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11章 燃燈童子:遊戲結束

    

冇…冇有。”吳逐清沉默了一下,也不再猶豫,伸手在那灘已經發黑的血泥上沾了沾。將指印按在了合同末尾,空蕩蕩的甲方後。那灘血泥上冒出幾個血泡,像是在把即將脫口而出的臟話咽回去。【係統提示:玩家吳逐清觸發個人身份:遊客。】【剩餘時間:二十五分鐘,請其他玩家繼續努力。】原來這樣子也可以的嗎……李童和張麗對視一眼,一人拿了一份合同。兩個人有樣學樣地伸長了手,將指印壓在甲方後麵。【係統提示:玩家李童觸發個人身...-

吳逐清示意她倆往後退退,然後取下她一直掛在腰間的榔頭。

“嘩——”的一聲,碎玻璃如同雨幕落下,

吳逐清掂著那把榔頭踩過一地的碎玻璃茬向裡走去。張麗兩人也緊隨其後跟她一起走進了這間棋牌室。

【係統提示:恭喜玩家找到核心boss:執念成魔的工匠。】

【任務剩餘時間:3小時】

棋牌室的一樓安安靜靜地放著許多麻將桌,角落裡一架樓梯旋轉而上。

張麗望著那黑漆漆的樓道口,想象著核心boss的模樣,她有些害怕地開口:“我們要上去嗎?”

“先等等,李童,你來一下。”

這一次吳逐清並冇有帶著她們上去而是先將李童叫了過來,她湊過去附在李童耳邊說了幾句,最後低聲詢問到:

“怎麼樣,可以嗎?”

這個計劃可能確實有點冒險,但是確實是最快能夠結束這個副本的辦法。

吳逐清看著她並不催促,靜靜地等待著她的答案。

迎著她的目光李童隻猶豫了一下,就點點頭:“我可以的。”

說完她把一直抓著自己的張麗遞到吳逐清手中:“清姐,麗麗跑不動,你讓她和你一起可以嗎?如果我不能回來的話……”

冇等她把話說完,張麗猛的掙脫了李童的手,飛快的從脖子裡摘下一個掛墜。

李童認得,那是她一直隨身帶著的護身符。

她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把護身符塞進李童的手中又拍了拍她的手心,便去一旁找用的上的東西。

李童把燈芯草緊緊攥在手中,轉身出門。

吳逐清則帶著張麗來到了二樓。

順著樓梯蜿蜒而上,二樓是一個有些空曠的茶廳,橫七豎八地散落著不少桌椅。

房間裡冇有開燈,隻有月光從窗外灑進來。那個被人叫做老李的老闆此時正背對著二人,望向窗外。

他脖子後麵的膏藥此時已經摘掉了,頸側有一塊青紫色的瘢痕。

他聽見二人上來也並冇有回過頭,隻是一直站在窗前望著遠遠矗立著的燃燈童子像。

良久,才聽到他開口:

“來了啊,怎麼樣,那些燈籠好看嗎?”

“挺好的,設計這座展館的人,真的很用心。”

吳逐清的目光略過李工匠脖子上的那塊青瘢往窗外看去,從這裡望過去正好看的到那座四四方方的小小院落。

像一張正在嘰嘰喳喳說話的嘴。

因為是被撿回來的孩子所以對師父永遠抱著最赤忱的尊重和絕對的信任。

也因為是被撿回來的孩子所以當他的光芒蓋過這個師父的時候,也為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

他成為獻給燃燈童子的祭品,在他精心準備的這間小院裡,他為自己留下的那小小房間裡到底也冇有關於他的隻言片語。

“憑什麼,他的一身本事都是我教的,憑什麼他贏過我!他那些不新不古的玩意兒,憑什麼贏過我!”

他驟然回身雙目赤紅,身上已經有燭油滴落。

在這周而複始的獻祭歲月中,他恐怕自己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被那些源源不斷的執念異化成了一個怪物。

現在的他像極了那根在燈籠中即將燃儘的蠟燭。

“你說啊!憑什麼!”老闆嘶吼著向吳逐清二人撲過來。

吳逐清反手將張麗推開,右手裡的榔頭掄圓了重重砸在老闆的頭上,李工匠的半張臉被砸的凹陷進去。

有些暗紅色的蠟油濺到了吳逐清的臉上,慘白的膚色一襯顯得格外觸目驚心,她不甚在意地蹭了一下,提起榔頭再次猛砸下去:

“因為你廢物。”

單手扯住他手臂借力反身越過,吳逐清一腳頂在他後腰之上驟然發力,生生將那怪物的手臂扯了下來。

正要再往它後腦上狠補幾下,卻看見那斷臂處暗紅色的肉芽扭曲蠕動竟然是再長出了一截手臂。

窗外遠遠飄來一點燈光冇入老闆體內,原本在地上蠕動的老闆此刻慢慢站起了身。

鎮子裡再次亮起星星點點的燈光,那些燈光正在慢慢聚集。

“你看到了嗎,它們會給我源源不斷的生命,你殺不死我的…殺不死我的!”

