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12章 一日循環:她可以打敗它

    

聞言點了點頭,她的聲音很輕既是在回答吳逐清的問題彷彿也是在說給自己聽:“嗯,我想……給她留下一把武器。”她想在王華的心裡留下一把武器,希望她能夠擁有打破循環的勇氣。吳逐清明白她的未儘之意,兩人相視一笑。她又轉頭看向一旁的林尋燁:“誒,那我們通關了,劉晨他們呢?”那變態被劈成兩截的時候,劉許兩人還坐在王華家的客廳裡呢。“他們會得到基礎獎勵,然後離開副本的。”林尋燁滿不在乎的揮揮手,他頂看不慣這群養人...-

從通訊器中調出了林尋燁今天繪製的地圖,吳逐清在上麵做了幾個簡單的標註,複製了一下發送給了兩人。

“等一下,我會去把公司這三層的總電閘關了,把門鎖死後我們……”

她把計劃大致講了一遍,著重點明瞭幾個比較好藏匿以及容易疏忽的追捕死角。

計劃講完,林尋燁表示冇有異議,吳逐清看著欲言又止的鐘悅風問到:“怎麼啦?有什麼問題嗎?”

鐘悅風有些不好意思,小小聲音道:“我的武器,好像有一點點重,我怕…直接把他砸死了……”

她現在倒是比剛進本的時候放鬆多了,但是在彆人麵前說話的時候還是容易害羞。

聽見她這麼說,吳逐清和林尋燁麵麵相覷,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想起了現在還矗立在那客廳正中央“鎮壓”著那變異NPC的青銅鐘。

好像重了不止一點點哈……

吳逐清想了想:“你的積分還富裕嗎?”鐘悅風雖然有些疑惑但依然打開了自己的操作麵板:“還有一些的,要換點什麼嗎?”

“換個手持電鋸,電鋸一開,人見人愛。”

林尋燁已經迫不及待地將那把黑斧取出,恨不得下一秒就把那變態劈開。

旋即他又很快反應過來什麼:“可是,我們隻有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纔會被傳送至任務地點。

”明天白天,我們趁著上班任務的時候,去把那死變態砍了?”他試探著問到。

卻見到吳逐清搖了搖頭,儼然已經是有主意了的樣子:

“沒關係,我們愛崗敬業主動申請一下加班好了。”

如果拖到明天,首先今晚還是會被再扣掉十五點生命值。其次,任務如果重置,他們不能百分之百保證工作的任務竹簽還在他們手上。

還有就是……她看了看那已經氤氳開的血水,何必再讓她重新經曆一次呢?

將三個人的名字在道具上寫好,吳逐清用王華的手機給他的領導發了一段聲情並茂的道歉語音方陣。

核心思想是自己搞錯了一個付給甲方款項的數額。

好訊息是明天彙報會上才用的上這項數據,壞訊息是東西在單位的電腦裡在家改不了。

果然很快收到了瀕臨爆炸的領導發來的加班通知,於是三個人捆在一起興高采烈地“自願加班”。

來到公司樓下,抬頭便見到辦公室的燈依舊亮著,秦然的身影映照在窗邊。

見到攻擊目標,林尋燁十分興奮。

扛起斧頭他幾乎是小跑著衝進了公司大樓。走前還不忘囑咐吳逐清:“等下不行就把他往我這邊趕,我來解決他!”語氣之歡快像是要去殺年豬。

吳逐清和鐘悅風走在後麵目送著他愉快的背影,兩個人都有些忍不住想笑。

“彆擔心,一切恐懼都來自於攻擊力不足。”吳逐清在進門前輕輕拍了拍鐘悅風的肩膀:“你隻管放心衝鋒,剩下的交給我。”

這句話聲音不大,還帶著些笑意,但是她緊繃的神經真的就這樣舒緩下來了。鐘悅風向吳逐清輕輕點了點頭:

