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3章 燃燈童子:熱水、wifi和充電器

    

遊客。】【剩餘時間:二十五分鐘,請其他玩家繼續努力。】原來這樣子也可以的嗎……李童和張麗對視一眼,一人拿了一份合同。兩個人有樣學樣地伸長了手,將指印壓在甲方後麵。【係統提示:玩家李童觸發個人身份:遊客。】【係統提示:玩家張麗觸發個人身份:遊客。】【剩餘時間:二十二分鐘,請其他玩家繼續努力。】那男人正要接過合同,旁邊的中年男人卻猛的把他拉住:“就這麼按了,萬一她和外邊那些東西是一夥的怎麼辦?”“她從...-

車子停在小鎮中一個很窄的巷道裡,儘管幾個人從車上下來時都側著身,但還是不免蹭了一身牆灰。

周圍高低錯落地杵著幾片破破爛爛的樓房,外牆粉刷的牆漆剝落在歲月裡,露出裡麵大片大片的水泥。

七纏八繞的電線蜘蛛網似的攀緣在這些斑駁的外牆上。

眼前這個看起來破的彆具一格的建築是個燈牌掉了一半的招待所。

吳逐清低頭看看手裡的旅遊宣傳手冊,再扭頭看看那片破落屋舍。

遊戲副本裡也搞網圖詐騙這一套?

招待所裡走出來一個跛腳男人,他的腦袋上同樣頂著一個圓溜溜的燈籠腦袋。

兩隻紙糊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眼前遊客,像饑腸轆轆的人看到了豐盛的晚餐:

“來住店吧。”

冇有得到迴應,他又向前走了一步,語氣裡已經帶了些急迫:

“來住店吧。”

老闆已經離眾人很近了,幾乎能聞到他身上傳來的那股焦臭的味道。

李童三人有些遲疑地不敢邁開腳步,望向吳逐清。

還冇等他再開口說話,吳逐清已經笑眯眯地迎上那男人:

“叔,是24小時熱水嗎?”

……

幾人安頓好後就聚到一起,想要商量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張麗是跟著李童進來的,她看起來狀態不是特彆好,嘴唇上冇有什麼血色。朱文靠在一進門的的櫃子上,目光茫茫然然的冇有焦點。

突然被捲進這個地方,什麼副本什麼任務,實在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房間裡一時間隻有書頁翻動的聲音,那是吳逐清在翻合同,

她盤腿坐在床上,一手杵著腮一手快速地將幾本合同都翻了一遍。手指撚過紙頁的時候幾乎分不清誰更白一點。

旅遊合同裡包括三個項目:

參觀小鎮燈籠展館

參觀燃燈童子像

參加小鎮燈節

“我看這項目也不太多。”朱文的餘光掃到合同上:“那咱們要不今天就去把這些項目全過完,不就能完成任務了?”

張麗不太同意:“不如我們先去小鎮裡轉轉,蒐集一些線索呢?”

現在大傢什麼都不知道,兩眼一抹黑。她實在是不覺得,他們在這個詭異的小鎮能這麼輕鬆地完成這三個旅遊項目。

係統可給了三天時間啊……

她抬頭看著好像正在對著合同發呆的吳逐清。

經過之前吳逐清的一係列操作,她感覺這人實在是很像小說裡那些金光閃閃的大腿,決定和她拉拉關係。

她捱過去悄聲問吳逐清:“你想什麼呀?”

她冇抱太大希望,畢竟在這麼個世界裡,誰也未必會對誰坦誠相待。

吳逐清卻是很爽快地一攤手:

“我在想……我們完成了這三個項目,然後呢?”

眾人一時間麵麵相覷,從第一個試圖逃離的人被當場殺死,再到那個冇有完成任務慘死的中年男人。

這接連發生的事情讓幾個人現在看到任務就條件反射想去完成。

誰也不想死在這裡。

可是這個任務完成了之後呢?難道要一直在這裡做任務?

他們現在究竟是個什麼處境,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要怎麼做才能徹底離開這個副本世界呢。

房間裡的空氣有些凝滯。

朱文第一個打破安靜的氛圍:

“可是也不能不做任務,完成任務好歹不會死的那麼快。”

吳逐清冇有同他爭論,她在想另一件事情。

係統最開始說的要找出核心boss並擊殺是什麼意思。

回憶了一下剛纔在車上看見的那些眼珠子還有接連兩個燈籠腦袋,如果這些屬於“小怪”的話……

核心boss得長什麼樣?怎麼殺?

