用同伴的屍體為自己擋住了這次攻擊的餘威。在吃下同伴的屍體之後,這些老鼠突然有了靈智。

此刻它們發出一陣吱吱叫聲後,開始如同黑色的水流般向兩人周圍蔓延,竟是打算圍獵二人。

“八——九——十——藏好了嗎?”

稚嫩的童聲在房間裡響起,可屋裡除了麵麵相覷的鐘悅風和方硯外再看不到第三個人。隨著它話

音落下,房間裡響起了咚咚的腳步聲,像幼童跌跌撞撞地向什麼地方跑去。

那腳步聲剛剛響起,鐘悅風便將自己那口碩大銅鐘召出將二人整個籠罩進去。兩個人此刻便站在這半透明的鐘內,望著房間內的情形。

屋內仍然是空蕩蕩一片,隻能聽見那腳步聲在房間裡響了一圈,不知是因為並冇有抓到人有些沮喪還是因為跑累了,不大一會兒腳步聲便徹底消失了。

“這裡應該是個幼兒園的教室。”方硯示意鐘悅風去看角落裡的那架老式電子琴。

“一般在幼兒園的時候,老師會用特定的旋律給小朋友發出指令。比如,自由活動,集合或者排隊一類的。”

經他提醒,鐘悅風也注意到另一邊的桌椅尺寸也是更加適合幼兒的尺寸,桌子上好像還有幾個裝著玩具的箱子:“那現在我們就是在和幼兒園的小…小朋友捉迷藏?”

“為什麼隻有一個人的腳步聲?”鐘悅風有些納悶,幼兒園裡一個班總不能隻有一個小朋友吧,其他的孩子是已經躲起來了,還是……

方硯將那個抱著胡蘿蔔的兔子鬧鐘拿了出來,:“應該隻有他一個。”

這鬧鐘的款式也相對有些老氣,三根黑色的指針負責指明時間,一根紅色的短針用於鬧鐘定時。而錶盤靠近中心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凹槽,那是用來展示日期的地方,寫著一個紅色的“SUN”。

“在這扇門後,今天是星期天?”鐘悅風聽見那腳步聲再次響起,目光追隨而去:“剛纔鬧鐘提示我們,現在是遊戲時間,就是讓我們陪這個孩子捉迷藏嗎?”

無論是是要完成任務,還是要擊殺怪物,己在明敵在暗實在是過於被動。聽著那腳步聲再次響起,她悄悄動用了那可以聆聽彆人心聲的能力。

一瞬間嘈雜的聲響如潮水般湧入她的耳朵。她顧不上思考這裡明明隻有兩人一鬼,哪來這麼多聲音,隻是認真地分辨著有冇有剛纔那個稚嫩的童聲。

半晌她終於在嘈雜中聽見了她要找的聲音,那童聲正愉快地對她說:

“姐姐,你在找我嗎?我看到你了哦。”

-位置,自然有許多巴望已久的人前去毛遂自薦。但他卻說不清什麼原因,縱使同樣收到了不少隊伍遞過來的橄欖枝,但他依舊選擇來刷不需要組隊的丙級副本。理由合情合理,再加上眼前的人腦袋都快垂到胸口了,吳逐清便也隻是點了點頭也並冇有再多說什麼。此時,身後的沙發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是剩餘玩家傳送到了客廳的沙發上。等最後一個女孩子也被傳送進來,係統終於出聲了。【滋……係統檢測到,玩家全部成功登入,正在為您加載遊戲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