“我會完成任務的。”

隨後手中提著電鋸,徑直走向吳逐清給她安排的位置。

此時整層樓裡寂靜無聲,她順著樓梯一步一步地往樓上的辦公室走去,路過擺在一旁的儀容鏡時,她停下來端詳了一下自己。

她手中提著的的斬馬刀寒光冽冽,蒼白的臉在樓道裡昏暗的燈光下,彷彿是討債的厲鬼。

很好,就要這樣的效果。

這是在王華的意識世界裡,因為她無法麵對宋雨的慘狀,所以宋雨是看不見摸不著的。

那如果她麵對給她帶來莫大傷害的秦然呢?驚恐害怕之下王華在潛意識裡會給這個人附加多高的攻擊力誰也無法保證。

刻在骨子裡的恐懼,會讓對方在她的意識裡無限變強。

所以吳逐清準備了一齣戲,一出地位翻轉的好戲。她要讓秦然從一開始就變成驚慌逃竄的待宰羔羊,讓王華知道這東西冇什麼可怕的。

她可以打敗它,甚至殺死它。

一路走到辦公室門外,隔著一層玻璃門吳逐清看了一眼仍然在加班的秦然。

他是個看起來很斯文的人,帶著一副方框眼鏡,一身格子襯衫。從外表看這就是一個普通,甚至看起來都可以稱得上是和善的老好人。

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卻給彆人的生活帶來了無儘的痛苦,甚至親手結束了一條鮮活的生命。

通訊器震了兩下,是林尋燁和鐘悅風在群裡表示自己已經把該鎖的門鎖住了,現在已經站到了各自的位置。

林尋燁還發了一個“我準備好了”的表情包。

吳逐清被逗笑了,抬手將電閘一把拉下去,霎時間,整個大樓瞬間陷入黑暗。

……

麵對著電腦上花花綠綠的表格,秦然有些憤懣。如果不是今天還要加班的話,此刻他大概已經在那扇狹窄氣窗前徘徊了。

上一次他在那裡蹲著,隔著一扇窗戶所窺視到的風光令他心動不已,但是偏偏被那個便利店的小女生中途插了一手。

不過沒關係,他咂吧著嘴,回味著這一段時間以來收到花後王華精彩紛呈的表情。

回想起她恐懼又痛苦的臉,是那樣的生動,令他令他格外癡迷陶醉。

下次給她送點什麼呢?拍段錄像吧要不……

正在他想入非非的時候,突然周圍陷入了一片黑暗。

秦然下意識地想起身,卻因為眼睛冇有適應黑暗,整個人磕在了桌角。疼得他倒抽一口涼氣在心裡暗自罵這破公司怎麼搞得三天兩頭地跳閘,他的檔案好像還冇有儲存。

他這樣想著便拿起手機藉著照明光向辦公室門外的電箱走去。

剛剛走出辦公室,見外麵走廊裡也是一片漆黑,他正準備直接下班。

卻在這個時候,聽到一陣輕笑聲。

他猛地將手機轉向發出聲音的地方,那裡卻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

秦然直覺不對矇頭就想往外走,卻在此時肩膀被人猛拍了一下。這一下力道之重,他覺得自己的肩胛骨都快碎了。

可等他呲牙咧嘴地轉過頭去,卻又是一片寂靜

-的時間和現實時間保持一致,但副本時間流速就未必,可整體來說是要快於現實世界的。而一積分可以換成100塊現實貨幣,下一個副本的收穫比在現實世界裡辛苦工作可賺的多多了。所以林尋燁也曾聽說其實在天隙之前,也有其他的隊伍在獲勝之後許願擁有大量積分的。鐘悅風還是不太能理解,在她看來遊戲裡掙再多的積分也要有命帶出去才行。吳逐清倒覺得很合理,對於溫明業來說真去搏一把不管是生死台還是副本賽,獲勝的機率都十分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