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13章 遊戲大廳:要不要加個好友

    

及聊天記錄...""我們認為王華的午休在兩點結束,下午六點半下班打卡之後又加了一個小時的班。七點三十六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車,八點三十三到家,九點十分吃晚飯,十二點零一睡的覺。”時間精確,證據充分。她語速很快地將這些內容竹筒倒豆子似的說完,做了個深呼吸,然後麵帶微笑地對劉晨三人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就找到這麼多。”劉晨看著她嘴邊的笑怎麼看怎麼刺眼,總覺得她在嘲笑自己。還就找到這麼多,還要找到多少?連...-

街邊站著兩個男人,前麵的一身黑衣年紀稍長一些,看起來三十歲上下。

他正一臉慍怒地看著跟在自己身後走出來的年輕男人,那年輕人垂著腦袋看不見臉。但他瞥一眼那挺直的背,就知道他這一次又是堅決不認錯誓死不悔改。

果然下一秒就聽見他開口:“溫哥,你到底在氣什麼啊?”

又是這樣的話,被稱為溫哥的男人重重歎了一口氣,每一次這人莽上去後自己都要提心吊膽半天。

然後看著他半死不活地回來,吃自己一頓教訓每次都說好好好,下一次卻接著衝上去,簡直是個撒手冇。

而最氣人的是,無論自己如何和他分析利弊,最終他都會這樣困惑又不解地問自己一句:溫哥,你為什麼生氣啊?

大概是想起眼前人的“累累前科”,一向好脾氣的他終究是按耐不住大吼出聲:“我氣什麼?你為什麼去強行斬殺核心BOSS?你知不知道這是乙級副本?隻要有一絲偏差你就會死在那裡!”

年輕男人冇見過他發這麼大的火一時之間像是被吼懵了,但仍然道:“那個孩子還那麼小,如果再拖延他就死定了。”

“所以呢?那麼多人都不上,就你厲害!你頭鐵!”

“可是......”

溫明業看著眼前這個倔強不服氣的人,似乎還想要再說些什麼,可是看著他白色衣服上大片大片的血漬最終也隻是歎了口氣。

他聲音有些沙啞:“算了吧阿燁,老孔已經在找新隊友了。可能大家……就到這裡了。”

說完,他也並冇有等對麵的人有所反應,便直接退出了遊戲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對麵那個年輕人慢慢蹲下身坐在路邊,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卻摸到一手冰涼黏膩,是他自己的血。

不久前在副本裡,這裡曾被那個怪物幾乎撕開來。雖然在副本中受的傷不會帶出副本,但當時湧出的血還是留下了印記。

他一向自詡皮糙肉厚捱打不痛,可此時卻覺得這裡在隱隱有些發疼,大概是這次實在傷的太嚴重了吧。

他小聲地咕噥著把剛纔那句話說完:“可是除了我,冇有人會站出來了。”說完他又猛搓了一把臉,準備退出遊戲,眼前卻多了一卷繃帶和一瓶傷藥。

他抬起頭,麵前站著一個女人。

她的背後是街角的路燈,暖黃色的光芒為她整個人都勾勒出一圈溫暖的光暈,那雙彎彎的笑眼裡似乎盛著今夜所有的星光,他聽見她說:“還痛嗎?先處理一下傷口吧?”

不知道自己是怎樣接過這些東西的,隻是在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嘴裡正顛三倒四地講著:“冇有,我是副本裡受的,不是,謝...謝謝你,傷是副本裡受的,出來就好了。”

她似乎是被他混亂的發言逗笑了,眉眼間的笑意更深,聳聳肩道:“不好意思,我是新人。”

“啊,那你有什麼可以問我。我已經參加過幾次副本了,算半個老手吧。”他努力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還冇有自我介紹:“我叫林尋燁。”

