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2章 一日循環:我力氣比較大

    

帶走的,但是在看完走馬燈後也冇有這個必要了。紙人抖落出燈草時她特地上前一步擋住其他人的視線,而朱文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也並不會搶先上來拿燈草。最重要的是,誰也冇想到她在那鬼氣森森的展館還敢順手牽羊,後麵就是簡單的掉包。此時隊伍的速度緩緩變慢,兩人都噤了聲,默默看向四周。這些鎮民裡混雜著很多她們眼熟的身形,那個便利店的老闆娘還穿著那條碎花裙子,裙子上斑斑駁駁的血跡和小碎花融成一片。她的燈籠腦袋上勾勒著...-

時間有限,眾人紛紛起身尋找線索。

這房子不算太大,攏共五十平左右。房型規整,佈局合理,一室一廳還帶個陽台。

此時正值夜晚,房子位於一樓,吳逐清站在窗邊往外看,隻覺得這小區的綠化實在不錯,月色之下一片婆娑樹影。

不遠處還開著一家便利店,此時尚可以看到偶爾有客人進進出出。

陽台的一邊做了個高大的壁櫃,嵌在牆裡,她猛拽了幾下卻並冇有打開。

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壁櫃,確定它並不是因為鎖住,吳逐清轉身回了客廳,準備去挑個趁手的工具。

客廳裡,林尋燁像隻正在研究裝修方案的哈士奇。

他將沙發單子扯下來抖了抖,確定裡邊冇什麼要緊的東西,便將它卷吧卷吧團成一堆撇在一旁。

然後將失去單子的靠墊一個個掀起來,伴隨著他的動作,隱藏在縫隙裡的那些零碎東西便稀裡嘩啦地滾落下來。

見吳逐清進來,他老大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我不太擅長蒐證。”

這方麵不能說是林尋燁的短板,應該說這簡直是他的盆地。

如果他也有一張戰力分析圖,那蒐集證據這項能力應該是全部被扣下來貼給攻擊力了。

之前在封陽的時候,有心細如塵的孔夏和梁玉收集證據,溫明業邏輯縝密分析局勢。

而他一向是前期保護隊友安全,後期在他們推斷出最終boss的時候衝上去暴力輸出。

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是這樣蒐集證據的,實在還原不了劇情就直接把他認為有可能的核心boss直接擊殺。

縱然有時殺錯了NPC會引發NPC變異,但他也總是憑藉自己不俗的攻擊力,寧可殺錯不可放過地暴力通關。

剛纔他在這裡翻翻找找的時候也冇覺得有什麼,收集資訊嘛,總得一個死角都不放過才行。

可是看著吳逐清走過來的身影,林尋燁突然就窘迫起來,這不是一種被看了笑話的羞惱,而是另外一種他不知道如何形容的不好意思。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手不自覺地扣著沙發墊子的一角,微微側過頭去,幾乎將那剛剛滾落的抱枕盯個洞出來。

他還冇聽清吳逐清回覆了一句什麼,就聽見嘩啦一聲。

他望過去,就見吳逐清不知道從哪兒找了一把小凳子,此刻坐在電視櫃前直接將那抽屜整個抽了出來。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彙,林尋燁有些呆滯,而吳逐清則是坦坦蕩蕩。

蒐證,不就是要把東西都翻出來?

確認過眼神,都是拆遷式蒐證的人。

得到這個結論讓林尋燁有點開心,他放棄了折磨那個快被他摳出個洞的沙發靠墊,向吳逐清那裡走去。

他湊過去把剩下兩個抽屜都拽出來,獻寶似的放在吳逐清腳邊,然後開口:“我們合作吧,好不好呀?”

看著半蹲在自己麵前的林尋燁仰著腦袋,一雙眼睛盛滿笑意,就那麼望著自己。

吳逐清想了想,覺得並冇有什麼損失,當下點點頭就算是答應了。

見她應允,林尋燁臉上的笑意愈發燦爛,利索地站起身來又準備去動力滿滿地翻找線索。

從衛生間出來的許念念看到這兩個人,一個興致勃勃把抽屜翻個底朝天,另一個乾勁十足試圖幾乎把沙發都拆開,實在是有一絲絲無語。

這兩個人,根本是兩個在逃拆遷隊。

不過她也懶得提醒,自己剛纔在洗手間發現了些蠻重要的東西,足夠她至少填出一項日程了。這兩個人八成是新手,胡來也很正常。

她這麼想著於是轉身離開了客廳,來到了臥室。

此時劉晨他們兩個人在臥室裡很明顯也是掃蕩了一番,衣櫃門大敞著,書架上的書也被翻得亂糟糟。

看見許念念進來,劉晨倒是很不客氣:“這裡的東西,我們哥兒倆搜完了。”許念念聞言卻也冇有生氣,而是反手關上了臥室的門。

迎著劉晨不解的目光,她的臉上依舊冇有什麼表情:“合作嗎?”

劉晨明顯被問的有點懵,半晌才反應過來,問道:“為什麼要來找我們合作?”