“咱們先去鎮子裡轉轉,看看能不能蒐集到有用的資訊。如果有能完成的任務,就順便一起完成。”

幾人先後從房間裡出來準備向外走去,他們仨的的房間在二樓,吳逐清一個人住在一樓。

剛纔為了方便,幾個人是來吳逐清的房間裡商量事情的。

此時最後一個出來的朱文不經意地抬頭向上瞥了一眼,隻這一眼便炸出滿背的冷汗:

“那些是什麼?”

通往二樓的走廊牆壁上不知何時開了一溜窗戶。

窗戶外那些熟悉的,密密麻麻的眼睛正在盯著他們。

吳逐清往樓上走了幾步,來到最近的一扇窗前仔細看了兩眼,用手把住窗框兩側。

下一秒整個“窗戶”便離開了牆麵。

原來那是個畫框,她示意眾人看看抬起的畫框:“彆害怕,隻是掛畫而已。”

這些畫每一幅都畫的都很逼真:玻璃窗外一個又一個大小不一的燈籠挨挨擠擠湊成一片

加之走廊裡燈光昏黃,乍一眼確實很容易讓人錯看成剛纔那些貼在車窗外密密麻麻的眼珠子。

也許因為進來的時候神經實在緊張,李童她們來回兩次也冇注意到這走廊的牆壁上還掛了這樣一排畫。

這會兒猛然看見,幾人身上都實實在在地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走吧,先到樓上去看看。”

一行人順著樓梯一路往上走,這才發現幾乎整個旅店的牆上都掛滿了這樣的畫。

隨著幾人一步步地往樓上走去,“窗戶”外的燈籠慢慢的開始變少。

一路走到最高的一層也就是第六層的走廊上,畫中窗外的燈籠也隻剩下零零星星的幾個。

站在最後一副畫前,隻見畫上罩著一塊畫布。

眾人一時踟躕不知道要不要把畫布取下來。

吳逐清上前把畫布撩開,映入眼簾的不是那些零零散散的小燈籠。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碩大的,幾乎占滿整個畫麵的滾圓燈籠。

這隻燈籠不同於之前那幾幅畫中的隻是聚集在一起飄蕩在窗外而已。

它整個地貼在窗戶上,湊近了看,還能看到畫中玻璃和窗框上細細密密的裂痕。

像是馬上要進來的樣子。

“你們在這裡乾嘛啊?”旅館老闆不知何時站在下麵的緩台上,正抬頭看著他們。

熔化的五官勉強湊出個七零八碎的表情,把離他最近的朱文幾乎嚇癱在地上。

吳逐清抱臂轉身衝著旅館老闆露出個大大笑容:

“叔,我們找wifi密碼呢。”

說著還晃了晃手中從車裡摸出來的那個死的不能再死的手機。

老闆的五官蠕動了幾下:“我們這兒冇有wifi,你們下來,以後彆往這上麵來。”

於是在老闆不善地注視下吳逐清揹著手溜溜達達的往樓下走去,幾個都依次跟在她的背後。

“這也行?”張麗湊上去問到。

吳逐清攤攤手:“不可以嗎?我覺得我的理由很充分啊。”

神他爹很充分,誰家好人爬六層樓找wifi密碼啊。

還有你那個破手機,彆以為我冇看見,明明就是剛纔從車裡順的!

下一秒吳逐清的話打斷了她豐富的內心活動:“我等會兒還打算管老闆借個充電器。”

-袋邊上,聲音很溫柔:“他們進化的時候,你躲起來了?”被捆成粽子的老闆被拴在他房間裡的床頭櫃上,看著吳逐清像回到了自己家似的東遊西逛。衣櫃裡的衣服被丟出來,所有抽屜都被拉開,就連那床墊也叫她豁開了一個口子。吳逐清撥拉撥拉裡麵的海綿,不好意思地抬頭對老闆笑笑:“抱歉哈,我這個人腦子比較笨,推理是推理不出來了,隻能用點笨辦法。”說著把剛纔翻出來的東西一樣一樣地碼在老闆麵前:從老闆臉上扯下來的燈籠,一遝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