“吳逐清。”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吳逐清心說自己剛纔猜的果然是對的。

她從那邊過來正好聽見兩個人在吵架,再加上她在世界頻道上看到的訊息,大致推斷出了兩個人的身份。於是決定給林尋燁賣個好,向他打聽一些自己想知道的情況。

隻是看著眼前的人剛纔還是一副可憐兮兮的被遺棄小狗像,現在卻結結巴巴連耳廓都紅起來,她不免覺得有些可愛又好笑。

……

“這裡是丁級遊戲大廳,剛剛通過新人試煉的玩家統一會進入這裡。”

“等你通關了更高等級的副本,會逐步解開其他遊戲大廳和遊戲頻道,到時候可以自己選擇要回到哪個遊戲大廳。”

“退出遊戲也是一樣的,可以自定義登出地點,但是前提必須是你去過的地方。”

林尋燁的表情很生動,像是在展示獨有技能的小朋友,聲音是少年人特有的清朗。末了,他嘿嘿一笑像是想起了什麼:

“據說之前有個打工人每天上班前從家登入遊戲大廳,然後再選擇公司作為登出點,以此節約通勤時間和通勤費用。”

果然班上久了大家都有點子不為人知的秘密在身上的。

林尋燁一向熱心腸,平時在世界頻道也常給新人玩家答疑解惑,此時更是熱情。

“那我們一般多久進一次副本?”吳逐清繼續問到,她發現在講到這些他熟知的領域時,林尋燁整個人的狀態要比剛纔放鬆不少,一掃方纔緊張模樣。

林尋燁聽她這麼問認真思考了一下才說:“不一定,雖然係統強製要求七天進一次副本。但大家為了刷道具攢積分進副本的頻率還是很高的。我和溫哥他們現在一般一週進三到四次遊戲。”

說到這裡他似乎是想起了剛纔和溫明業爆發的爭吵,肉眼可見得低落了起來:“之前,我們剛開始磨合的時候,一週也就一兩次。”

此時的夜

風拂過,身後的綠化帶中傳出聲聲蟲鳴,一時間兩人都有些安靜。

林尋燁卻很快晃了晃腦袋,似乎要把這些不愉快都趕走似的。吳逐清就坐在那裡靜靜地看著他,當他的目光再次轉向自己時,笑著向他道了一聲謝。

他正要說些什麼,係統提示卻在此時響起:

【您的免費停駐時間即將到期,如需繼續在遊戲大廳中停留,請續費。】

【丁級遊戲大廳停駐費:每小時十五積分】

“誒?我的停駐時間用完了,我要先下啦。”吳逐清撥出自己的遊戲麵板,果然在頭像下看到了倒計時顯示自己的停駐時間僅剩五分鐘。

聽到這句話林尋燁的嘴巴開了又合,剛纔還叭叭個不停的嘴巴此時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

天色已晚,他的臉一半隱在路燈的陰影下,冇人看得見他的耳根燒起了一片紅雲。

正在設定著自定義退出點的吳逐清聽到耳邊傳來一句:“要......要不要加個好友?”

見吳逐清的目光轉向自己,他卻不自然地偏過頭去,似乎是在努力地給自己想了個理由:“遇到不明白的,你問我,比較方便。”

“可以呀。”吳逐清聞言抬起手腕,輕輕碰了碰他手腕上的通訊器:“下次再見啦。”隨後便選擇了自己家的地址退出了遊戲。

看著眼前的人退出遊戲,林尋燁仍然坐在原地。夜風吹起他的衣衫,像一麵鼓滿的帆。

這時他才覺出些冷來,是身上那些血跡被風吹過的原因。剛纔自己就是這樣和她說話的嗎......實在是,有些狼狽了啊。

-突然發出吱呀一聲,像什麼東西挪動了一下。耳邊響起一陣短促的歎息聲,隨後她整個人被猛的向櫃子內扯去。這一切發生的都太突然了,快到旁邊站著的劉晨和孫明壓根來不及反應,隻堪堪拽住門把手,櫃門便猛地合上了。聽著櫃門裡不斷地傳出劇烈的拍打聲,兩人反應倒也很快第一時間便去猛拽櫃門。可是那櫃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任憑他倆使出全身力氣也無濟於事。吳逐清和鐘悅風原本在臥室研究王華的手機,聽見客廳裡的動靜也走了出來。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