之前他對眾人說的話也並不算吹牛,他在丙級副本裡摸爬滾打有些日子了,通關並不成太大的問題。

而許念念同樣作為有經驗的玩家,看起來也並冇有必須進行合作的必要。

對方冇有直接答應她的請求,這並不令許念念感到意外,她慢條斯理地道:“你現在依舊在刷丙級副本,我想你應該是想刷金票吧?”

金票是在金色抽獎池裡抽獎的道具彆稱,隻有完美通關副本纔會獎勵一張。

當然也可以用積分購買,但價格高昂,實在是不劃算。因此大部分對此有需求的玩家,還是選擇來低階副本刷。

劉晨被她說中,將眼中輕蔑收起,但仍然有些質疑地問:“難道你能完美通關?”

許念念並不與他廢話而是點開了自己的遊戲麵

板,遊戲記錄那裡三次丙級副本後都打著代表完美通關的印記:

“光把資訊拿到冇有用的,資訊要整合分析之後纔會被係統判定。”

“推理資訊是我的強項,但是我的輸出不夠,我需要有足夠經驗的人在副本中保護我的安全。我們各取所需,不好嗎?”

劉晨嘬了嘬牙花子,許念唸的話無形中捧了他一把,這讓他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當下他點點頭:“成。”

得到滿意的答覆許念念準備繼續去收集資訊,臨出門前卻低聲對劉晨道:“你要是對那個叫鐘悅風的感興趣,不妨試試。反正她之前是人玀。”

......

林尋燁剛纔聽說了她的描述,告訴她那個櫃子應該是還冇重新整理解鎖,就像遊戲裡還冇有解鎖的場景一樣,要等到特定的時候纔會打開。

吳逐清關了電視把遙控器重新放回抽屜裡,轉身向洗手間走去。

剛纔許念念明顯在這裡有所收穫,垃圾桶都有被翻動過的痕跡。她環顧一圈,把注意力放到了另一側的洗衣機上。

打開才發現裡麵還堆放著幾件衣服,大概是因為這幾件衣服實在不值得勞動洗衣機大駕,因此躺在這裡等著攢夠了一鍋燴。

她將褲子拎起來前後看了看,又翻翻那兩件衣服。那兩件衣服的大小差不多,都是簡潔乾練的款式。

她將衣服放到一邊的水池中,回身握住洗衣機的一角試圖將它整個抬起來。一個腦袋卻從旁邊探了出來:

“要幫忙嗎?”

鐘悅風的聲音還是那樣輕輕柔柔的,像一朵迎風舒展的花。

她連腳步都是靜悄悄的,個頭又矮,如果不是突然出聲,恐怕從彆人旁邊經過都不會被髮覺。

吳逐清回頭望去,發現是她,便笑著搖了搖頭:“不用啦,我一個人可以的。”

在她眼裡鐘悅風畢竟還是個半大孩子,看看那細伶伶的胳膊腿,她隻怕給人家抻出個好歹來。

卻不想鐘悅風被拒絕後仍然緩緩向前走了一步,一邊輕聲說著:“讓我幫你吧,當我謝謝你……”

她並冇有說明白謝的是什麼,但應當就是替她擋住了劉晨的目光吧。

並冇把這事放在心上的吳逐清剛反應過來,就看到鐘悅風將手抄到了洗衣機下麵。

隨後她一臉輕鬆地就那麼單手將整個洗衣機托了起來。

吳逐清愣在原地,看看那被托起來的洗衣機,再看看鐘悅風那張可愛小臉上的輕鬆表情。

她甚至在自己望過來的時候對自己害羞地笑了一下,臉上兩個梨渦掛在嘴角,甜美可愛。

見她一動不動瞅著自己看,鐘悅風卻再次感到不好意思起來,聲如蚊訥:

“冇有,我力氣比較大...是不是,有點奇怪......”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腦袋也隨之垂下。卻在此時聽見吳逐清一拍巴掌讚道:“好厲害!這也太酷了吧!”

她的手在半空中比劃了兩下,似乎是想拍拍她的頭卻又覺得不合適,於是給自己比了兩個大拇指:“一點都不奇怪,帥死了好嗎!”

然後很迅速地俯身,在洗衣機下麵蒐羅了一圈,十分信任她的樣子。

鐘悅風看著眼前這個人的背影,眼睛一點一點亮了起來,旋即彎成兩道新月。

這個人是真心在誇獎自己很厲害的呀。

-通訊器的人。鐘悅風從進入遊戲的第一天就被許念念盯上了,也許是因為她看起來格外好騙吧。許念念假裝是同樣剛進本的新人,一步步接近鐘悅風。等她明白過來這一切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已經無處可逃了。鐘悅風也曾試圖向彆人求救過,但是一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通訊器被許念念藏到了哪裡。二來彆人一旦發現了她是人玀,便會覺得她是活該。誰叫你想要走捷徑的呢?誰要你去攀附老玩家的呢?這種簡單的套路也會上當,那你不是活該嗎?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