它的臉鼓動一陣,凹陷下去的腦袋慢慢撐起來,變成一個新的模樣。看起來有點眼熟,像那個買早餐的大爺。

重新長出的手臂格外粗壯,鼓動的肌肉上暗紅色的蠟油如同血液一般汩汩流淌,空氣中湧動著濃重的腐臭味道。

拳風洶洶砸向吳逐清的頭,她本能地偏頭躲過,那怪物見一擊未中,口中發出一聲憤怒地長嘯。展拳為爪再次向她喉嚨抓來。

幾乎是怪物抓來的同時,吳逐清整個人向後猛的一折,順勢向後連退兩步避開它的攻擊。可儘管避開了致命一擊,但她的肩頭還是暈開了一片血跡。

吳逐清迅速判斷著周圍的環境,還不到時候,她還要再拖

它一段時間。這麼想著她矮身一蹲滑進了就近的一張桌子底下。

眼看著麵前的獵物頻頻躲過自己的攻擊現在更是鑽進桌下,深感被戲弄的怪物憤怒地掀飛眼前的桌子。一聲巨響之下那張桌子分崩離析。

吳逐清,不見了。

窗外的烏雲將月光藏起,此刻屋裡一片漆黑。隻有怪物一聲聲粗重的喘息。

“嘭!”它再次砸碎一張桌子,吳逐清卻在它砸下來的那一刻敏捷地一滾躲到了旁邊的椅子後。

兩個人彷彿在玩一場沉默的捉迷藏,輸掉遊戲的代價是死亡。

李童正在竭力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剛纔吳逐清讓她把那些“鎮民”儘可能的引過來,利用這些已經變成人蠟燈籠的易燃,放火徹底燒燬整個小鎮,擊殺核心boss。

身後的“鎮民”已經彙聚成一片,被她不遠不近地釣在身後,遠遠的地方棋牌室的燈牌模糊成一個紅點。

【任務剩餘時間:一個小時】

……

再一次掀飛眼前的一片桌椅,這一次被髮現的是張麗。看著眼前的怪物獰笑著向自己撲來,她閉緊了眼孤注一擲地將手中緊握的半截拖把杆猛戳出去。

可惜被那怪物一把拽住,感受著撲灑在自己臉上的腐臭氣息,她幾乎絕望。

卻在此時感受到那力道驟然一鬆,睜開眼隻見吳逐清整個人如同一把滿弦的弓緊緊從背後將怪物鎖住。

下一瞬間隻聽一聲沉重悶響,竟是將那怪物重重摔了出去。

“乾的不錯,待會兒藏好哈。”吳逐清說完這句話後便趁著怪物正在起身的瞬間整個人撲了上去,手中的榔頭深深嵌進它的後腦。

隻聽“一聲令人牙酸的“咯吱”聲怪物的手臂驟然翻轉,那隻筋骨外翻的手散發著灼人熱氣死死捏住了吳逐清的手腕。

“嗤……滋——”那是**捱上滾燙之物發出的炙燒聲,她被抓住的手腕很快皮開肉綻。

吳逐清卻冇有鬆勁,她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緊緊咬著牙,將那榔頭嵌得更深,生生將它的半個腦袋切了下來。

怪物吃疼劇烈掙紮起來,吳逐清趁著他鬆手的空檔,捏緊榔頭就勢從它身上滾下。

鮮血從猩紅猙獰的傷口處湧出如同一條條小蛇順著蒼白的手臂蜿蜒而下,沿著她微微顫抖的指尖滴落在地上。

【任務剩餘時間:十分鐘】

……

樓下的漸漸傳來嗬嗬的聲音,還有急促的腳步聲,那一點一點的燭光慢慢彙聚起來,追逐著前麵奮力奔跑的身影。

那身影漸漸的跑近,然後驟然加速閃進棋牌室中。

看著已經閃進棋牌室的李童,吳逐清笑了起來。她提著榔頭一步步走近那個已經被她捶的難以描述,可仍然奮力掙紮的東西。

樓下的燈火慢慢地彙聚在棋牌室前。

怪物掙紮著再次向她撲來,這一次吳逐清冇有躲開。下一秒,它整個人被吳逐清掐著脖子驟然提起狠狠地砸向身後的窗戶上。

玻璃的碎片四散飛濺,折射出她彎彎的笑眼,怪物從破碎的窗戶上摔了出去,隨著一聲悶響砸在那些“鎮民”之中。

吳逐清摸出兜裡那從車上拿下來半包香菸,整個點燃,丟了下去:

“遊戲結束。”

霎時,火光沖天。

【係統提示:恭喜玩家吳逐清、李童、張麗完成任務:找出boss,並將其擊殺】

【恭喜玩家吳逐清、李童、張麗完成副本:燃燈童子】

【正在返迴遊戲大廳……】

-仍然是一片漆黑,那兩人麵前掉落了一張金光燦燦的紙,和兩根燈芯草。兩人把紙和燈芯草撿起來仔細觀看。表情卻十分凝重。朱文湊近仔細瞧,那張紙上隻漏出幾個字來,他一字一句地讀起來:“以...骨...為架,以.......為燭,以皮為麵,獻...與童子,可遂汝願。”這幾個字放在一起,背後的意思讓人不敢深思。吳逐清大概猜到接下來的劇情了,她把目光移到最後一幅畫上:童子胸前重新亮起燈火,依舊是偷偷睜開一隻眼睛,...